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

第514章 她还有以后吗

莱恩就像捣蒜一般,不停地点着头,就在他要和慕白妍解释为什么要用解脱这个词的时候,眼前忽然浮现出寒湛衡一张冷得可怕的俊颜,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转转了话题,“慕医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望着莱恩离去的背影,慕白妍收回视线,她没有去追,拎着保温桶进了病房。

病房里,梨淘的脸色比昨天好了不止一点,她很惊喜,赶快走过去,“梨淘,你今天气色很好。”

“我也觉得很不错。”梨淘笑笑,“要不我今天出院吧。”

“那不行,你现在得在医院好好养着。”

梨淘在医院里,慕白妍若忙起来还有莱恩替她看着,那梨淘若是离开医院,一个不留神她肯定又会去餐厅忙她的生意。

慕白妍打开了保温桶,鸡汤的香味在房间里肆意蔓延开来,梨淘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香呀!”

“这是一早上我为你熬的,快尝尝。”慕白妍端着鸡汤走到梨淘的身边,梨淘张开了双臂,直接抱住了慕白妍的腰间,感慨道,“妍妍,你对我真好!”

每一次她遇到危险时,慕白妍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救她,现在患了疾病有慕白妍在身边陪着,她也不那么害怕了。

“那你以后可要加倍对我好。”

“没问题!”

梨淘笑着回着慕白妍,可是她的心里却是苦涩的,以后,她还会有以后吗?

站在病房门外的宋恩赐正好捕捉到了梨淘嘴角苦涩的笑容,他的心开始莫名的抽痛。

房间里,抱着慕白妍撒娇的梨淘感觉门外有一束目光正在看着她,当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病房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慕白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快趁热喝鸡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梨淘很是给力,不一会儿就将慕白妍带来的鸡汤喝了一大半下去,她摸摸自己鼓鼓的肚皮,“快,我们出去走走,再待在房间里,我怕忍不住将它统统喝光。”

梨淘心情不错,慕白妍也跟着开心了起来,她拉着梨淘的手离开了病房。

“小宝没事了吧,昨天的事会不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慕白妍轻轻摇头,“小宝没事,带他回到小区后,直接被阿衡带去的食物吸引住了目光,吃了许多,晚上也没有做噩梦……”

昨天,慕白妍担心了一晚上,她几乎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倒是小宝睡得很香。

她甚至有些庆幸,昨天被司机绑架的人是小宝,不是小轩。

一整天都在医院里陪着梨淘的慕白妍傍晚给寒湛衡打了一张电话,想着去寒氏集团接小宝,没想到寒湛衡说不用。

“小宝一整天都在办公室里,也没有闹吗?”

慕白妍不相信调皮的小宝一整天能在一间办公室里呆得住。

“嗯,他很乖的。”

“他现在在做什么?”

“在写卷子。”

寒湛衡拿着手机,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桌前,丧气埋头做卷子的小宝,他的手上还有几张试卷没有完成,一旁放着已经写完的十几张卷子。

听到这话,慕白妍很是惊讶,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小宝在做卷子!

他怎么会这么乖。

不到半小时,慕白妍开车来到了寒氏集团,守在门口的保镖看到慕白妍,立刻对她恭敬地鞠了一躬,送她进了大厅。

慕白妍乘坐电梯来到了寒湛的办公室门外,得知寒湛衡在里面,她轻轻地敲了敲门,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果然小宝坐在沙发区,正在做着卷子。

“妈咪!”

和慕白妍有心电感应的小宝听到开门声,立刻抬头看了过去,看到慕白妍,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开心地向着慕白妍飞奔了过去,“妈咪,你怎么才来呀!”

本以为今天可以不用去上学,没想到跟着寒湛衡简直比上学还要累!

小宝发誓,他再也不要来寒湛衡的办公室了。

小宝伸着食指在慕白妍的眼前晃了晃,“妈咪,你看我的手指!”

看着微微发红的食指,慕白妍心疼地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揉了揉,“今天怎么这么乖,做了这么多张卷子。”

小宝嘟着小嘴巴,一脸怨气地看着向这边走过来,似笑非笑的寒湛衡,“是寒叔叔让我做的!寒叔叔还说做不完不让我回家见妈咪!”

听到小宝一口一个寒叔叔的叫着,寒湛衡眉毛微微上挑,今天早上没来前还管他叫着爹地,现在就改口了。

这小包子可真记仇,看来还得好好的教育教育他。

小宝向着慕白妍告着状,寒湛衡不慌不忙地走到慕白妍的跟前,搂着她的腰间,轻轻地捏了捏小宝的小脸蛋,“还有几张卷子,快去做完。”

小宝没听他的,抱着慕白妍的胳膊撒着娇,“妈咪……”

不等慕白妍开口说话,寒湛衡一旁解释着,他告诉着慕白妍,他是要给小宝一个教训,让他以后不要再偷偷的溜出寒家。

以后恐怕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慕白妍也认为寒湛衡没有做错,该给小宝一个教训,她揉揉小宝的小脑袋,看着眼睛里满是期待的儿子,开口道,“乖,等你做完卷子,我们一起回家。”

小宝眼里的光瞬间消失,低下了头,撇着小嘴巴回到了刚刚的位置,继续做着卷子。

看来他妈咪出现也不能带他离开这里……

一连三天,慕白妍都在医院里陪着梨淘,很快莱恩就给梨淘制定出了一个治疗方案。

现在慕白妍将医治梨淘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莱恩的身上,手术定在了下午。

上午,慕白妍片刻不离的守着梨淘,虽然梨淘没有说什么,但她能感觉到梨淘此刻心里的紧张。

“妍妍。”

梨淘收回窗外的视线,回过头来,抓着慕白妍的手,“我想见他。”

没有听名字,但慕白妍知道梨淘说的人是宋恩赐。

下午就要进手术室,手术有90%的可能会成功,可剩下10%会失败,她好怕进入到手术室,她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护士推进太平间。

那天见面和宋恩赐说了很多伤他的话,梨淘越想越自责,不想让宋恩赐活在痛苦中,想要告诉他,那些话都不是她真心要说的。

锁芯力量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