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雨天

第25章 再见 6

沙柯走出监狱,他有些不放心,他怕自己过于坚决的态度会让兰彻心灰意冷,他想不开,自杀了怎么办?

所以他招来手下,让他给兰彻透露一些消息,让他不至于太过绝望,好好活下来,不然到时候放他出来的时候只有一具尸体了。

沙曾这会志得意满的坐在傅见的对面,他面带讥笑的看着他,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老朋友,这没多久不见,你就跑这来住了?”

傅见这会是落水狗,谁来都能痛打一番。

他也不想挣扎,但是自己和沙曾不对付这么多年了,他实在拉不下脸去求他放过自己。

所以傅见也不说话,也不讨饶,坐在那里像雕像一样。

沙曾看着傅见这“癞蛤蟆”都到这会了,他还装什么?

沙曾挥手示意,手下的人立马明白是什么意思,把傅见掀翻在地,对着他一顿暴打。

监狱里哀嚎的声音不绝于耳,傅见这人是个软骨头。

很快就扛不住了,求着沙曾,让他停手,求他放过自己。

沙曾这才示意停手,并让傅见做好。

傅见整理自己的仪容,庄严的坐在椅子上。

沙曾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很无奈,他也知道这个“癞蛤蟆”就这点尊严了,骨头虽软,表面得挺住,得光鲜。

沙曾看到这时候火候差不多了,开始问傅见:“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看看,你这个老朋友,再说你之前恶心我那么多年,现在看看你的惨状,我也开心啊,不过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会坐在这吗?”

傅见这会憋了一肚子气,但他此时是阶下囚,也不好发作,只是敷衍的说:“那还不是你沙曾,手段通天,我哪里比得上你,落到今天这个结果,我也无话可说”。

沙曾站起身,打算离开前和傅见说出实话,这一别他是不会再来见傅见这个“癞蛤蟆”了。

:“之所以是我赢你输,最关键的是你太贪了,你以为你平时和最高司令关系不错就可以了?你以为你的哪些不值钱的东西最高司令就满足了吗?”

听到沙曾这么说,傅见心里就有底了,他知道是沙曾和最高司令做了交易,自己凭着和最高司令的关系,说不定还可以活下来。

想到这,傅见整个人都有精神,有底气了。

傅见正了正身子,他又气宇轩昂了,都准备拿出自己以前的威风气势了。

沙曾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的毛病就又要发作了,这个时候沙曾已经没有那么多耐心陪着他耗了。

沙曾蹭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傅见看到这情况吓一跳,他不知道沙曾什么意思。

连忙喊住他,沙曾听到傅见喊他,他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就是最高司令让我过来看你的,想着你在死之前要是还不知道是谁做的,那你活着太可悲了”。

傅见听到沙曾这么说,立马就明白了,真正想让自己死的人,就是那个自己寄予厚望能救自己的人。

走廊上响起离去的脚步,走廊尽头那边隔着玻璃的房间,傅见瘫坐在椅子上。

离死期将近了,他再也拿不出之前的威风,整个人气势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而这就是沙曾要的效果。

阿佑走出关押坤沙的地方,他此时脸色很难看,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未来在哪。

接阿佑的车来了,阿佑上车前最后看了一眼关押坤沙的地方,这就是关押坤沙一辈子的地方吧!

这个地方我是不会来了,再多看一会把他刻在脑海里,这是仇人关押一辈子的地方,但是自己以后也不会来了。

看完最后一眼,阿佑上车了,他要前往别墅,去劝自己的其他小伙伴放弃利益,活下去更重要。

阿西和梅蓝,昨天晚上度过了愉快的一晚,此时他们是高兴的,想到不久后就能收到一大笔钱,也找到了自己的所属,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让人愉快的呢?

就在这时,阿佑敲门进来了,梅蓝看他进来,热情的让他坐下,说是有好事告诉他。

阿西打开电视机录像,里面的晨间新闻说的是坤沙落网的事情,至于傅见他属于军方,最高司令为了不扩大影响把这件事强行压了下来,所以市面上并没有这个消息。

看完之后,梅蓝和阿西满脸期待的看着阿佑,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好消息。

此时三个脸色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春风得意,另一个就属于愁云惨淡了。

阿佑这个时候把自己和沙曾的谈话内容和他们公开,之前还笑容满面的两人这时也眉头紧锁了。

梅蓝先跳出来,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费尽心机做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

阿西安慰出于崩溃边缘的梅蓝,但是他也不是很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

阿佑此时也很无奈,他没有好的词汇去安慰自己的伙伴,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按照管事说的,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回来。

这样大家都是安全的,能活下来,钱嘛!没了可以慢慢挣。

阿佑让他们再考虑一下到底要选怎么样的结果,结果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必须要离开。

阿佑走了,留下两位伤心的人,他们迷茫,但也无可奈何。

谁让他们不是执刀人,而是案板上的鱼肉呢?

阿佑独自驱车去往市中心,他没有告诉P.T自己会过去,他不想告诉她,因为他怕她会让她东西自己的结果。

更为重要的是,他实在没办法开口自己会离开这里,而且再也不能回来了。

一直等到夜里,P.T下班回家了,阿佑才看到她。

她还是那么强势,身上那种气质是岁月磨灭不掉的,但这会阿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

P.T关好车门,准备上楼时,她电话响了。

P.T看到是阿佑打的电话,此时她已经通过新闻知道阿佑要做的事情已经成功了。

她也把自己的姐姐接到家族的庄园里面了,她清楚这个电话很可能就是一个告别的电话。

接通电话,来的却是沉默,两人都没说话,还是P.T先开口说:“你完成你一直想做的事情了,恭喜你啊。”

见没有回答,P.T接着说:“你是不是现在就在我家附近,准确的说,你能看见我,但是我看不到你,对不对”。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就只有一个“嗯”字。

P.T这个时候眼眶也红了,她有些抽泣,但还是接着问:“你难道就不能出现在我面前吗?你打这个告别的电话,难道都不准备让我看你一眼再走?”

电话那头又是一段沉默,许久后只有一句“对不起,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说完这句话,电话两端的人眼眶都红了。

P.T回到房间,整个人都有些颓废,她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结果却没有。

这时门铃响了,P.T知道这很有可能是阿佑,她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拉开门,果然是他。

P.T抱着阿佑就开始哭诉,:“你这个坏人,你不是说不见我了吗?你不是要和我告别吗?”

P.T的拳头打在阿佑的身上,但却是无力的,她下不了这个手,她此刻只想在阿佑的怀里,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

安抚完P.T之后,阿佑把P.T放在沙发上,这个时候情绪刚刚好。

两人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许久后结束战斗,P.T打算收拾地上的衣物,却被阿佑阻止了。

阿佑深情款款的看着P.T,说:“今天自己那也不去就待在这里。”

P.T嘴上骂着“讨厌”,心里却是高兴,两人换了个地方,来到床上,继续开始他们的探索。

沙柯来到了别墅,他需要在这个时候和自己曾经的队友,和他们摊牌。

沙柯看到阿西和梅蓝坐在沙发上,似乎就是在等着自己过来,他们想听沙柯会怎么说。

沙柯见他们这样,也明白阿佑应该和他们已经说过一遍了,自己现在没什么说的谈的就是条件。

沉默的气氛中,还是梅蓝先开口:“你之前答应我们的条件,现在是怎么说?”

沙柯也不磨叽,直接了当的回答:“关于这个,我从来就没打算反悔,钱嘛,有的是时间挣,我不想别人看待我都觉得我是一个不可信之人”。

阿西这会才开口问:“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

沙柯这会感觉气氛十分尴尬,他不想把事情弄的太难看。

短暂的沉默后,沙柯站起身望着他们,“作为曾经的队友,我不希望你们有事,但是你们也不想我有事吧!,你们继续在泰国待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威胁。”

梅蓝讥讽道:“怎么的?你想把事情做绝吗?”

沙柯这会也不再想兜圈子了,他诚恳的望着梅蓝:“我从来就没想过把事情做绝,毕竟你们只是不要在泰国待着了,去其他地方还是可以待着嘛。”

梅蓝听到沙柯这么说,她意识到阿佑和沙柯讲的是有区别的,但是联想到阿佑的意思,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沙柯手上。

梅蓝此时有些不安,她害怕眼前的沙柯,以前都叫他“小柯”,但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自己和阿西的命运都被他抓在手里,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鱼肉。

沙柯说完这些,看到他俩并没有表示,只是愣在原地。

沙柯这会直接询问:“刚才我的方案,你们是什么态度,如果同意就说同意,过两天我父亲安排的钱到达你们瑞士的账户后,你们就直接离开泰国,永远不要回来。”

梅蓝点了点头,阿西看到她都答应了,自己也同意沙柯的条件。

沙柯看到两人都同意了,就转身离开了,他要去庄园,等着阿佑过来。

他如果同意,那才是真同意,不然结果都是一律否定的。

惊鹊灿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