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成了虹猫弟弟

第21章 牛旋风堵麒麟

“兄长,你去疏散森林里的动物吧,我去带着麒麟引开那些魔教的人,到时候我们在义父所说的悦来客栈会和!”

“好!笑笑!”

“到时候我们凭借着我父母给我留下来的钱财再做打算!”

“好!”

虹猫也是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是直接的转身离去。

虹猫知道自己的功力和体力都不如肖骁,自己留下来肯定会脱肖骁的后腿,还不如去疏散动物们,能够带走多少是多少,然后再去悦来客栈等肖骁。

肖骁见虹猫离去之后,便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应对魔道的追捕,这次是一堆人来围攻他。虽说跳跳会在其中帮助他,但也不能太过依赖他的帮助。

按照原著之中的实力对战来看,虹猫可以打赢受伤的牛旋风,猪无戒他们,以现在的功力来算的话,他们起码受重伤了实力减半,还有各种喽喽的围攻。

现在自己带着麒麟估摸着也好不了哪里去,虽说自己比虹猫的功力深厚一些,体力好一些,但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

双拳难敌四手,只能用计了!

另一边,在被火烧着的山里面,虹猫往动物聚集地跑去,口中大声的喊道。

“快跑!快!”

“大家小心!”

“别烧着了,大家跟我往这边儿走!”

虹猫骑着一只梅花鹿王,带着一群动物往上下跑去。

“快,快点儿,要尽快离开这儿!”

“大家跟上!”

“走这边儿!”

“快!快点,往这边儿!过来!”

“大家快过来!”

在奔逃的过程之中,两边的火势到处旋转,烧灼。有些树木在大火的攻势之下,不堪重负开始折断倒塌,往一众动物奔逃的路上倒去。

“小鹿,走这边儿,那边儿危险!”

眼见一倒塌的树木将要砸到一只梅花鹿,虹猫连忙从梅花鹿王的身体上跳出。在那梅花鹿面前双掌运劲,把这着火的树木给拍开。

然后返回到梅花鹿王身上,再继续往外奔逃,路边遇到障碍也是带着他快速跳过。

“大家快跟着我往这边走!”

“小七,这儿不安全,你先飞出去寻找其他灵鸽,看看有没有其他六剑的信息,等我冲出了火海,再来找你!”

灵鸽听着虹猫的话叽叽喳喳的叫着,担心虹猫的安危。

“别担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带领大家冲出去!”

虹猫回应着。

“去吧,快去吧,快去呀!”

虹猫见着火势越来越大,催促着灵鸽赶快出去!

另外一边。

肖骁骑着麒麟在火海之中,左右跳窜,往之前设置陷阱的地方跑去,肖骁知道,要想弄他们三个,只有依靠陷阱。

肖骁正在想着等哈应该如何让这些人损伤惨重的时候还让自己不受伤的时候。

一道寒光照铁衣,萱花破空旋风来。

肖骁耳朵一动,从背后抽出仿制长虹剑,飞击而去,两件兵器相撞之后互弹而回。肖骁接住弹回的仿制长虹剑,稳住麒麟和身形,他知道,牛旋风来了!

他们又不傻,追虹猫干嘛?肯定是麒麟在哪追那!再说了,两个小伙子都很帅,但他又不知道谁是白猫的儿子,会七剑合璧啥的。

指准麒麟追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了,黑心虎要的也是麒麟而不是白猫儿子!

肖骁在接到仿制长虹剑的时候,天上就落下一张大网像他盖了下来。肖骁往上一跳便是划拉几下把网斩碎后又落到麒麟身上,猛然一回头,眼角光芒闪动。

四周蹦出牛旋风和二三十个喽喽拦住肖骁的去路。

“麒麟来啦!”

牛旋风落地后摆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抬头看着肖骁说道。

“小子,认识你牛爷爷吗!”

肖骁一脸淡定的看着牛旋风装13,甚至还有点想睡觉,满脑子都是就这?!

“哈哈哈哈,乖乖把玉麒麟交给你牛爷爷吧!”

“抓住麒麟可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堂主就可以荣升护法啦!”

旁边一个喽喽从怀中拿出信号弹高兴的对着牛旋风献媚道,企图让牛旋风先记住他,在牛旋风升职之后提携他一把。

“我这就放信号弹通知教主!”

那喽喽也不含糊,直接掏出火种引燃信号弹,引线正在快速燃烧缩短。

牛旋风可是想要独占功劳,自然是先活捉麒麟肖骁二人带回去为好。

怎么可能现在就让手下把教主通知而来,这功劳的话自然就要降低几级,奖励的话肯定也会更少。

牛旋风想要扯断引线,却发现抓不住引线,只得连忙给了手下一巴掌之后从他手中夺过信号弹用内劲包裹后塞到嘴里。

信号弹在内劲的包裹下,爆炸的威力不算太大,但依然把牛旋风给炸出一个大红脸。

也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炸的。

牛旋风张口呼吸,吐出信号弹的残渣和爆炸后产生的黑烟和还没有完全燃烧的火药。

“对了,现在还不能放,等我抓住了麒麟再放,不然功劳就要被其他人抢走了!”

牛旋风对着那群手下说道。

“堂主英明!堂主英明!”

刚才放信号弹的手下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连忙带头喊起口号来,希望牛旋风忘记他刚才做的傻事。

溜须拍马是他的饭碗,阿谀奉承是他的本能,卑躬屈膝是他的表现,升职享受是他的目的。

尊严?你给他说这个?

是能吃还是能用?

尊严是世上最没用的东西,他甚至不存在。一捧土饿着急了还能吃,一颗石头用急了还可以砸人。

尊严呢?是懦弱者死前的遗言,还是求生者的弱智行径?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身为魔教的喽喽,牛旋风的手下,如果引起堂主不高兴就是不被重用的下场。

在魔教之中,甚至说是在牛旋风手下当中,一但从重用变得不受重用的话,那会比死还难受。

牛旋风这种粗心大意的堂主可以不记得你,但其他的手下却不会这么想,拉他下来,夺他地位事小。

被一群饿狼盯上才是事大,他相信,只要自己一但失势那么必然就是逝世。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

可他知道。待到一日风起云涌时,虎还是虎,龙还是龙,以前的虾犬可以翻手覆灭,也可以不给别人一般见识。

可他算什么?龙?虎?

别逗了,戏龙的虾,欺虎的犬都不算。

魔教,说是地狱也不差!

番茄土豆牛肉浓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