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的模拟人生

第53章 弘农王薨

公元190年(初平元年)中原大地,各地诸侯纷纷响应曹操清君侧讨董逆贼之檄文明目张胆旳扩张势力,一时间天下暗流涌动。

各地群雄纷纷起兵打着讨董清君侧之名,一时间天下震动。

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郡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北海太守孔融、广陵太守张超、北平太守公孙瓒、上党太守张杨、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骁骑校尉曹操、西凉太守马腾、徐州刺史陶谦。

十八路诸侯中其西凉太守马腾却被大后方董卓安排的段煨、董越二人率军震慑,一时间无法动分毫。

除去西凉太守马腾外,其余诸侯纷纷领兵前往酸枣会盟。

天下震动,大汉在经历了外戚宦官轮番干政的劫难后,又迎来了董卓的霸道统治,刚刚稳定下来的大汉瞬间又动荡起来。

洛阳,永安宫。

“嫩草绿凝烟,袅袅双飞燕。洛水一条青,陌上人称羡。远望碧云深,是吾旧宫殿。何人仗忠义,泄我心中怨。”

“呵呵~好诗,好诗啊。”

就在这时,李儒缓缓踏入了永安宫内,面带微笑的吟诗,然而永安宫内的弘农王刘辩听闻后憔悴的脸上唰的瞬间惨白无比。

因为李儒吟的这首诗是他前几日看见后花园的飞燕有感而发。

缓缓踏入永安宫内的李儒低头弯腰恭敬的行礼,“郎中令李儒拜见大王。”

言行举止没有丝毫逾越,然而弘农王刘辩却是面带惊恐,嘴唇颤抖半晌才缓缓道:“先生何事?”

李儒恭敬的缓缓示意身后的宦官捧着一尊酒壶缓缓放在了宫殿内,随后挥手示意宦官退下。

“天子关心大王,特赐一壶美酒,服此酒,可辟恶。”

李儒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吓的刘辩脸色发白双眸更是呆滞。

足足半晌反应过来的刘辩,颤抖的指着酒壶连连摇头惊慌道:“不!孤不喝酒!你们这是要杀我!要杀孤啊。”

语无伦次的刘辩踉踉跄跄后退下更是摔到在地,然而做一切的李儒却是没有丝毫不恭敬,反而低着头。

“大王!”

就在这时弘农王之妻年仅十五岁的唐姬走入殿内,恐惧发白的脸颊上透着阵阵愤怒。

指着李儒唐姬强行展露凌厉气势大喝道:“汝不过区区一寒门子弟,安敢在永安宫内放肆。”

看到自己的妻子后,刘辩仿佛找到了依靠,恐惧的颤抖。

“毒酒!他们要杀孤啊!”

面对刘辩恐惧的模样,唐姬恨其不争,为何没点大汉皇族的气节。

然而面对唐姬的训斥,李儒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腰弯的更低,拱手轻声道:“陛下!”

“关外贼兵借弘农王复位为名,天下响应有一十八路,陛下听闻后震怒,特令微臣赐陛下一壶美酒。”

说道最后一句话时,李儒缓缓抬起头,目视弘农王恐惧的目光,坦荡荡的直言不讳说道。

“不可能!”

刘辩惊呼着,而一旁的唐姬却身躯一颤,眼眶留下了两行泪水,强绷着一张倔强的小脸。

对于眼下的一幕,李儒恭敬的一拱手后选择了缓缓退去。

当李儒的身影消失在宫殿内后,刘辩与唐姬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刘辩颤抖的缓缓起身,看着那酒壶,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哈哈~摆宴!摆宴!”

大笑下的刘辩有股癫狂,他知道命该如此,李儒说的不错,此乃当今天子赐的美酒啊。

纵然是董卓想要杀他又如何,只需将利害关系与天子一说,当今天子定会赐下美酒。

凄凉的永安宫却传出了阵阵声乐声,大殿内随从翩翩起舞,坐在上位的刘辩整理的一丝不苟,平静的望着歌舞升平的一幕。

“唐姬,为孤舞一曲。”

刘辩稚嫩心如死灰的声音下,唐姬掩面而泣的缓缓步入大殿内挥袖而舞。

在欢快的声乐下,刘辩缓缓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下后留下两行泪水悲歌道:“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蕃。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

歌罢刘辩腹中绞痛不已,面露痛苦之色凝视殿内之妻。

“卿王者妃,势不复为吏民妻。自爱,从此长辞!”

言罢,黑血从嘴角缓缓流出,刘辩呆滞的目光自此失去了生机。

顿时永安宫内声乐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悲鸣的哭泣声。

宫殿外静候的李儒听闻后缓缓闭上了眼眸,仰头喃喃道:“杀汝者实乃当今天子也。”

皇宫内!当今天子刘协看着下方宦官的禀报后,释如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听闻自己哥哥的死讯后更心中更多是的安心和轻松。

“下去吧。”挥手喝退宦官后,当今天子刘协稚嫩的脸颊上竟然露出了丝丝兴奋的笑容,他的皇位终于稳定了。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二月,献帝下诏将哥哥弘农王葬于已故中常侍赵忠的墓穴中,谥曰怀王。

吕府!

当得知弘农王病逝的消息后,吕布府邸后院一间简单的房屋内,何太后留下了两行泪水。

“太后,节哀啊。”

面对悲伤的何太后,吕布与妻子严氏小心翼翼的宽慰着。

而何太后听闻后却缓缓在转头,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呵呵~你也是女人,莪也是女人,你可知当得知自己亲生儿子逝世的消息后,却没那么悲伤的痛苦?”

一句冷血的话音传入二人耳中,自家儿子都死了,竟然悲戚的是自己为何没有那么痛苦。

“呵呵~一入宫闱身不由己,自史侯出生后便是庶出,天子未防夭折更是没有生养在宫中,而养在道人史子眇的家里,不敢叫他的刘辩本名,称他为“史侯””。

“天子又不喜史侯,而本宫与史侯见面之数屈指可数。”

说道这里时,何太后凄美的脸颊上更是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本宫与自己的亲生孩子更多的竟然是利益,你们说可笑不可笑。”

嘲讽冰冷的笑容下,严氏只觉的有些不敢置信和恐惧,人人羡慕的大汉王朝最尊贵的王宫竟然是这等残酷之地。

看着吕布与严氏前来宽慰的样子,何太后悲戚的喃喃道:“下去吧,放心,本宫不会惹出动静来,你们就放心吧。”

吕布与严氏相视一眼后,此时养在后院内这个犹如毒蝎的太后竟然有股可怜的感觉。

随着二人缓缓消失的身影后,何太后软弱无力的依靠在案桌前,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眼眸中却透着一股狠辣神色。

“董卓!本宫誓要灭汝宗族。”

“刘协小儿!汝不过拾本宫孩儿牙慧才有今日,天子!呵呵!本宫要让汝这天子还有这冰冷的大汉王朝,都给本宫的史侯陪葬!”

轻柔的声音喃喃发出,留着泪水的何太后趴在案桌上,眼眸迷离下,此时她与刚才所说的那有一点不心痛。

母子连心!她的孩子!纵然一年见面屈指可数,那也是她的孩子。

冰冷无情的大汉王朝!董卓!刘协!

喃喃自语下,何太后犹如孤独舔舐着伤口的幽灵般缓缓合上了凤眸昏睡了过去。

东逝水

作家的话
哎~全员核酸,也是醉了,求兄弟们支持来一波,今日继续三更(补齐欠下的章节)。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