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5章 风评被害:皇上逛楚楼啦!

叶轻眉见他磕头如捣蒜般,不耐烦地摆摆手道:“算了算了,这哥儿本公子相中了,要带走,你开个价吧。”

那龟奴一听,忙停止磕头,笑的一脸谄媚道:“公子当真相看上了?不再看看其他哥儿?”

“不了,我就要这个稀世美人儿。”

叶轻眉指着一直静默在一旁的容景,潇洒地道。

系统这时悠悠地插嘴:

【这位的确长得不错,但叫他稀世美人过分了吧?我觉得暴君的颜值比他高啊。】

叶轻眉不满地反驳:

【系统你是眼瞎么?暴君那种尖嘴猴腮的,一看就刻薄又无情。哪里比我男神好看?】

系统无语:

【玩家,请你关掉粉丝滤镜说话。】

叶轻眉:

【我不管我不管,世间男子千千万,只有容景最好看!】

系统:

【……】

“公子,公子……”

龟奴的糙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将她和系统争论的神识拉回现实。

“啊,嗯,何事?”

叶轻眉还在偷瞄容景。

“公子准备以什么价格买下这位倌儿?”

“这个嘛,”叶轻眉佯装思考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容景,又抓起桌上的扇子‘唰’一声打开。

“一万两。”

她侧眸看着龟奴开了价。

龟奴一听,略微皱起眉,一万两?

他以为怎么着这位都能卖个两三万两的。

再加上这位又是不可多得的二愣子财神,定要多敲点的。

打定主意,龟奴为难的道:“公子,咱们都是爽快人,这倌儿还是个雏,你懂的,价儿本就不低,再加之还未公开叫价,您这一万两…委实少了些…”

叶轻眉轻笑一声,砍价拉锯开始了。

她也故作为难地摆摆手道:“真不巧,今日本公子出门就带了一万两银票,而这人,本公子今日也是非带走不可的。”

若错过了今日,她不知何时才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出宫找容景了。

龟奴也道:“公子这意思,是要强买强卖了?”

“非也。”叶轻眉道,“本公子向来不强人所难,只是,本公子这脾气不大好,若是今日在楚楼未得美人,回去定会茶不思饭不想,本公子的家人是见不得我受委屈的,却不知你这楚楼,顶不顶得住了?”

“公…公子,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也莫要吓小的。”

那龟奴瑟缩了一下,强装镇定道。

“你若不信,试试咯,反正这楼也不是你的,倒霉的是你东家而已。是不是?”

叶轻眉算准他不敢和自己硬碰硬,又激将道。

“这,唉…好吧。”那龟奴思索再三,咬着牙答应了。

“小檀,给钱。”

叶轻眉见好就收,立马让小檀将身上的银票拿出来,正好一万两。

龟奴数清了数目,便将身侧的容景往她身边一推道:“公子,人是你的了。”

说着又从身上摸出一张略皱的纸,“这是倌儿的身契,这便交给公子处置。”

叶轻眉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小檀收下那张身契。

又看了看被推到自己身边的容景,只见他依旧如芝兰玉树般立着,不发一言。似乎眼前的买卖与他无关,被随意卖掉的也不是自己一般。

看着这样沉默的他,叶轻眉突然母性大发,心疼起容景来,她倾身靠近容景道:“你放心,我是来救你的,还有,我是姑娘,不是男人。”

“!”

容景瞠目望着她。

对上她泉眼般澄澈明净的眸,容景的心间猛地一颤。

这个……姑娘?

她竟是来解救自己的?

可是,她为何要花费万两来替自己赎身?又是为何会知道自己身陷于此的?

即使心中有数不清的疑问,他也知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只得收起万般心绪。

容景僵硬地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好。

他说好。

还这么温柔地看着自己?

叶轻眉感觉自己都要飘飘然了。

这是跨越千年的对话。

她,竟然救了自己的男神。

而男神,竟然也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真的不是梦啊!

她极力掩饰着此刻内心的激情澎湃,压低声音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容景的目光微润:“小容儿。”

叶轻眉一阵恶寒,什么小容儿,你叫容景!是享誉大齐的庙堂明公容景!

但是她不能告诉他这些。

虽然是她救了男神,但却不能做给男神起名的那位,能给他改名的,当是他未来的指路明师,而她只需要做好任务,将他从楚楼救出来就够了。

叶轻眉想到此,又道:“小檀,将这位容公子的身契还给他,容公子以后你就自由了。”

“啊?”

小檀一头雾水,小姐花一万两买了他,又要放了他?

合着这一万两是来打水漂的呢?

她家小姐忒阔气,忒挥金如土了吧!

小檀听话地将身契交到容景手中。

容景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身契,这是怎么个意思?

他看着叶轻眉问道:“您,买下我,究竟是为何?”

叶轻眉回以一个宽慰的笑:“不必因此事自扰,你不该属于这里,你该是自由的,容公子,你应该站在高处,运筹帷幄,被人称颂,留名青史。”

她的话如一尾鸿毛,飘飘然落入他裂开缝隙的心底。

从未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

即使他知道自己自小天资不错,但因贫寒的家境,无法登及明堂,一展才华。

自由。

这个字眼何其珍贵。

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随口说出的这番话,于容景而言,却是一生难以忘记的触动……

容景望着她,目光微润。讷讷开口:“我…”

“随我走吧,离开这方泥潭,等待你的将是辽阔的未来。”

她说着率先走向门口,容景下意识便跟上了。

容景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

他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何人,也不知道她实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她是第一个对自己说要给自己自由的人,这对如今身陷失意的他来说,是莫大的鼓舞与慰藉。

叶轻眉为即将完成任务而沾沾自喜,‘唰’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折扇。

边摇着扇边下楼。

本是不经意的举动,却引起了在大堂调戏小倌儿的一位年轻公子的注意。

这人,手中的折扇似乎很是眼熟。

他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思索着喝下小倌儿递到嘴边的美酒。

那公子忽的灵台清明!

这扇面,是……万里江山图!

在大齐,万里江山图唯有天子才能使用。

而这位潇洒于楼梯下来的公子莫非是?

他的瞳孔赫然缩紧,推开一个小倌递过来的酒杯站起身往那间楼梯口走去。

叶轻眉正跨下最后一级台阶。

便被这位公子殷切的目光望地一怔。

“不知贵人微服出宫,小人未能第一时间认出,还请您恕罪啊!”

“你是……”

叶轻眉仔细端详了他,却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见过这人。

“贵人,小人是礼部尚书严成二子严敏之,于祭天大典远远见过贵人一面,您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

祭天大典?

天!

莫非这人认出了自己?

叶轻眉忽的看向自己手中的折扇,坏事了,他怕是认出这扇面是何人所有了。

也就是说,这位将她错认成微服出宫的暴君了!

帛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