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68章 苍天已老,我尚年少

这尊从万千雷霆中现身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苍天本尊!

可这一次,他并不同以往一般只是一道虚影,一抹残念,而是实实在在出现在了人间!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生命气息,感受到那股与生俱来的天地威严,感受到他那让人心头战栗的可怕神力!

苍天,真的归来了,他已被帝释天从圣人珏中释放而出!

他回到了曾属于他的人间,而整个人间,也因为他的出现,顿时出现了莫大的变化。

浩瀚的世界力量,人间各地爆发而出,与苍天形成了一种极为微妙的共鸣。

苍天的目光所过之处,无数的凡人皆停下了手中动作,竟是不由自主地朝着昆仑山所在的方向虔诚匍匐在地,他们纷纷伸出了右手,朝着苍天所在的方向施以伸手礼。

人间是苍天的世界,众生皆为苍天的子民。

如今苍天归来,人间众生皆在他的意志之下,俯首称臣。

伴随着苍天的出现,萦绕昆仑山上空数月有余的雷云终于消散了,庇护于昆仑山内外的结界也彻底消失。

只因来自昆仑山的所有力量,此时已尽数集结于苍天本身!

这一刻,苍天的力量正在以几何倍递增着,却是让我都感到万分心颤!

没有了结界的桎梏,一座血色高塔当即在昆仑山中轰然落下。

此时,茹若初也第一时间赶来了昆仑山中,而她看着天空中复活的苍天,脸色也随即陷入了万千的凝重。

“神仆帝释天,拜见苍天,恭迎苍天归来人间!”

这一刻,帝释天拖着重创之躯,颤抖着跪在了地上,朝着苍天顶礼膜拜。

苍天的目光从人间收回,这才落到了帝释天的身上。

苍天颔首,苍天点头,“帝释天,你不负本尊期望,事后你必将得到应有的嘉赏。”

“谢苍天恩赐!”

说话间,苍天的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又照耀在了茹若初的身上。

“精绝圣女,本尊尚在人间时,你还只是黄沙圣人,如今两千载已逝,你已位列仙班,成为黄沙之主,真是可喜可贺。”

苍天开口了,却是对茹若初的前世并不陌生,与她甚至还是故人。

茹若初面色凝重地看着他,微微点点头,“承蒙苍天厚爱,竟然还记得我。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您去了何方,原本就在我身边,就封印在我丈夫赠予我的圣人珏中。”

“是啊,谁人能料到,魔神以圣人珏封印了我的力量后,竟会将其送给你,作为对你的定情信物,这可真是让人难以料想!”

苍天点点头,声音里暂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敌意,俨然一副故人相见诉说过往的模样。

茹若初打量着苍天,她打量了许久,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诧异。

“苍天,当年我携精绝众生前来昆仑山朝圣,初见你时你乃独步三界的创世神,你正值盛年意气风发。为何如今两千载已逝,你已苍老生出华发,境界更是跌落到了至高神?”

茹若初朝苍天这么问着,也在权衡着彼此的实力强弱。

然而,苍天摇了摇头,“人间尤在,苍天不老,只因我还有一部分力量,被封印在了魔神的世界中。”

说话间,天空中的苍天身影逐渐消散,却是化作一道天光降临昆仑山,他的本体也随即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此时的苍天已经化作人形,足足有两米高,虽然苍老佝偻,但依旧有着一股强大得让人不容小觑的力量。

“魔神,好久未见。”

这时,苍天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两千载消逝,我已从创世神的高位跌落,你亦转世轮回,如今的你我皆处于此生最虚弱的时候,而你的虚弱比我更甚。”

苍天未曾临世时,我对他的态度是恐惧的,如今苍天再临,这种恐惧也随之烟消云散,只因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所谓恐惧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苍天已老,可我尚且年少,我也很想知道,少年的我是否还能和前世一般意气风发,屠祖龙镇苍天。”

我朝苍天如是说道,也同时手握苍生杵,随时准备开启这场新一代的神明战争。

然而,苍天并不急着动手,重现人间的他,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要诉说给曾经的故人——或者说是敌人。

“魔神,我到现在都很好奇,你我并无任何恩怨,可当年你为何要对我宣战?”

苍天说道,“两千多年前,祖龙斩杀了我在九州授封的六尊人皇,他剑指苍穹,向我发出了神明挑战,可祖龙不敌,他遭到了我残酷的追杀,而你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与祖龙联手共同对付于我。”

“我不敌你二人之手,落败之后,你将我所有的神力皆封印在了圣人珏中,只留下一缕残念游走人间。”

“岁月长河中,我的残念一直在注视着你。事后你又斩杀祖龙,功成名就后你并不曾取代我成为新一代黄天,而是选择了陡然离去。”

“在开战之前,你可否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吗?”

听着苍天的这一质问,我的心里也不禁一声苦笑。

我若知晓生前身后事,又何苦一再深陷囹圄?而我今生所做的种种,赴往黄沙也好,前去阴间也罢,都是因为前世的因果。

可以说,前世的因果,完全左右了我今生的宿命,让我不能自拔。

我摇了摇头,“抱歉,今生的我尚未觉醒前世,你说的一切我无法回答。”

“哦,原来如此。”

苍天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无须再多废话了。”

说着,苍天又看了一眼茹若初,“精绝圣女,你是想继续保持中立,还是选择帮助你的丈夫?”

对此,茹若初想了一会,问道,“苍天,如今你已归来,人间众生你打算如何处置?”

苍天不语,俯瞰了一眼人间大地。

苍天的力量被我镇压在了圣人珏中,化身残念的他和祖龙残魂一样,不过一缕游魂,早已无法左右人间的秩序,无法左右人间的芸芸众生。

随着苍天的意志在人间势弱,世人皆已不再信奉苍天,后世的人皇虽然自诩天子,却只不过是对传承的一种敬畏,所谓天子也早就失去了最开始的寓意。

苍天消失人间的这两千多年里,世人已不再信奉苍天,甚至说出了人定胜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狂言。

世人开始信奉佛教,开始尊奉鬼神,开始迷信金钱,开始痴迷道法,唯独不再信奉苍天。

一方世界一方神,而苍天就是人间的神明。

身为神明,他理应享受一方世界子民的朝拜,理应获得来自众生的信仰之力,以强大其自身。

若世界的子民不再信奉自己的神明,那么神明便将一无是处。

反过来说,不信奉于自己的芸芸众生,对于苍天而言已没有了任何的价值。

苍天思量了许久,终于回应道,“世人不再信奉于我,那我自然要将人间彻底洗牌,铲除所有不信奉于我的子民,再重新创造一批忠诚于我的芸芸众生。”

“而人间,也将一改如今物欲横流百家齐鸣的恶况,再回到两千年前,回到最开始时候的模样。”

苍天很平和的将这番话说了出来,却是让我内心不由一个哆嗦。

一方世界一方神,神明不需要不忠诚于自己的子民。

而对于那些不忠诚自己的子民,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彻底洗牌。

对于这一点,我在彼岸身上有了极为深刻的认知。

因为长达千年的沉眠,彼岸失去了阴间鬼神的信奉,甚至自己阴间之主的地位都被阴长生给占据。

为此,她特意精心策划了一场阴间权斗,而在最终摊牌之际,更是亲手抹杀了数以千万计不曾忠诚于自己的鬼神。

彼岸的这一做法血腥而且残忍,可我本阳世人,对阴间的生灵难以产生共鸣,并不觉得彼岸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可现在,苍天归来了,苍天居然也打算沿用彼岸的手段,对人间进行一场大清洗,却是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毕竟人间之中,有着我的家人,有着我的门生,更有着太多的故人以及大好山河。

苍天若要对人间展开大清洗,那么整个道门无疑将首当其冲。

而这,无疑是我无法接受的。

而这,也同样的茹若初无法接受的。

“苍天,你虽然是人间的主宰,可你不在的这两千多年里,人间早已成为了世人的人间,你的这一做法,恕我无法认同。”

今生的若初终究也是众生的一部分,她摇了摇头,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请恕我无法继续保持过往的立场,你若要与清洗人间,那我只能与你为敌。”

对于茹若初的这一决定,苍天并不曾有任何的意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也好,如此也好,毕竟黄沙之地本为人间的一部分,可多年来我一直未曾染指其中,未能将其收入自己的领地。而今你既要与我为敌,那我也可以理所当然笑纳你的一方世界。”

“苍天,来战!”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