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憨后:被暴君偷听心声

第123章 容景,多日不见

叶轻眉可不知暴君心里头这些个弯弯绕绕。

优哉地回到凤藻宫后,她先是好好睡了一觉,起来后已是申时。

小檀给她打来水简单梳洗后,叶轻眉忽又想起容景还在凤藻宫偏殿住着,且多日没去看他了。

便想着同他一道吃晚饭,顺便给他洗洗脑,让他可以为自己日后篡位出谋献策。

方走到春水阁外那道小廊桥,便见一抹水蓝长袍的男子正闲闲靠坐在藤椅上,面上覆着本薄薄的佛经,修长的手指捏了柄竹钓竿,细长的吊线悠悠荡在水面上,却没有鱼钩鱼饵。

姜太公钓鱼?

叶轻眉嘀咕着靠近他,“容景,多日不见,可还好?”

听得熟悉的声音,容景将盖在脸上的佛经取下,露出个温柔的笑来。

“见过皇后娘娘。”

容景放下钓竿从容起身作揖道。

因宫中人多眼杂,他的身份还需仔细保密着。

容景颇上道地与她行了后妃见礼,虽说是男子,行起这后妃规矩来,倒也不输真正的女子了。

只是那眉眼过于英气,即使是描了螺子黛,又在颧骨等处点了麻子做掩饰,也藏不住这张脸的丰神俊逸。

看着他给自己行礼十分温婉娴静的模样,叶轻眉不禁莞尔,若是暴君,肯定做不出来。

呵,他那样的人。

那份骨子里透出的傲世与张扬不羁,却不是区区乔装可以遮挡住的。

脑海之中浮现出那张淡漠冰冷的表情,再想象这脸还要给她端正请安的模样她更觉好笑。

忽又停下笑意,自己老想着暴君干啥。

叶轻眉甩甩头,似乎这样就能将暴君的脸从脑海甩掉一般。

“娘娘这是怎么了?”

容景见她举止怪异,不免担心。

“无妨。”叶轻眉忙摆手,示意他一同坐下。

小檀素来是贴心的,知他俩要谈事,便支退了跟着的几个仆婢,自己也退到廊桥外头替她二人守着。

“容妹妹的身子可好些了?”

为防隔墙有耳,叶轻眉还是谨慎地这样称呼他。

“多谢娘娘关怀,嫔妾好些了。”

容景眉间一动,瞬时了然便顺着她的话回了。

“那就好,”叶轻眉点点头,“你好生将养着,若是缺了短了什么同小檀说就好了。”

“是,多谢娘娘记挂。嫔妾不曾缺什么,若非要说想要什么,嫔妾想同娘娘要一些书来。”

容景倒也不含糊,既然皇后有心栽培自己,那他也自当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充实自己。毕竟是皇宫,这里头的藏书古籍定是外头没有的,其内文卷种类也是十分浩繁的。

“书?”叶轻眉重复道,“这好办,明日本宫命藏书阁多搬些古书卷集来给你,什么孤本拓印也都搬来些可好?”

“只可惜容某年少未曾遇到皇后娘娘这般善良之人,不若也不会如此落魄无能。”

容景闻言很是感动,点点头,又望着她由衷地道。

这对叶轻眉来说其实是信手拈来的事,但他既然这样感激自己。

那也成,日后想来是会更卖力为她做事。

“容景,你不要妄自菲薄,相信本宫日后的你定有大作为。眼下只需在我宫中韬光养晦,以待来日在宗室庙堂之上大展宏图。”

容景闻言颇为动容,自从遇到皇后娘娘开始,她便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模样,甚至比他自己个儿还要了解自己。

“娘娘,该用晚膳了。”

小檀的声音从廊桥处传来。

“容景,和本宫一同用膳吧。”

“是,娘娘。”

容景毕恭毕敬地跟在她身后到了膳房。

落座后,容景终于将心底的疑问道出:

“娘娘,近两日嫔妾时长能听闻洒扫宫娥说后妃都被陛下遣散了?”

“不错。”叶轻眉颔首道,顺手给自己夹了一枚丸子。

“竟是真的。”容景英气逼人的面容露出个很诧异的神色。

“不过你放心,你日后还是住在本宫偏殿,不需要搬。”

叶轻眉以为他在踌躇自己的事,忙出声安慰道。

“没曾想,陛下对娘娘竟情谊深厚,竟能为娘娘真的遣散这后宫三千佳丽。”

“什么意思?”

叶轻眉听得有些糊涂,他压根不是为的自己啊…

“我记得一夜,陛下来偏殿寻我讨教如何俘获女子芳心。”

叶轻眉一听不禁乐了,这人是傻子吗?

容景又没有心仪女子,如何能给暴君出谋划策了?

“同你讨教?看来他是慌不择路了。”

“非也,我给陛下支了一招,想不到陛下竟是听进去了的。”

容景摇摇头,眉眼略含了得意之色道。

“你,给他出主意?”

叶轻眉狐疑地看着他。

“我告诉陛下,这世间凡女子者,皆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

容景说的很认真,叶轻眉也听得很懵。

“啊?”

叶轻眉微愣,刚用筷子扎起来的丸子顺势掉到了桌面上。

原来暴君会那样做,是听了容景说的意思?

毕竟这世界上不仅是女人想要一生一世守着一个人,男人若是遇上了心爱之人,也是这样的。

想来是容景的话点透了暴君,他为着御史大人这才借自己的名头遣散了后宫这群女人。

但他不能废后呀,因为她现在怀了孕,再者说如果后宫真的一个女人都没有,那前朝大臣又该烦着他让他选妃了。

而容景,则是因为他身份特殊,所以也不在遣散之列。

这样串联起来,她便能想通了。

“你误会了…”她刚想解释暴君真正的用意。

复又想了想,这不大好同他说。

便住了口,低头扒饭。

容景见她这样,只当她是默认了。

“对了,这几日宫里头要筹备个大事,你没事的话,也来帮本宫一同参谋参谋吧。”

叶轻眉巧妙地转移了话头。

“不知是何事?”

容景若有所思地道。

“是归降的那个东川国,送来了位公主,据说擅音律懂鸟语。彼时陛下早已将后宫肃清,决定不再召美人入宫,这样一来其实也是阻断了前朝臣子与后宫嫔妃们的纠缠不清。”

“这是好事,娘娘该开心才是。”

容景是个极懂得察言观色之人,他知道此事可能有隐情便也不再多问。

叶轻眉咬着饭只是笑笑。

这事儿又不是为她做的,而是为了给御史大人一个交代吧。

“陛下说封赏那位公主为义妹,赐固合郡主位。这册封宴,便落到了本宫身上,且后宫刚被陛下遣了个干净,眼下只有你能协助我一同办这桩事了。”叶轻眉如是道。

“我?”

容景有些费解,他能帮她什么?怕是不给她添乱都很不错的。

叶轻眉点头,望着他的眼眸如星般熠熠生辉。

“不知娘娘要在下如何帮忙?”

容景惊讶地道。

“本宫需要你去盯着建造局的进度,务必在册封大典前将册封台搭建完成。”

叶轻眉还有其他事要去张罗,自然无法日日去册封台那边盯进度。

可册封台的搭建也是尤为重要的,若是出了差池,那便是大齐之祸端了。

现在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做皇帝的无奈,明知东川国偏挑此时送公主来定是来者不善,却还是要坦然接纳。

而暴君能想出封这位公主为义妹,想必是他最大让步了。

毕竟要考虑两国邦交之情,又要考虑……某人的情绪。

“娘娘之托,在下必当竭尽全力完成。”

对于皇后娘娘的信任,容景心道必须要替她好好完成才行。

“倒也不必这样紧张,”叶轻眉见他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宽慰道:“不过是隔两日便去巡视巡视,催催进度而已。”

“是。”

容景颔首道。

说完了这事,叶轻眉觉得自己该和他说说正事了。

她放下筷子,将凳子搬到离他近些的位置坐下。

“你觉得身为帝王者,应当做到的是什么?”

帛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