大明极品赘婿

第20章 对赌协议!

王谊猛地起身,她自然是不愿意将布行和作坊变卖,如果真的能卖,那她又坚持的什么劲。

西安府最大的布行和作坊,可不是说笑的。

而赵申奇给的价格,也是极低,按照作坊和布行的产出,收益,将这俩打包,至少,至少也要一千三百多两银子才行。

“赵伯伯见外了,既然赵伯伯认得小子,那赵伯伯应该也知道,我就是一赘婿,如今主家突逢变故,若是变卖了,确实还能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但毕竟布行和作坊,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赵伯伯这个价格,小子不能认,也就替夫人做次主……”

赵晨摇了摇头,五百多两银子,看似很多,但若是退给供货商,只怕也剩不下几十两银子,哪怕这几十两银子,也足够赵晨和王谊,衣食无忧的度过下半生了。

“那你是不卖咯?”

赵申奇冷哼一声,忽然间,两旁的分销商开口喊道:“退钱,退钱,退钱!”

不得不说,赵申奇在西安地界的商贾中,地位还是相对较高的。

甚至,此时的赵晨都在怀疑,这么多分销商,是不是他准备好来占场子,逼着王谊变卖布行和作坊的。

毕竟,只要有了足够规模的布行和作坊,还有一批成熟的劳工,那他赵申奇就可以一手控制蚕丝,一手控制布。

砍掉一切中间商。

“卖,也不卖!赵伯伯稍安勿躁,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只是抬头望了一眼,在赵申奇身后的那些人,便一副饿虎扑食的模样,盯着赵晨,似乎想要上去把他和王谊生吞了。

“哦?怎么个卖也不卖的法子?”

“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小子不才,愿意和赵伯伯打个赌,比如说,两个月内,王家可以结清欠款,并且按照约定,将货物分别送给诸位。”

“如此,咱们也算两清,今年也就过去了,但如果两个月期限,王家不能还清欠款,也不能把布匹送到诸位的府上。”

“那就用布行和作坊做抵债!”

“赵伯伯认为,这样如何?”

赵晨心中迟钝,这种对赌协议,通常出现在公司和投资人之间,譬如,你跟投资人要三千万投资。

而投资人占据十个股,转头投资人告诉你,他给你三个亿,加上对赌协议,公司在几年之内做到多少估值。

成了,三个亿占十个股,不成,他就多要十五,乃至二十的股,甚至更多。

你以为你可以用三个亿壮大公司?

其实你只能动用三千万,因为投资人会安排会计,严格控制自己的每一分钱,截止赵晨穿越前,真正在对赌协议中获胜的,只有一个不知妻美,其他的人输得都很惨。

“你确定?”

赵申奇心中一惊,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收购王家的布行和作坊而来的,如果能兵不血刃,那当然是最好得了。

“确定,而且若是两个月内没能完成,那也不用赵伯伯出资五百多两,赵伯伯只管取走布行和作坊,同时带走布行和作坊的欠债,也就可以了!”

赵晨信心十足,这是对自身的高度自信,他也相信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布匹交付。

只要完成了布匹交付,从分销商手中拿到钱,自然就有钱还给供货商,转过头,度过今年,明年只会更好!

更何况,穿越之前,赵晨就是资本巨兽。

现金流大佬。

“那好,咱们签个契约,不过这个契约,不能由你来签,侄女,你认可你这赘婿的契约协议吗?”

赵申奇目光一转,望向了王谊。

虽然王家没有男丁,但王谊也是唯一的继承人,而最重要的是,赵晨作为赘婿,是没有权力决定王家产业何去何从的。

所以,若是赵晨和赵申奇签订契约,那王谊完全可以不认账,到时候闹到官府去,赵申奇也只能吃哑巴亏。

商海沉浮多年,这点道理,他如何不懂。

王谊双手在裙摆处搓了搓,她很纠结,如果她同意签契约,那就代表着两个月内如果做不到目标,就要把布行和作坊全部白送给赵申奇。

换来的就是她和赵晨,流落荒野,露宿街头,甚至比这还要惨。

可如果她不同意签契约协议,赵申奇和这些人,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不拿到钱,也绝不可能离开王家。

这对本就风雨飘摇的王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压死骆驼,只在一瞬间。

“等会我和他们说,你记得帮我……”

王谊站在后边,望着赵晨的脖子,神色沉重,她想不通,赵晨要怎么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搞定这一切。

要知道,按照工期,最快最快,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想要在两个月完成交付,根本不现实。

“侄女?你要是不同意也成,伯伯在给你涨一点,给你六百两,只要你愿意,价格还可以谈!”

赵申奇继续追问道,今天大老远跑来,必须要毕其功于一役,只要拿到了契约,拿到了布行和作坊,他的产业就可以迅速扩大延伸。

转过头,赵晨也是报以坚信的目光,他当然希望王谊能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从最初的赘婿和鸡拜堂,几番波折,尤其是进了官府那次。

赵晨对这个世界,一点信任的感觉都没有,指不定什么时候,杀身之祸就会降临,赚钱,赚钱,屯粮,屯粮,养家丁,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不说和朝廷作对,保护自己的安全,也是必要的。

如果王谊真的不签,将布行和作坊贱卖了,那赵晨也将丧失从商的先决条件和可能。

“我……”

王谊贝齿紧咬,下唇都快咬破了,看着赵晨坚定不移的目光,在望着赵申奇似乎随时还能再涨一点的价钱。

王谊道:“签契约可以,不过不能按照赵晨说的签,如果两个月内,无法完成约定,赵伯伯要用六百两的价格,买走布行和作坊,少一个子,契约作废。”

“另外要加一条,只要现银,不要宝钞!”

王谊说了这些后,宛如泄了气的皮球,她要求赵申奇以六百两现银的价格收购,也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那好,但是六百两的话,你们布行和作坊的债务,交割之前,必须清理干净,从六百两里扣除!”

赵申奇也不迟疑,六百两买下西安府最大的布行和作坊,这个买卖,很值得!

翱翔九天的小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