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4章 惊,暴君生母是园长妈妈?!

在这之前,她以为自己生出皇子,任务便算是完成了。

可这样听来,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的那天了。

叶轻眉有些颓然,她以为自己穿越来大齐只需要混吃等死即可。

因此,来到异世后她不论遭遇什么都显得很坦然优哉。

即使是系统的调侃,也并未令她真的忧心回不去这个问题。

以至于她这段日子真的很松泛,任务慢慢做,划划水便是一日过去。

但她如今倒是真的生出几分害怕。

总觉着若是自己不快些将任务完成,便永远要被困在这了。

“让我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她一手抚着砰砰;乱跳的心口,一面颤抖着手给自己倒了杯水。

一面喝水,她一面在脑中召唤系统。

【系统,你都听到了没。】

系统很及时的上线了。

【听到了。】

她将小杯重重磕在桌上,支颐思考着。

看似在思考,实则在逼问系统。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便不拐弯抹角的,关于先太后的事就这些?。】

系统也很懵。

方才叶将军早已明说,先前那位穿越者纳兰淑宁便是由的家中突遭变故被选中来到大齐的。

那自己呢?被选中的契机又是什么。

【玩家,不是本系统不想告诉你,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本也就是初级系统,由你们不断完成任务才能更新升级,而你,也是在本系统被主程序强行绑定的,本系统的资料盘中,只有你的生平,没有那位叫纳兰淑宁穿越者的任何资料。】

系统还在继续为自己辩驳:

【我这个系统不过是小白级别的,是制造者创造出来的任务系统,对于其他的穿越者信息,便是即时销毁的。】

叶轻眉听着系统的话,灵台清明了不少。

【方才我同叶将军的对话,主程序可是能听到?】

【玩家放心,本系统虽是初级,但也有一套严密防窃听装置,而你又在某些重要时刻,将我关机休眠,那时起本系统便同时切断了与主程序的链接,令它无法得知大齐如今近况。不然,主程序怕是要将我清除了。】

叶轻眉咂舌,没这么严重吧。

【不过你还挺有能耐,你这样做,不怕主程序更新后对你不利。】

【谁让它分配我来大齐的?既然来了,它便不要想我能及时供回复消息。】

叶轻眉忍不住笑出声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胆大的系统,会违反主程序的任命。

看来计算机程序这种东西,着实是一种可怕的东西。特别是当它们各自有了思想,不由想起在二十一世纪时看过的某个纪录片。

她不禁瑟缩,这样厉害的系统如果放到军事行动上,将是敌对国毁天灭地的灾难吧。

当然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都扯远了,眼前她急迫要解决的便是如何瞒过这个主程序自己偷偷进行一些改变。

当然这种改变还须得不违背这个系统的初衷,首先大齐王朝她还是要颠覆的,但宁千易的命。

杀与不杀,她自有其他考量。

思及此,她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恐吓道:

【方才我与叶将军的对话,你不会泄露给主程序吧?】

【即使你泄露给它也无妨,左不过我放弃任务消失,但在我消失前,我会设置你永久关机,这样一来,你永远没办法找下一任玩家,也就永远没办法升级。】

【你,你怎么会知道……】

系统讶然,自己可没同这个女人说过做成任务它回升级这档子事。

她是如何得知的?

叶轻眉神秘一笑:

【你别管我如何知道的,只要你明白,同我合作,比你自己单打独斗可有益处多了,届时你我各取所需,岂不快哉?】

系统不爽被这女人拿捏的感觉,却又无计可施。

毕竟它只是一个内置系统,而她才是主宰游戏的核心人选。

它发出闷闷的机械声音以此表达内心不满:

【玩家想怎么做?】

【第一,就是我刚才说的,你不能出卖我,不能偷偷和主程序联系,我这的动作,你尽量少与主程序反馈。】

【可以。】

【这第二嘛,我原以为我的任务就只是坐上女王,呆腻了皇宫后甩手给宁暴君的子嗣,我就可以天高海阔肆意去闯。但如今,我的园长妈妈竟然也牵扯进来了,意味着我没办法轻易撤退。】

容自己捋捋,据兄长所说,园长妈妈之所以进入这个游戏,是因为要给她的妹妹治病。

但在她记事起,园长妈妈便每年四月五号都带她去南山墓地给一个叫眉姨的亡者扫墓祭奠。

灰色石碑上嵌着一张黑白单寸照,女孩天真的小脸,两条麻花辫安静垂在肩侧,可时光却将这样一个鲜活漂亮的生命定格在了冰冷的墓地中。

园长妈妈告诉她,这位眉姨,就是她亲生妹妹。只不过她患了重病早早就去了。

按这样想,园长妈妈当时的任务应当是失败了,所以没有带回神药,救不了眉姨。

叶轻眉颇有感慨地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腹部。

【系统,我觉得我们都错了,原本以为我的最终任务只是将暴君拉下皇位,自己做女帝而已。如今我才逐渐明白,这个重生游戏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我是否能做女帝,而在于,我能否将大齐江山保下来。】

其中关键,却是在于自己身上的。

这个孩子,便是保住大齐的根本所在。

但令她想不通的是,为何是自己?

她可不信什么天选。

事在人为,这些事情定能查清楚的,却也不急于一时。

系统却听糊涂了,下意识反驳道:

【怎么可能呢?】

【本系统接到的任务条就是干掉暴君,你做女帝。怎么会是保住大齐江山?】

叶轻眉反问它:

【你真的觉得这个主程序有这么无聊,费劲将我重生,只是为了叫我体验女强爽文剧本?那为何非要我生下暴君血脉,并以此作为任务完成的根本,你难道就真的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

当时她就在怀疑,除非是宁千易的心爹妈,不然谁能想到这样刁钻,又便宜宁千易的事儿。

她接着道:

【我觉得这主程序根本不在意我是否能做女帝,而是必须由我生下大齐继承人,当然必须得是这位宁暴君的亲生孩子。这样一来,大齐江山便还是他宁氏一族的,也就等于大齐国祚仍能延续下去。】

系统听完,犹如醍醐灌顶登时便明白过来了。

叶轻眉又道:

【你看那位纳兰淑宁,她的任务是改变大齐历史的,她的到来使原本无后嗣继位的宁远征有了子嗣,难道这不叫改变大齐命数?但她还是失败了,就因为她匆匆离开,没有保护,教养好几位皇子。正值奸臣当道,贪官、乡绅横行,致使大齐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这才令大齐依旧要走上亡国之路。】

系统弱弱的:

【玩家的意思是,这位纳兰皇后的任务实际是要延续大齐香火未来,但她却在半道上因什么旁的原因提前回去的?】

叶轻眉叹了口气。

她觉得就是这样,但因为什么原因才让纳兰,不对,是园长妈妈提前回到原来的世界。

系统仔细想了想,还是捋不顺。

它道:

【如果主程序的任务是保住宁氏江山,那它为什么不直接发布任务叫守护大齐人人有责。】

叶轻眉道:【你怎么知道在我与纳兰之前,没有第三个玩家?也许正是哪位任务失败灰溜溜回去现代的……】

她继续讲给系统听:如果在我与纳兰太后之前,还有一个穿越者,那你能不能感觉出来,看似毫无关系的三人,但其实我们这三个任务是有关联的?】

【守住大齐,改变历史。】

【若是改变历史还无法将大齐王朝延续下去,那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干掉暴君!】

此时突然系统背景音响起一阵喝彩声,却吓了叶轻眉一跳。

【不好意思,我太吃惊了。】

系统一号尴尬地关掉声源。

帛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