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9章 龙帝之墓

“林笙,一方世界一方神,这句话你可曾听说过?”

柳乘风思量了好一会,朝我这么问道。

我点了点头,一方世界一方神,想要成为一尊真正的神,就必须要有一方属于自己的世界。

苍天的世界是人间,是九州与昆仑,茹若初的世界是黄沙之地,阿依纳伐的世界是当初浮现苍穹的佛面。

我虽然还没有成神,但阿依纳伐曾有意无意透露过,置身苍生杵的新世界就是我的一方世界。

有着一方世界一方信徒,则神明之位永驻,没有一方世界一方信徒,那么充其量也只是伪神。

帝释天就是这么一个伪神,也正因为如此,他虽是神明,但依旧处在食物链的底端,任人宰割。

“和其他诸神一样,祖龙在人间同样有着自己的一方世界一方信徒。祖龙陨灭黄沙后,这一方世界便永世尘封在了人间。”

柳乘风叹了口气,说道,“祖龙过去曾有教诲,未来他若能有幸重生,将会带我们护龙人赴入他的世界,成为他龙恩庇佑下的子民;未来他不幸彻底陨落,这一方世界就交付于继承他龙魂的人手里,而继承者将接手他的衣钵他的世界,成为人间新的神明。”

“而这个继承了祖龙龙魂的人,就是你林笙。”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不舒服,不曾想继承了祖龙龙魂后,背后还有着这样一个大的福报。

“外公,既然如此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问道。

柳乘风顿了顿,“因为我对你并不信任,我担心一旦指引你前去祖龙的世界,让你成为那一方世界的主人,成为了一尊新的神明,恐将给人间给道门带来弥天大祸。”

“可现在,你即将赴入阴间,待到重新归来时,必然已成神明。你的命运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继续瞒着也没有了任何意义,倒不如卖你一个顺水人情。”

柳乘风虽然是我的外公,可他从未有一天将我视作自己亲人看待,他对我的好只不过是顾虑我爸妈的感受。

不管我怎么做怎么示好,哪怕祖龙都对我表以认可,而我在他眼里始终都是一个隐患。

因此,我对柳乘风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表面上维持着爷孙的和气。而他身上唯一让我欣赏的,就是所有所作所为皆为阳谋,即便要对付我也都光明正大,不曾有任何小人行径。

“外公,您的这一锦上添花,真是让外孙我受宠若惊。”

带着这一想法,我朝柳乘风如此说道,但还是感到颇为不痛快。

对于我的这番明嘲暗讽,柳乘风笑了笑没有多在意,随后继续朝我说道,“祖龙的这一世界,名为龙帝之墓。”

龙帝之墓?听了这话,我微微一愣。

柳乘风告诉我,龙帝之墓,是一个和方外一样,独立于人间之中的一方世界。

这个世界本不叫这个名字,只是祖龙陨落后,世界的力量被封印,生活其中的子民化为了黄沙,所有真龙也就此陨落,犹如死地。

故而后续守护这一方世界的天行门主,将其命名为龙帝之墓。

龙帝之墓中,有着由宝石点缀而成的日月星辰,有着由水银浇筑而成的江河湖海,有着象征九州的九座神鼎。

谁能继承祖龙的龙魂,谁就能成为龙帝之墓的主人,唤醒被封印其中的祖龙子民,将其中的力量化为己用……

听了柳乘风这话,我的心里顿生万千波澜。

柳乘风所描述的这个龙帝之墓,在我的印象里竟是如此熟悉。

我记得当初刚刚融合祖龙之魂时,我的意识从透过龙力赴入了一片古老的世界中。

那个古老的世界中,也同样有着宝石点缀的日月星辰,有水银所化的江河湖海,以及象征九州的九座神鼎,还有那化作黄沙的甲士和龙魂。

这也就意味着,我当时所看到的这片世界,其实就是龙帝之墓。

可因为祖龙已死,柳乘风又故意拖着不告知,所以我才一直被蒙在鼓里。

对此,我的心里不禁一阵五味杂陈。

带着这一想法,我朝柳乘风问道,“外公,以您的意思,是打算带我前去龙帝之墓,让我成为那片世界的主人了?”

柳乘风点了点头,可他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眼神朝我看来。

我也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外公,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如果不是太过分,外孙一定答应你。”

柳乘风和我,不能以纯粹的爷孙关系来论处。

在带我前去接管龙帝之墓之前,他肯定有自己的算盘和利益权衡。

柳乘风直言不讳道,“林笙,祖龙陨落后,如今的天行门已经没有了庇护者。我希望在你接管了龙帝之墓后,能代替祖龙永世守护于天行门众生。”

对于他的这一要求,我毫不犹豫选择了答应。

毕竟无论如何他是我的外公,我的爸妈依旧在天行门中,即便柳乘风不开口,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

“有你的这番承诺,那我就放心了。”

说罢,柳乘风不曾再与我多言,当即起身离席,就要朝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对了外公,你是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龙帝之墓,让我继承祖龙的力量?”

“哦,还是等你从阴间回来了再说吧!毕竟你这次一去,回来时是佛是魔都料不定呢,老夫得再观察一会才行……”

这狡猾的老狐狸!

我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感情和我扯了这么久,到头来还是在拿我开涮呢!

不过柳乘风的这番交代也并非废话,至少我知道在自己从阴间归来后,还能再多出这么一道名为龙帝之墓的杀手锏。

就这样,时间逐渐来到了第二天清晨,我也决定启程离开。

毕竟我马上要前去阴间,在离开之前,理应拜会过往的故人。

柳乘风没有出门相送,爸妈一直把我送到了坠龙山的峡谷出口,一路念叨不断好不烦人,却也让我内心无比的温暖。

离开了坠龙山,离开了黄土高原,顺了一艘渔船沿着黄河一路下行,径直来到了黄河古道,来到了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

悬河寺重建之后,如今已恢复了以往的香火鼎盛,凡尘法师在察觉到我到来之后,当即带着全寺众僧前来码头相迎。

在佛前喝了一杯酒,回忆了几番过往旧事,随后匆匆告别,乘着船继续下行。

下一站,是潜龙镇。

如今的潜龙镇已没有了暮行舟,没有了王泉,更没有了我和念冰,它的主人现在已是方外捞尸人张进。

我和彼岸在潜龙镇的婚礼,是张进一手张罗的,当时察觉到彼岸的身份后,张进与一众捞尸人火速逃离,原因是他刚怀孕的老婆早产了。

而现在,我泊舟抵岸,立即受到了张进的热烈欢迎,他的怀里还真抱着一个婴孩。

这是他的儿子,怀胎九月,前几天才出生。

在那幢熟悉的红砖瓦楼房小坐了一会,当张进说要让我当他儿子的干爹时,我选择了离开,继续启程。

落雁山,念家宅院。

念冰带着老黄牛前去了极乐净土,念夕朝随着彼岸步入了黄泉,如今的念家宅院已经人去楼空。

可因为我和念冰的关系,隐山门以及潜龙镇每月都会有人前来按时打扫,虽然干净整洁依旧,但终究还是少了些人味。

沿着黄河继续下行,一路来到了九州最东方,船只泊入了逆水泊,前方便是隐山门的山门朽木岭。

得到了七星棺的沉江客,在返回宗门后,就开始迫不及待布置法阵修建太阳墓,急不可耐想将自己的永生之梦化为现实。

作为对我和茹若初的回报,在我前来时,他也同样送了我一份厚礼。

这份厚礼,便是一百多名归入俗世的符道后人。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悬棺门为了争夺苍生杵内乱不休,许多门人和我爷爷一样,厌倦了无休止的内斗纷争,纷纷离开了悬棺门退隐于俗世。

如今茹若初已无法再久居九州,而我又要赴入阴间,只有爷爷一人的悬棺门自是独木难支。

沉江客看到了这一难处,所以早在赴入黄沙之前,他就令门人搜寻散落于俗世的符道传人下落,劝说他们重返道门,重返悬棺。

沉江客这么做,无疑了去了我对悬棺门未来的担忧,对于他的这份厚礼,我甚是满意。

可我此时还不能直接前去悬棺门,因为在这之前,我还得回一趟自己在俗世的故乡。

一个小小的悬棺门,如今诞生了两尊神明,自是让这些归于俗世的符道后裔趋之若鹜。

在得到了我的认同后,这些门人当即自行启程,踏上了重归悬棺的旅途。

告别了隐山门,我顺着方外的水路,回到了柳泉村,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

凡心在还俗之后,便一直客居在了我的故乡。

如今家还是老样子,凡心并没有如我所担忧的一般,将我的老家改造成寺庙。

几个月不见,凡心头顶的戒疤已经消失,生出了斑驳头发,一手提着老酒一手抓着烧鸡的他,穿着破皮烂袄远远朝我迎接而来,先前得道高僧的模样荡然无存,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破落户。

可他已是十里八乡尽知的圣人,据附近的叔叔伯伯说,许多外地的富婆听说凡心尚未婚配,踏破了门槛想要与他喜结连理,结果都被凡心拒绝,也因此成了街坊邻居的一饭后谈资。

而凡心此时也已不再住在我家,却是在隔壁荷塘村的山坳里建起了一幢新宅。

山坳之中,有着我们当地的土地庙,里边供奉着我的家乡土,而今我安然归来,家乡土已没了用处。

可除了土地庙,山坳里还多了一棵大柳树。

这棵柳树本为柳灵圣。

在念天明的一场大火后,柳树只剩下了树桩,上次来时也只是生出了几根嫩枝。

可在凡心的佛光庇佑下,这些嫩枝茁壮成长,却再度化作了一棵参天大树。

随着柳藤不断交织,一个身穿青衣的女人从柳树中走出,朝着我恭敬施以一礼。

没有了仇恨,没有了怨恨,仿佛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随后,她提起了一坛用来供奉她的老酒,转身送去了凡心的屋宅。

故乡的人,看来都已得偿所愿……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