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47章 冥河世界

“彼岸,这条江河……好像挺眼熟的。”

我朝着眼前的江河凝视了许久,不禁朝彼岸这么说道。

“能不眼熟吗?这可是当年你前世留在冥界之中的一方世界。”

彼岸说道,“林笙,这条弱水长河,名为冥河。冥界是由冥王一手创建的,可冥王创世之初,冥界只有十八座鬼城,直到你降临冥界之后,冥界从此有了冥河。也就是说,眼前的这条浩瀚江河,其实是由你前世一手创建。”

冥河?冥河之主……

听了彼岸这话,我的心里一哆嗦,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之前在桃止山对付神荼郁垒两尊鬼帝时,我曾动用三生禅引动前世的力量,作为回馈,前世赐给了我一瓢弱水。

而那一瓢弱水,便是冥河一方世界。

正因为有着这一方冥河作为后盾,才使得我敢以半神之躯同时对抗两尊上位神,甚至直接将他们当场重创。

在之后的好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疑惑这道被前世暂借我的一方冥河究竟源于何处,眼下看来已找到了正主。

当初前世借给我的一方世界,正是眼下冥河。

这也就意味着,当初我透过三生禅,所看到的那场关于前世与诸神的战争,是发生在这冥界之中。

“这一方冥河,当真是我前世所创造的吗?”

看着眼前江河弱水滔滔,我按捺住内心的波动,朝彼岸问道。

彼岸点了点头,“不错,一千多年前,你前世曾短暂的现身冥界之中,可你来到此间的目的,至今依旧是一个迷。当初你来到冥界后,先是以一己之力镇压冥界诸神,之后又引无尽弱水倒灌冥界,冥界因此多出了一条冥河,多了一座冥山。”

“当时我听说你出现在了冥界,高兴的前来其中寻你,可你在做完这些后,却又莫名匆匆离去,自此不见踪迹。”

“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你的这异举逐渐为冥界的神明所遗忘,而这条冥河,最后也成了其他冥界神明的囊中之物……”

彼岸和我这么说着,让我的心里万分诧异。

凭空在冥界之中创造一条冥河,随后又匆匆而去,我的前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我的心里疑惑着,同时也不忘彼岸带我来冥界的初衷。

“对了,你说要让我在冥界之中晋升为上位神,是否就是想要以这条冥河作为依撑?”

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当即朝彼岸问道。

对此,彼岸点了点头,“上位神之所以为上位神,除了本身的修行外,更需要有一座广袤而且强大的世界作为依仗,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为众生认同的上位者。”

“林笙,如今你虽然已拥有三座世界,但这三座世界实在太小太小,远不足以让你更上一层楼。而你前世留下的这一方冥河,却能满足你的这一诉求。”

“可你不是说,如今冥河已经为其他神明所有了吗?”我不禁疑惑。

“没错,但占据冥河的上位神一旦死去,那么一方冥河自然就可以物归原主,你也可以继续依托着冥河,成就上位者之资。”

“以你的意思,是打算帮我杀了这冥河的上位神,让我取而代之?”

“我虽为阴间之母,但冥界不是我的地盘,终究还是得讲讲规矩。”

彼岸摇了摇头,“我会让你获得挑战冥界神明的资格,届时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挑战冥河的主神,只要你打败了他,冥河自然是你掌中之物。”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不禁一阵发虚。

若是换做两天前,彼岸让我挑战一尊上位神或许不是什么难事。

但经过与酆都大帝的一番血战后,我的恶鬼世界已经尽数摧毁,来自忘川河的力量也所剩无几,苍生杵上的鬼面也绽裂开道道深长裂痕。

此时的我,虽名为准神,但一方世界早已名存实亡。

再加上本就身受重伤损耗颇重,现在的我即便想再度动用三生禅都颇为吃力。

以我现在的这个状态,若是光明正大的挑战一尊上位神,几乎和寻死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彼岸终究是阴间之母,她既然主动说要助我成就上位神,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落败他人之手,相信她到时候一定会有办法的。

出于对彼岸的信任,我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再多言。

“好了林笙,赶紧收回冥火回归到凡人的模样吧,咱们该启程渡河了。”

这时候,彼岸看了一眼前方波涛汹涌的冥河,忽然朝我这么说道。

我不知她究竟要做什么,可还是听从了她的意见,当即收回了身上的火焰,化身成了自己人形的形态。

我们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冥河水畔,却见水底下泛着阵阵金属光泽,有大量古铜色的冥币正躺在水底之中。

和阴间的三千弱水相同,如今的冥河也成了阻隔亡魂涉足冥界的第一道屏障。

想要进入冥界,就必须横渡冥河,想要横渡冥河,就必须依靠灵魂摆渡人。

而这些落入水中的冥币,便是渡河的鬼灵们所上缴的渡船钱。

但与三千弱水不同的是,冥河的码头并不是修建在岸边,而是在距离岸堤百米开外的水浪之中,有若孤岛。

一艘艘黑色的独木船此时就停靠在水中码头前,任凭岸上的鬼灵如何呼唤如何开价,都无一船愿抵彼岸。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不禁一阵冷笑。

冥界之中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比阴间更甚百倍。

冥界不欢迎弱者,阴间的忘川河,是为冥界筛选弱者的第一道门槛,而眼下的冥河则是第二道。

彼岸告诉我,从阴间到来的亡魂,要想证明自己有资格入驻冥界之中,就必须先以涉水冥河的方式证明自己。

唯有徒步迈入冥河,最终成功抵达前方码头者,才有资格坐上渡船,前往冥界。

否则即便有再多的钱,也无法泊舟抵岸,最终为冥河所吞噬,成为冥界的弃子。

明白了冥界的规则后,许多的鬼灵开始尝试着涉水冥河,妄图登上百米外的码头。

可他们的脚刚刚碰到水面,立即引得大量的水浪翻涌。

一只只由弱水所化的鬼爪从水面探出,二话不说就将他们拽入了水底。

紧接着,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当即在水中响彻而起。

冥河之中的弱水,其中的生死之力比三千弱水强上了太多太多。

落入弱水的刹那,他们的身躯就像被投入了硫酸中一般,浑身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朽,露出了下方森白的骸骨。

从滩涂岸边到码头的这段路途中,河水不过没腰深,可这些被卷入水中的鬼灵一次次想要站起来,却又一次次在浪潮的侵袭间被卷入水底。

他们的身躯在腐朽之后又迎来了重生,却怎么也无法摆脱弱水的桎梏,最终在暗流的冲击下被卷入了深水区,堕落不得自拔。

在我凝视的这一小会工夫里,已有数百个鬼灵踏入了冥河之中,而真正得以跨过弱水成功登上水中码头的,也仅仅只有一人。

“不好,被骗了!当初阴间的差人不是说冥界是乐土吗?这……这哪是乐土,这是比十八层地狱还要恐怖的修罗场!”

“是啊,之前在迷魂殿的日子多么逍遥自在,怎么我就脑子一抽想来冥界历练呢?”

“我得回去,我不想再来冥界了,我要喝孟婆汤,我想赴入轮回!”

“……”

看着一个个同行者被卷入冥河之中,沦为弱水的囚徒,岸边无数的鬼灵当即打起了退堂鼓。

可阴间与冥界之间的混沌之地,是一道单向的旅程,露怯的他们想要折返,可重归阴间的路已经被堵死,让他们退无可退。

哗啦啦!!

就在这时,冥河忽然迎来了潮汛,河中的水位也突然暴增数米,却是直接漫过了岸边的滩涂,淹没了那些留在岸上迟迟不肯涉水的鬼灵众生。

啊!!……

一连串凄厉的惨叫顿时响起,只见一个又一个的鬼灵被卷入了冥河之中,随着潮水的退去被卷入了深水区。

他们在河流中痛苦哀嚎挣扎着,却终究无法摆脱河水的束缚,成为了冥河永世的囚徒。

“凡人永远是愚昧的,总觉得待在迷魂殿太过安逸,抹去前生记忆转世轮回又不甘心,非要自以为是前来冥界闯一番天地,殊不知自身的实力根本撑不起内心的欲望。”

看着成片成片的鬼灵被浪潮卷入水底深处,身为至高神的彼岸漠视着嘲讽道。

而我对这些鬼灵也没有丝毫怜悯,毕竟路是自己选的,而今冥界的通途被阻隔,沦为了冥河的囚徒,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说话间,我和彼岸踏着水波往前走去,不一会便来到了码头之上。

“拜见阴间之母,恭迎大人莅临冥界!”

看到我们前来,许多在码头前无所事事的摆渡人当即躬身说道,声音虔诚且恭敬。

对此,彼岸点了点头,“本尊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你们该忙的忙,该闲的闲去。”

众摆渡人当即应诺,随后却也不敢在彼岸的眼皮子底下久留,纷纷撑起了手中竹篙,乘着独木船消失在了迷雾笼罩的冥河之中。

“彼岸,你怎么不让他们送我们一程?”

见彼岸将所有摆渡人都打发走,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对此,彼岸摇了摇头,“这些摆渡船是供凡人坐的,而我为至高神,你乃准神,这些摆渡船不配我们移驾。”

我一阵愕然,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到了至高神这种境界,往往都将尊卑之分看得尤为慎重。

“那么,你打算让谁来迎接我们?”我问道。

“当然是冥河之主。”

“呃……”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