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团宠:大佬九岁半

第143章 巡察队

“午间?不过,也就是厨房送来的饭菜……”夫子有些疑惑,但是说到此处,突然也是脸色一变。

接着,他便叫来了一个护卫,询问了几句,而后面色却更加难看。

“怎么了?”沈蓉蓉看他神色不对,赶忙靠近了一些。

夫子摇摇头,只是平静的对着其他学生:“行了,你们如今才好一些,也别都在这儿围着,各自先去休息,今日教学就到此处了,下午你们就先放假半日罢。”

“……是。”那几人听了这二人对话,其实心中也有疑虑,不过是尊敬夫子,故而没有多问,只是各自离去。

而沈蓉蓉自然也明白夫子意思,她并没有动,只是等人都离开之后,才跟着夫子到内室:“夫子,您可是想到了什么。”

“你方才问我中午所食,我想了一下才突然发现,这腹痛的都是午膳在国子监用食之人啊!”夫子说着,神色也是万分凝重:“国子监因担负教育之责,我们对于吃穿用度课都不干怠慢,可偏偏……就是前两日,这里两个伙夫前后脚的病了,今日之食乃是其中一人荐来的厨子所做!”

“他人呢!”沈蓉蓉也是立刻反应过来。

“正是这点,那人午膳做好后,就说家中急事,已经离开了有半个时辰了!”夫子说着,已经有些无法压制怒意:“他们可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国子监下毒!此事,我定要奏明皇上!”

“若是有人下毒,自然是要上奏,只是也还要拿出证据,光是诊断可不行。”沈蓉蓉到底还是跟着见了这么多事情,冷静多了:“午膳的饭菜,可还留着?”

“这……”夫子听见,却为难起来。

他说到底是夫子,哪儿能知道这些。

沈蓉蓉见状,也忙安慰了一句,然后就要亲自去厨房看看。

不想,才推开门,却看那边宋世已经带着京中一队巡防军过来,他身后一人手中还端着一口大锅。

夫子认出,端着大锅的人是这里一个护卫,不由皱眉:“李桃,你手中这是……”

“回禀夫子,这是厨房中午熬煮软粥的锅,小人发现那新来的厨子端了这要走,以为他是贼人故而便拦了一下,可惜……只留下了这个锅。”那护卫说着,也不由埋下头:“是小人护卫不利。”

“不不不,你这是立功了才是!”夫子大惊之下,赶忙过去。

沈蓉蓉也跟过去看,只看那锅里其实已经不剩多少东西,看来是那人将东西都倒完了,只是到底粥还是粘稠,在锅壁上留了一层。

沈蓉蓉也没有自己就下结论,而是召集了过来的太医,众人一起查证过后,得出结论。

“公主所言不错,应该就是这豆子。”一位太医道。

“豆子?可,这豆子从前也都吃过,怎么会有毒?”一人不解。

那太医捋着胡须:“小公子有所不知,这豆子虽是寻常可见之物,可却只能煮熟了食用,若是不煮熟,那便是剧毒!”

“什么!”那人也吓了一跳。

而太医却在此时,拱手转而看着沈蓉蓉:“还是公主博学多才,若不是公主处置及时,让众人都先喝了清毒汤药,今日只怕是有人性命不保啊。”

此话一出,室内顿时安静无比。

不论是喜欢还是讨厌沈蓉蓉的人,这时候都没说话,都纷纷震惊的看着她。

半晌之后,才有人带头鼓掌:“公主英明!公主千岁!”

沈蓉蓉笑了笑,这时候却无法坦然接着这些赞扬,她只是皱眉看着宋世。

而宋世与她对视,片刻也只是暗暗摇头。

无论他们如何猜想,都也只是猜想。

不过,这件事到底也还是上达了天听。

由夫子递出的折子,详述了此次中毒一事,个人功过都说得清楚,最后还为自己的失察请了罪。

“爱卿此言差矣,这是下毒之人的过错,你又何必辞官,日后谨慎一些就好。”皇上驳回了夫子的戴罪请辞的要求。

那边夫子却是过意不去,还欲再说。

这时候,右侧的宋世却跨出一步:“禀陛下,此事虽然已经查明原因,却为抓住歹人,为诸学子及夫子安全,臣请组建一只巡察队,时刻护卫国子监安危,以保我大齐未来栋梁之材。”

“好!”皇上赞赏的看着宋世:“宋卿提议甚好,如此,这巡查队便由你授领。”

说罢,皇上转头又看着夫子:“夫子,这下你能放心了,辞官之事你不必再提,下月,朕可还要亲自去国子监看看学子们的学问,那都是你教出来的学生,你难道不想留着看看?”

夫子一时无言,他又哪儿会不想亲眼看看,自己的学生在圣上面前会是何表现。

如此,引咎辞官这件事到底还是被压下了。

宋世尽职尽责,下朝之后马上就从沈泽的副手那里要来了一只精锐,在国子监周围巡视,而他自然也是以保护之名,跟着国子监众人一同学习。

只是他一来,沈蓉蓉立刻觉得自己身边吵了很多。

“三公主,那个,陛下说下月回来考察学问,我……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这篇文章,写的可好。”旬家大小姐,此时拿着一篇文章过来,脸色羞得通红,话是对着沈蓉蓉说的,目光却是一转不转的看着宋世。

沈蓉蓉没说话,倒是一边的柳儒锋诧异:“夫子不是说,这次陛下考察学问只限男子么,难道规矩变了?”

那旬小姐狠狠一个眼刀过去,柳儒锋岿然不动,依旧认真等着回答。

旬小姐无法,狠狠跺了一脚。

倒是那边申家的二公子,阴阳怪气的开口:“柳兄有所不知,规矩不变,只是人家旬小姐没听见罢了。”

说着,他顿了顿,却又是一阵叹息:“春心萌动不是坏事,只可惜是对牛弹琴咯!”

“你说什么呢!”沈蓉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人明显是在讽刺宋世“隐疾”一事,虽说那不是真的,可如此嘲讽还是让沈蓉蓉气不过。

申二公子挑眉,然后却是对着沈蓉蓉挑眉,眼神中竟满是调戏。

不想,他还未开口,突的只听唰的一声,一把匕首,竟是正正当当,钉在了他的面前!

奔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