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547章 精绝古国的传说

谁都没有料到,就在炎摩天放下所有防备的时候,长生天竟是突然袭来,一只手直接破穿了他的胸膛!

“杀我故土故人者,当诛之!”

长生天的脸色显得愤怒而狰狞,大量的佛光伴随着黄沙之力从他的手中倾泻而出,疯狂地肆掠于炎摩天的身躯!

这一刻,炎摩天毫无防备,可长生天却是动用了自己全力,饶是双方实力差距巨大,但他的这一偷袭还是给炎摩天造成了致命的伤害。

两种力量的同时侵袭下,炎摩天的身躯顿时土崩瓦解,化作大量的幽蓝莹火溃散当空。

“长生天,你居然偷袭我!”

来自炎摩天愤怒而又恐惧的声音响彻而起。

肉身破灭后,他的魂魄飘荡到了半空之中,看着被佛光和黄沙所笼罩的长生天,他的眼里流露万分忌惮。

“你杀了我的故土故人,断绝了我在俗世的所有亲情,你本该死!”

说话间,一尊古佛虚影在长生天的身后重新凝聚而成,他的眼神也随即充斥着无尽杀机,“而我,也绝不会允许你转世重生!”

话落,万丈佛光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化作了漫天卍字佛印朝着炎摩天侵袭而来。

炎摩天的神色顿时变得万分恐惧,失去了肉身的他,此时实力已经大跌,已经完全没有了一战之力。

见此,炎摩天当即选择了逃,可漫天的掌印自四面八方而来,化作了一口佛钟将他重重包围。

来自其中的佛威滔滔而来,开始疯狂地撕裂着他的三魂七魄。

“不,不不不!你不能杀我,吾乃永生掌火使,你若敢杀我,永生门绝不会放过你!”

佛钟长鸣中,炎摩天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可他的话,换来的却是长生天一声冷哼,“即便我不杀你,永生门也同样不会放过我,也同样会将我除名,既然如此,杀你又有何不可?”

说话间,一道佛光光柱从长生天身上爆发而出,重重地落在了佛钟之上。

咚!!

一声洪亮的钟声响彻而起,炎摩天的灵魂顿时绽裂开一道道深长裂纹,浑厚的佛威开始疯狂侵蚀于他,使得大量灵魂之力溃散开来。

这一刻,钟声响彻不绝,每一声响起,都给炎摩天造成了极大的灵魂创伤。

待到佛钟敲响一百零八下时,这个永生者的魂魄便已经彻底灰飞烟灭,连一丝残念都不曾留。

不曾想,眼下我们赴入黄沙之中,见到的第一个永生者本体,竟是以这样的方式陨灭,陨灭在了同为永生者的长生天手中。

炎摩天死了,长生天紧握的双拳终于松弛了下来,浩瀚的佛光也重新归于他的体内。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朝着我们看来,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激,“林笙,虽然我们是敌人,但刚才还是得谢谢你。”

听了这话,我微微点了点头。

刚才炎摩天说茹若初是为圣女,这一事儿让我感到万分疑惑,可没等口从他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却死在了长生天的偷袭之中。

这一事儿,让我感到颇为不悦。

可他终究是永生门的弃子,对于已蒙受重创准备撤离的九州道门而言,也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

像这样一个弃子,他的死活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长生天,我们不会再为难你,从此你自由了,日后好自为之。”

留下这句话,我当即和茹若初准备离去,准备和沉江客他们会合。

“林笙,等等!”

可这时,长生天却朝我喊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吗?”

长生天的目光掠过我,看向了我身旁的茹若初,“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刚才炎摩天为何称这位姑娘为黄沙圣女吗?”

对此,我微微皱眉,不禁朝长生天看去,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可长生天不言,却是看向了这座已经破碎不堪的祭坛,看向了中央那座巍峨的石像。

在刚才和炎摩天的一战中,凛冽气浪侵袭四周,那些常年垒积在石像上的皑皑白雪已经尽数溃散,露出了石像的本体模样。

而看清这尊石像的庐山真面目后,我的身体猛地一个咯噔!

“不,不可能!!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

万分惊骇中,我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因为这座石像刻画的并不是别人,正是我的道门之妻茹若初!

只见石像的脸孔仪态,几乎和茹若初一模一样。

而这座石像也不知在这儿屹立了多少年了,通体有着明显的风化痕迹,基座也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林笙,像这样的石像这样的祭坛,在昆仑山和黄沙之地还有很多,犹如九州之地随处可见的神明雕像,黄沙中人信奉于她,向她敬仰朝拜祷告祈福。”

说话间,长生天缓缓回过了头,却是朝着茹若初看了过来,“而她就是黄沙一带的初代永生者,众生眼中的圣女,黄沙之地庇护者,也是黄沙之中唯一一个由凡人修行而成的神明。”

“如果我没看错,这位姑娘因为就是黄沙圣女的来世,您之所以会不由自主赴入桃山村,恐怕是受到了这座祭坛的招引。”

长生天的这番话,玄而又玄,让我不禁怀疑他是在说谎。

可是,这座和茹若初一模一样的石像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而茹若初在魂魄归入阴间后,她的肉身也是化作了沙尘赴入了黄沙之中。

再加上先前茹若初和我所说种种,让我又不得不相信长生天所说的这番话。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就意味着,茹若初的前世是为永生者,而她本质上也是九州道门的敌人?

带着这一狐疑,我看向了长生天,可长生天却摇了摇头。

“林笙,你的外公是天行门主,关于永生门的来历,想必你多少有所了解吧?”

对此,我点了点头。

所谓永生门人,说白了就是第一代护龙人,是两千年前祖龙虔诚的龙仆。

但以帝释天为首的永生者,因为不愿屈之人下,背叛了祖龙妄图自己取而代之。

结果他们的阴谋被祖龙发现,被一路追杀逃来了此地。

祖龙陨灭后,天行门又成为了第二代护龙人,几度破灭了来自永生门对九州的反攻,从此永生门永驻黄沙之中。

“其实,在永生门赴入黄沙时,黄沙便已是有主之地。当年黄沙之地的统治者,是为精绝古国。精绝古国是为母系社会,历代国君皆为女子,又被世人尊称为圣女。”

长生天告诉我们,黄沙之地最开始的主人是为精绝古国。

当年永生门被祖龙追杀走投无路,为了寻得一隅偏安之地,他们以长生不死之术为筹码,向精绝古国换得了入主黄沙的权力。

借着长生不死之术,当时精绝古国的圣女得以参悟天道,成为了黄沙之地首位人间成神的神明,同时也是黄沙唯一一尊神明。

可没多少年,数尊神明突然降临黄沙,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神明之战。

在这场神之战中,黄沙圣女遭受重创,自此陷入了千年的沉睡。

千年沧海桑田,因为圣女的归寂,曾经强盛一时的精绝古国也逐渐衰落,最终消失在了岁月长河之中。

可为了报答黄沙圣女的收留之恩,也出于自身利益权衡,这些年来永生门一直有派人守护她的陵宫,又在黄沙各地兴建祭坛铸起神像,为世人信奉瞻仰,妄图以众生信仰之力,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而在两百年前,也就是在古道门西征黄沙之时,圣女终于苏醒,神光照耀黄沙。

圣女眷顾世人,圣女不愿世间再兴杀伐,她想平息九州道门与黄沙之间的恩怨,想以一己之力叫停这场延续了千年的战争。

可外域神明不期而至,黄沙之中第二次神之战就此爆发。

而在这一战中,圣女彻底陨灭,她的神力消散世间,自此黄沙之中再无神明,只留下无限接近于神的永生者。

黄沙与道门之战,虽然最终以古道门的全军覆没画上句号,但因为圣女的陨落,此战对于永生门人也同样是场惨胜。

事后,永生门收敛了圣女的遗体遗物,将其葬入了精绝陵宫中,自此精绝古国一脉彻底消亡。

至于再往后的事情,长生天就不得而知了。

听了长生天的这番话,我的心里不禁兴起万千波澜。

长生天虽然没有明言,但他所言又不言而喻,无不指向了茹若初,在告诉我茹若初前世就是精绝圣女,是为黄沙之地的守护神。

我不禁想起当初悬棺门林家石山中那尊已经陨灭的神明。

在得到了那尊陨灭之神的力量后,身为符道传人的茹若初,却突然有了召唤黄沙的力量,而她在魂归阴间后,肉身也莫名化作了黄沙,赴入了黄沙之地。

可是,埋葬在我家族石山的神明究竟是谁,在悬棺门的宗门志上并不曾有记载,林家族谱上也没有这么一号人物,爷爷和茹若初以及父亲对他也都一无所知。

听着长生天所言种种,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内心油然而生。

莫不成林家石山中那尊已经陨灭的神明,其实就是茹若初前世的一缕残念?

也正是因为这一缕前世残念,所以茹若初在死后,肉身才会归入黄沙,又在黄沙之中,借助着无处不在的神像,获得了众生信仰之力,从而获得了独立的意志?

而茹若初本为初代永生者,可因为自身残念被留在了林家石山,所以她的魂魄才会在悬棺门中转世重生,成为了现在的悬棺门主!?

这个想法刚上心头,立即将我自己吓了一跳。

我下意识朝着茹若初看去,后者却是一抹意味深长。

“长生天,你讲的这个故事很有意思,让我都忍不住想要信以为真。只可惜我的脑子里满是混沌,对于过往一知半解。”

说话间,茹若初的目光越过昆仑,投向了茫茫黄沙,“如果我当真如你所说,是为黄沙圣女,那你可知道我的前世陵宫埋葬何处吗?”

对此,长生天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当然,如果您想要前往故土重获前世神威,小僧甘愿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可在这之前,我希望您能答应小僧一个条件。”

听了这话,茹若初饶有兴趣的看向了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长生天说道,“圣女大人,你我之前在九州道门中虽未相见,但我的遭遇想来您的丈夫林笙一定是知道的。”

“如今的我已成了九州道门的棋子,又成了永生门的弃子,为两界所不容。无论我如何负隅顽抗,最终都免不得一场杀身之祸。”

“所以,我希望圣女大人能许诺予我庇佑,在你觉醒前世力量,重新位及神明后,为我在夹缝之中寻得一丝生机。”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