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537章 四强联手

“魔,魔不应再容于世,当诛!”

和其他沙民一样,云渐离也朝着我说出了同样的话,将我视为了魔,一股浓浓的杀念也在这一刻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随着他的一声话落,他手中的权杖往地上重重一杵。

一时间,我脚下的地底像是塌陷了一般,猛地往下方一沉,周围的流沙也裹挟着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朝着我纷涌而来!

以我为中心,一道由流沙所化的巨大漩涡赫然形成!

我感觉自己瞬间泥足深陷,也顾不得去理会柳乘风和夜长央的战斗,当即催动土行术想要从中脱身!

可我的一只脚刚拔出流沙,一只只黄沙之手却忽然从中探出,直朝着我抓了过来,将我牢牢禁锢在了原地!

见此,我的心里不觉一阵懊恼,此时的我,不知因何缘故所有法器与身外之力尽数消失,面对云渐离的这一攻击,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魔,当诛!”

就在我不得抽身之际,云渐离的声音再度响彻而起,大量的黄沙在我的上空迅速凝聚,化作了一道犹如山岳的黄沙巨掌,直朝着我轰然落下!

“林笙你在干什么,为何还不见动手!?”

见我突然变得毫无反抗之力,一旁的枯荣大师忍不住喊道,一道佛钟也随即在他的法咒声中降临周身。

轰!

掌印落在了佛钟之上,顿时化作黄沙飞溅当场,可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量,竟是比先前梵无天法身相还要强大。

以至于在这一掌之下,整个佛钟顿时四分五裂,而枯荣大师的脸色也立即变得一片苍白,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反噬。

与此同时,沉江客也出手了,在他的土行术下,我脚下原本不断深陷的黄沙开始迅速往上翻涌起来,一道道朝我抓来的黄沙之手也在他的力量下尽数溃散。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脚下的压力大减,当即化作一道残影迅速逃出了流沙漩涡的覆盖范围。

可我刚回到众人身旁,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一股比先前更加浓烈的危机感却是从背后袭来!

我愕然回首,发现云渐离落地的权杖不知何时已经举了起来,权杖的末端隔着老远朝着我轻轻一点。

噗!!

一股无形的气顿时从权杖之中爆发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袭我身!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高速的火车撞上一般,一股殷红的鲜血随即从口中喷薄而出,整个人也随即倒飞了出去,一连撞塌了三座沙丘。

我带着满身鲜血痛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抬头一眼,却见云渐离一个纵身间,竟是掠过了沉江客枯荣等人,再度抵达了我的近前!

趁我病要我命,这该死的云渐离,今天俨然是吃定了我!

“魔现于世,不可恕!”

这时,云渐离再度怒喝一声,一股滔天的三昧真火从他的手中爆发而出,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侵蚀而来!

身受重伤的我避无可避,整个人当即被暴戾的三昧真火所吞噬,化作了漫天稻草化作了漫天灰霾。

这一刻,我也和沉江客一般动用了稻草替身术,本体重新回到了众人的旁边,却已是重伤之躯。

见此,沉江客不曾迟疑,一股同样炽热的三昧真火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化作了一条火龙袭向了自己的尊师。

而枯荣祖师此时也默默催动了枯荣禅,一轮七彩的光晕萦绕于他身后,而他半枯半荣的身躯也瞬间变得丰腴饱满有若圣佛,一股浩瀚佛光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在他的上空化作了一尊近乎实质化的古佛虚影。

随着古佛双手缓缓合十,无数的金色梵文顿时遍布长空,以云渐离为中心,这些梵文不断排列交错,化作了一道硕大的佛阵,一柄由佛光所化的百米禅杖当即从佛阵之中探身而出,带着震耳梵音与佛威镇压之力直朝着云渐离镇压而去!

几乎在同时,槐灵圣也同样双手合十,身后七彩光晕笼罩,一根根粗壮的藤蔓从他的体内纷飞而出。这些藤蔓不断交织不断凝聚,迅速化身成了一尊百米藤佛!

藤佛的眉心睁开了一只眼,大量的阴火与佛光交汇而出,一佛一魔化作一股排山倒海的浪潮,同样向云渐离发动了攻击。

因为再见尊师而满目怅惘的陆消川,此时也收敛了所有情绪走了上来,大量的阴火从他裂纹遍布的骨骼上重新生起,化作了一张黑色鬼面,带着阵阵凄厉鬼啸声也同样袭向了云渐离。

正统道门的四大巅峰强者,此时罕见的联手一道,朝着化身沙民的云渐离祭出了各自强大一击!

轰!!

四人的攻击几乎在同时降临于云渐离身上,由他临时所铸的土墙只在片刻间支离破碎,而四道强大的力量也在瞬间侵袭于他本体之上。

剧烈的轰鸣响彻四周,整个黄沙大地也如绽裂开如蛛网密布的裂纹,地面也因此被爆裂开一道直径百米的深坑,来自各方力量的毁灭气息侵袭四方。

随着漫天黄沙散去,一切归于平静,却早已不见云渐离的身影。

沉江客朝着四周环望,陆消川也动用阴阳道法,却都不曾察觉到云渐离的踪迹。

莫不成,在四人的攻击中,他已经当场灰飞烟灭?

对此,所有人的脸上都持以怀疑态度,但过了好一会,都不曾见到有云渐离再度现身的迹象。

这一刻,众人紧张的神色也不禁缓和了些许。

而沉江客颇为不悦的看向了我,“林笙,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一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你本应该是我们当中最强之人,你的苍生之力是对付这些沙民的最强利器。你刚才就应该第一时间对他们动手才对,为何面对我师尊遗骸时,却表现得如此羸弱?”

沉江客朝着我发出了声声质问,没有半分客气。

正如沉江客所言,拥有苍生杵的我,确实丝毫不惧这些沙民,可眼下的变化却已远远超出了计划。

我颇为颓丧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何,我一觉醒来后,却发现包括苍生杵在内的所有法器,以及所有身外之力都已莫名失踪,现在的我已经只是一具空壳。”

“什么?苍生杵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听了这话,槐灵圣发出一声惊呼,“林笙,你昏迷的时候我可是全程照看着你的,可没见到任何外人近你之身,这些铭刻着你灵魂印记的至宝,怎么会突然失踪!”

这一刻,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可我只能无奈一摊手,满脸尽是苦涩。

苍生杵、青铜镜、十四子佛珠、黄金面具,还有祖龙之魂以及红尘泪,这些最强大的力量不知为何同时离我而去。

若说之前我的道行堪比在场众人,催动三生禅时更是道门无敌。可此时的我突然孑然一身,而修道还不到一年的我,此时道行充其量也只是凡尘念夕朝这般的水平,可面对的却是两百年前的巅峰强者云渐离夜长央,无疑陷入了被动挨打的窘境。

对于这一异象究竟缘何发生,我不得而知,其他人也纷纷深皱了眉头。

可陆消川此时却将目光从我的身上挪开,转而朝着后方的层层黑雾看去,脸色顿时大变!

“不……不可能的,这是积尸气,已经失传了两百年的积尸气!!”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