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1章 来自黄沙中的道人

我们朝着这个突然造访的路人走去,却见他的这一身打扮,却是和寻常人显得格外不同。

只见他身穿在和一件依旧辨不清颜色破旧不堪的道袍,长发之间插着一根腐朽的发簪,腰间还别着一个破烂的袋子,丝丝黄沙不断从袋子的破口处渗透而出。

河流之中,这个正在饮着清水生食鱼肉的道门人,此时也察觉到了同处河流之中的我们,他将一条吃了半边的鱼强塞进了嘴里,随后同样踏着水波站在了水面,满怀警惕的看向了我们。

而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个道人与我寻常所见之人并不相同。

他的整个身体并没有丝毫的人样,却更像一具被风干的干尸。

只见他的皮肤他的肌肉已经完全干瘪了下去,一道道经风化后特有的裂纹遍布全身。

这个男人没有穿鞋子,他的小腿以及脚掌上的血肉在长途黄沙跋涉中已经被尽数磨掉,露出了下方森白的骨骼,而脚趾骨也在风沙中节节寸断。

此时这个男人的情况,饶是鬼道人也会痛苦五分,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男人却是无动于衷,仿佛这具残破的身躯于他而言并不曾有丝毫的关系。

他抬着头,看向了同样审视着他的我们,他的整张脸已经彻底凹陷了下去,独留下一双突兀的眼睛溜溜直转,打量着水上的我们。

“这位道友,可否告知我等你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

看到这个形同干尸的男人,身为阴离门主的陆消川,竟是罕见的搁下了自己的门主威严,双手抱拳朝来人恭敬问道。

听了侄儿话,这个男人抬头看向了我们,直到这时才意识到河流的周围并不仅他一人。

他的目光掠过了陆消川,掠过了沉江客,掠过了柳乘风以及槐灵圣,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

他伸出了早已化作白骨的手,却是突兀指向了我,发出一阵惊呼,“魔,魔!魔又重现世间,欲让人间不得安宁,不可恕!!”

在阵阵嘶哑而又低沉的吼声中,我看到有大量的泥沙从他的口中喷溅而出。

而随后,这个道人如临大敌,竟是踏着水波朝着我快速驰来,大量的黄沙伴随着狂风从他的身后席卷而来。

他双手高举,一柄由黄沙凝聚而成的百米长剑赫然生成!

随着这道人的手挥下,这柄由黄沙所化的百米长剑也轰然落下,直朝着我当头劈斩而来!

此时的这一幕,远远超乎了我的所料。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黄沙道门人,竟然会没有丝毫征兆的冲我发起攻击,并且还直呼我为魔。

见此,我当即催动起五行之力,层层的黄沙在我的意志下纷纷凝聚,在近前化作了一堵坚厚的沙墙。

以我此时的道行,想要挡住这黄沙道门人的攻击显然轻而易举。

可让我没料到的是,在黄沙之墙形成的瞬间,这人一掌直拍水面,整个内陆河却是波涛汹涌,一道道的浪潮犹如洪水猛兽般汹涌而来,直朝着前方侵袭而去。

在这个浪潮的侵袭下,整个黄沙之墙转眼被冲散,而那道百米长剑也随之轰然落下!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自信满满的我不由得朝旁边退去,这道长剑当即在我原来所在的位置重重落下,整个内陆河也犹如抽刀断水般一分为二,一道深长的裂纹当即从河岸一路延伸至千米开外。

“宵小之徒,竟然胆敢冒犯道门威严!”

吃了这一瘪,我的心里当即勃然大怒,也不等沉江客等人有所反应,当即朝着水面狠狠跺了一脚。

一时间,滔天的水浪在河流中汹涌而出,化作一层接着一层的浪潮朝着那道人席卷而去。

在千层的浪潮重击于那道人的胸口,一股黄沙伴随着流水从他的口中喷吐而出,他的整个人也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深深地撞进了后方的一座沙丘中,引得黄沙飞溅。

“你是谁,为何现身此地?”

阵阵怒火中,我朝此人如是问道,众多道门人也在瞬间如临大敌,纷纷警惕的看向了来人。

此人撑着手脚从沙丘之中站了起来,每一个动作都引得浑身骨骼咯吱作响。

他没有理会众人对他的敌意,却依旧将目光对准了我,满是敌意。

“魔!魔!魔不能容于世间,魔不得长存人间!”

话落,这个人像是疯了一般,原本已经干涸无光的双眼之中顿时流露出无尽敌意,而他早已干涸枯竭的胸腔更是不断起伏,阵阵心力不断从他的身上跌宕而出。

在他的这一动作间,周围的水域以及地面发出一阵剧烈的激荡。

我愕然回头,却见不远处一座高达百米的沙丘却是在他的力量下腾空而起,化作一尊山岳直朝着我当头砸下!

看到这一幕,我的脸色不禁凝重到了极致,随即抬起了手,当即催动了土行术。

在土行术的力量牵制下,原本要朝着我当头砸落的沙丘当即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牵引,不由自主一份为二,纷纷朝着两侧剥离开来,朝着我两侧的河道砸落,激起万千水花。

此道人对我的这一击,虽然有惊无险,可就在一切攻击落下的瞬间,周围的地面却开始不安地抖动起来。

只见远处那一座座平静的沙丘,此时忽然变得流沙涌动,大量的黄沙不断从中拔地而起,竟是化作了一道道铺天盖地的黄沙之手,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朝着我抓了过来!

这一刻,我俨然成为了黄沙的敌人!

沉江客看到这一幕不曾迟疑,一道蕴育着五行之力的掌印当即轰然落下,让平地而起的万千黄沙再度归于平地。

陆消川见此,整个人也随即化作了一道鬼面,阵阵凄厉的鬼啸之声随即响彻四周,镇压着在场的一切生灵。

在我们三人的共同攻击下,来自这个道人的攻击瞬间消散于无形。

随着沉江客手一指,一道道由黄沙所化的枷锁当即囚禁了这个突然到来的道人手脚,让他不甘地跪在了原地。

而来自陆消川的阴气,也当即朝着此人镇压而去,让他不得安生。

见此,我当即调动了苍生杵,佛力、心力、阴气在这一刻凝聚而一体,化作了一股紫光璀璨的苍生之力,就要朝着此人侵袭而去!

“林笙,不可!”

就在这时,枯荣大师却是一声惊呼,强行中断我接下来的一系列攻击。

得了枯荣这话,我们的攻势当即停了下来,看着这个在道门三大高手联合攻击下的道人,我们也将目光转移到了枯荣大师身上。

枯荣大师走了上来,他朝着那个在枷锁下痛苦挣扎的道人,却是朝沉江客问道,“隐山门主,你难道不曾觉得,他很像你门中的一位故人?”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微微一咯噔。

是的,这个道人刚才对我发起攻击时,所动用的赫然是五行道法!

而得了枯荣大师这一提醒,沉江客即将落下的手也生生停了下来,原本蓄势待发的五行力量,也在这一刻消散于无形。

他看着这个浑身干涸腐朽的道人,原本阴郁充满杀意的眼中,却是流露出无尽悲彻。

“少……少主大人,是您吗?您为何会沦落于此?”

在万分警惕之中,在我们的禁锢之中,沉江客竟是放下了自己的尊贵身份,朝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道人跪了下来,犹如一个卑微奴仆一般,深深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沉江客,竟然称呼这个突然出现的道人为少主,并且下跪为他顶礼膜拜!?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