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8章 我只想活着

“我……我成功了!!”

在拽下我双鱼玉佩的瞬间,长生天顿时发出一声狂热的嘶嚎,鲜血也疯狂的从他的口中喷溅而出,有若疯狂。

而我也被他的这一举动给惊到了,不曾想他竟然会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度,宁愿硬吃我一记苍生杵,也要将玉佩夺走!

“长生天,你找死!!”

我勃然大怒,一击重掌直朝着他的天灵盖重重拍去。

蓬!!

在我这毫无保留的一击下,长生天的头颅当即破碎。

长生天死在了我的手中,但他又没有死在我的手中。

因为在我出手的刹那,另一个长生天却从黄沙之中走出,代替他生生挡住了我的这一攻击!

几乎在同时,我看到有一个又一个长生天从黄沙里现出了身形。

苍生之力的冲击性下,这些长生天犹如飞蛾扑火一般一个接着一个覆灭,我周围的地面上也因此淌满了长生天的残肢断臂。

而真正的长生天,此时却是捏着双鱼玉佩,在满身的鲜血中艰难退去,脸上流露出疯狂。

“哈哈,哈哈哈!双鱼玉佩,我终于得到它了,我终于拿到了投名状!”

苍生之力在长生天的身上肆虐而起,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遍布他的周身,暗红的鲜血止不住从他的眼耳口鼻中流淌而出。

可他对于自身的致命创伤却丝毫不以为意,目光狂热的看着那双鱼玉佩。

“双鱼玉佩!有了它……从今往后我在世间终于能够得到一处容身之地,再也不用在夹缝中苟且偷生!我长生天不再是任人囚禁任人宰割的牲畜,我终于可以站在阳光下,光明正大的当一回人!”

疯子,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我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可怜还是可恨,为了这所谓投名状,他竟是不惜一死,也要将双鱼玉佩从我手中夺走。

而此时,他正是在利用着双鱼玉佩的力量,复制出无数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独立个体,不断朝着我发动攻击。

这些家伙虽然无法伤及我自身,却是将我牢牢困在了原地,每当我动用道法想要隔空攻击于长生天本体。那些分身立即不顾一切齐齐上前,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本体挡住了我所有攻击,大量的黄沙也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动而来,和着诸多分身一道庇佑着他的周全。

长生天手捂着双鱼玉佩,开始一步步朝着山壑外围退去,脸上流露出无尽的渴望。

“林笙,我不想杀人,可我也不想被人所杀,请原谅我的小人行径!我只想活着,而这双鱼玉佩,是我苟延残喘的唯一希望。”

“而现在……你们可以去找永生门算账了!”

在那近乎疯狂的笑声中,大量的黄沙笼罩了长生天周身,他的身影也逐渐变得黯淡起来,最终消失于无形。

而随着他的离开,周围的众多分身也停止了继续演化,一个个在我的苍生之力下尽数湮灭。

长生天走了,带走了我的双鱼玉佩,而此行庇护着他的那道黄沙虚影,此刻也突然收回了所有力量,原本纵横分隔于此方天地的沟壑,瞬间化作黄沙坍塌。

他们并没有打算杀我们,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双鱼玉佩。

而我的心里也不禁猛地一沉。

长生天刚才就告诉我,他在黄沙之中找到了自己的同类。

他所说的同类,绝不可能是要置他于死地的永生门,莫不成是其他为我们所不知的永生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此次一行,所要面对的并不只是一路敌人,还有一股潜藏在暗中的,目前为我们所不知的势力。

就在这时,沉江客等人移平了周围黄沙,灰头土脸的走了上来。

如我先前所料,那个黄沙虚影目的只是为了夺走双鱼玉佩,只是将所有人分隔封禁,并不曾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可得知双鱼玉佩已经落入长生天手中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这个该死的畜生,他的这些阴谋诡计是从哪里学来的,竟然胆敢转头算计我们!”

沉江客勃然大怒,可长生天此时早已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前去了何地。

“他算布局的是为阳谋,料定了我和林笙会全力相助青龙,待到我们和苍天斗得两败俱伤时才突然出手,这小子的城府还不是一般的深呐!”

柳乘风摇了摇头,不禁发出一声长叹。

长生天所谓的算计,其实就是在赌我会不会出手相助青龙,现在看来,他显然赌赢了。

“阿弥陀佛,双鱼玉佩玄妙非常,此番落入他人之手,定会引来无穷祸患。只盼若初师妹能早日将九层妖塔融合,将玉佩收回手中。”

这时,枯荣大师也口喊佛号发出一声叹息,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双鱼玉佩的厉害之处,在场所有人都万分清楚,一种更强大的不安更是涌上了我的心头。

虽然我和柳乘风重伤无法施展全力,但刚才那道黄沙人影却是非常轻松的就将在场每一个人的攻击化解,更是以黄沙将每一个人就地分隔。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人的本体实力,恐怕要远在沉江客陆消川他们之上。

如此实力,只怕也远超了云渐离夜长央之流。

偏偏这样一号人物,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曾知道他的存在,如今更是不知他的身份,不知他究竟居于何地。

未知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这样一号神秘的强大人物,一旦得到了这双鱼玉佩,对于我们而言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罢了,事已至此,再去计较已经毫无意义,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陆消川如是说道,眼神里也流露出无尽的失望。

刚才他再度动用了千里追魂术,显然依旧一无所获。

对此,我点了点头,毕竟不管情况再怎么糟糕,我们的背后终究还有着茹若初以及九层妖塔,这无疑也让大伙极度糟糕的心情多了些许安心。

为了能全力对付接下来的永生门,我们一行人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就地扎营下来,我和柳乘风也开始全心自身重创之躯。

就这样,时间逐渐过去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外界显得一片平静,不管永生门也好,长生天背后的那帮‘同类’也罢,都不曾有来寻我们的麻烦,就连那些时刻游荡于黄沙之中的沙民,也不曾出现在我们十里范围内。

原本杀机四伏的黄沙之地,几乎在瞬间陷入了平静,让早已习惯性神经紧绷的我,感到万分的不自在。

可出于对双鱼玉佩的担忧,沉江客这几天也特意前去了几次九层妖塔,但妖塔依旧尘封黄沙地底,不曾朝外界散发出丝毫气息,对于沉江客在山外的召唤也不曾给予任何回应。看来茹若初想要彻底掌控九层妖塔的力量,还需要一些时日。

由天地法则所造成的创伤,远非凡人道法是能匹及,哪怕在众多符道、五行道法以及佛法的治愈下,留在身魂间的那一道道深长伤痕也始终没能愈合,直到第三天天明时分方才面前痊愈。

而我们在此地耽搁的时间,也已经太久太久了。

一番稍作整顿后,我们终于得以再度启程,向着我先前所感应到的北方永生门之地继续前行。

此次黄沙之行,我们的准备极为匆促,对于黄沙之地的种种也并不曾了解通透。

毕竟千百年来,黄沙之地对于九州道门而言一直都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存在,就连与永生门打交道最多的天行门也同样如此。

而两百年前的古道门先烈也在这一战之中近乎全军覆没,留给后世的信息着实有限。

在我们此次赴入黄沙的路途中,有长生天为我们充当着向导的惧色,是他让我们得以了解沙民以及双鱼玉佩的诅咒,也是他让我们将沉浸血湖中的先烈遗骸送返故土,更是他指引我们前来了九层妖塔,使得茹若初觉醒前世传承。

可现在,长生天已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沦为了敌人,我们的‘向导’自然也不复存在。

随着我们的前行,越是往北,所见之种种也越发超乎了我们的意料。

我们初抵黄沙时,因为有着内陆河以及地下暗河的存在,黄沙南部偶尔会有绿洲湖泊,这一现象并无蹊跷之处。

可是,这些内陆河与地下暗河皆是因昆仑山而生,黄沙北部并无登天高山,又无不化之雪原,按理说是一片隔壁沙滩不毛之地才对。

但我们一路北行,却发现眼前所见种种却与常识完全背离。

越是往北,黄沙之地便越发生机盎然,一座座绿洲极为突兀地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这些绿洲,有的坐落于百里无人烟的干旱黄沙中,有的坐落在不毛之地的碎石戈壁间,有的甚至现于本就不应存留生命气息的贫瘠山谷。

每一座绿洲皆有湖泊相随,波光粼粼,水中肥鱼游弋,岸边落英缤纷,一棵棵壮硕的果实环绕湖泊周围,挂满了各种属于这个季节或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水果。

而在各个果树下,又生满了大量的野菜瓜果,以及可食用的各种植物根块茎。

若不是周围黄沙弥漫,我差点以为眼下绿洲是为江南鱼米之乡。

而这一切,已经完全超乎了我们对地形环境的正常认知。

与此同时,我们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之处。

在这一路上,我们总共经过了七座绿洲。无独有偶,这七座绿洲的边畔都修建有一座佛塔。

这些佛塔像是由同一批人修建的,每一座佛塔高三十丈地基直径十丈。

除了佛塔第一层供奉有释迦牟尼像外,便再无其他佛像的存在。

而在佛塔的上层,里边放置的也不是经文,而是囤放着各种粮食蔬菜以及干肉,还有一间间供人休憩的厢房。

我们经过了七座绿洲,如此情景也一共经历了其次,起初还不以为意,可越到最后,却越发觉得疑惑。

这些佛塔并不曾有专门的僧人守护,更不曾听到有任何的梵音钟鸣,而这些囤积在佛塔中的食物究竟是为谁准备的,而这些佛塔又是为谁而建?

我们的心里不禁涌现出各种抑或,如此场景完全超乎了我们认知……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