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300章 天地符阵起,隐山门主现

天空中,九九八十一道星辰湮灭了,茹若初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唯有眉心依旧闪烁光华,盘踞周围的诸多残影也随之归于无形。

可原本还算平静的阴离城,此时却火光冲天。

在我的阴阳道法感知中,整个阴离城仿佛遭遇火山喷发一般,一道道黑色的阴火突然从地底喷薄而出。

平整的青石板街道上,顿时绽裂开一道道深长的裂痕,一座座宏伟的建筑轰然坍塌,而阴火从地底飞扬当空,随后又如雨水般倾泻而下,直袭于地面的芸芸众尸。

阴火对生灵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一时间整个阴离城火光四起哭喊震天。

被阴火点着的鬼道人此时都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哀嚎,他们有的在地上痛苦滚打,有的跳入了水中。

可阴火却始终不曾熄灭,哪怕是跳入了水中,火焰也依旧依附着他们的魂魄继续蚕食,直到将他们的身魂彻底烧成灰烬。

不过一转眼工夫,阴离城中四处火光弥漫,不知毁了多少房屋,死了多少人,可随着大量区域为阴火化为废墟,随着不计其数的鬼道人惨死火中,整个阴离城瞬间陷入了无比的混乱当中。

而这一切,只因两大门主之间的斗法,或者说只因我而起。

看到这一幕,包括阴离门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显得万分惊骇。

为什么阴离门主明明攻击的是这道天空中的符阵,可最后为此承受代价的却是整个阴离城?

“这……这是天地符阵!不,这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一直身为看客的爷爷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茹若初,身体却是因为激动而剧烈颤抖起来。

“若初,这……这怎么回事,天地符阵是为悬棺门至高符阵之一,它不是早在两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吗,为什么还能再现人间,重现在你的手中!?”

爷爷满眼惊骇的说着,他下意识就要朝茹若初走过去,却是忘了眼下正值二位门主血战之际。

可茹若初脸上平静如水,带着一抹浅笑对爷爷说道,“爷爷,您别着急,只要您愿意,天地符阵我完全可以教给你,甚至门主之位我都可以给你,前提是你愿意带着林笙回归故里,重返悬棺门。”

听了这话,爷爷激动地无处是从,他急忙点了点头,可很快又摇了摇头,有些迟疑的看向了我。

爷爷虽然在柳泉村避世四十年,但骨子里依旧是一个阴棺门人。

“哼,果然到老都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看到爷爷的这番反应,一旁的天行护法突然冷哼了一句。

而爷爷瞅了她一眼,嘴边碎碎念的骂了几句,却也没有再多言。

而茹若初也没有再和爷爷多做闲话,转而看向了浑身怒火汹涌的阴离门主。

伴随着阴离门主的这一毁灭一击,天空中的那道人形星座,此时只剩下了一轮天眼,依旧散发着璀璨的光华。

可是,在这一击之后,阴离门主却并没有再动手,他看着茹若初,眼神里除了愤怒,更多的则是浓浓的忌惮。

茹若初眉心的光华也同样璀璨依旧,却是毫无忌惮的朝着阴离门主走来,抵达了他近前。

“阴离门主,奴家之前就说过,悬棺门强弱与否不在门人多寡,只要我愿意,依旧可以颠覆一方道门。”

说话间,茹若初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天眼,“而现在,你还想再试试吗?”

熊熊的火光在阴离门主空洞的胸膛中喷薄不息,可理智终究还是压制了内心的愤怒。

过了好一会,他朝茹若初问道,“悬棺门主,告诉我,如果本尊毁了这最后一轮天眼,代价将是什么?”

“天眼即我,我即天眼自身,你毁了天眼自然就能杀了我。”

茹若初笑着回答,一脸人畜无害,“但天眼一旦毁了,那么在场所有人,包括你所在的封魂塔都将与我陪葬。没有了封魂塔的阴离门,势必将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天地符阵,以天为符,以地为阵,而我则为阵眼。你要伤我本体,自然得先毁我的符破的我的阵,可现在我既符阵,符阵既阴离城,你想打败我,又是否已经做好毁掉一座城的打算?”

茹若初的这番话,充斥着挑衅,也充斥着无尽的威胁。

若论道行,茹若初或许不及眼前阴离门主,但她却抓住了后者的软肋,让对方不得不投鼠忌器。

“悬棺门主,你虽年少但不轻狂,如此心计本尊佩服。今日你我二人之切磋可至此而止,现在你可以带你夫君离去了。”

阴离门主如是言,却是怒火中烧中伸出了一只手,示意对我们放行,“可你不要忘了,你我之切磋只是暂止而非结束,今日你前来阴离城拜谒于我,本尊也定当礼尚往来,假以时日前往悬棺门拜访于你。”

他的这句话,听起来心胸宽阔不失风度,可实则向茹若初向整个悬棺门发出了宣战,却是听得我心里一阵凝重。

毕竟茹若初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也是为了救我,若是为了我而让悬棺门与整个阴离门乃至整个方外为敌,那么我欠茹若初的恐怕就真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可茹若初却不以为意,笑盈盈的说道,“我来你这为你我沏上好茶,你上门做客我自然会奉上美酒,人情往来莫过于此。”

“但阴离门主,也请你莫要忘了,悬棺门强弱与否并不在于门人多寡,就如我先前所说,只要我愿意,不管身处何时何地,依旧可以颠覆一个道门,也包括你的方外。”

这番话若是经寻常后生之口,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茹若初已经用自己的实力做出了证明,作为悬棺门主的她,没有人胆敢质疑她这句话的真假。

而看着这个当初初见时可怜无助的‘哑巴’姑娘,我突然变得完全不认识她了。

对于茹若初的这番话,阴离门主不曾再有多言,为送客而伸出的手此时已缓缓落下。

“林笙,我们走吧。”

茹若初笑着拉着我的手,随后回头看了一眼一同前来的众人,“爷爷、护法大人、凡尘法师、念老爷子,哦对了,还有林笙的小姨太,咱们走吧。”

茹若初这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冲着念冰说着,原本平和的话语也因此无端多了一丝刻薄。

念冰的眼神里流露一丝寒意,可她没有多言,只是颇为愠怒的朝着我看来。

“茹若……若初,你在这瞎说什么?”

“没事,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瞧你给急的。”

茹若初看着我,脸上洋溢着一抹如阳光般纯真无暇的笑容,却是让我微微一愣。

“呜呼哀哉,老朽今日可真不虚此行呐,居然能有幸一睹两大门主之间旷世对决,实乃三生有幸!”

“就是就是,今儿阴离门可算是输了面子又输了里子,以后好一段时间可得成为道门人的饭后谈资咯!”

“今日之事,必然要载入道门史册,只可叹我随身所带的纸笔有限,不能尽数记载呀,画痴……把你的画卷借我用一用。”

“滚滚滚,我现在正在画着决战封魂之巅图呢,哪还有多余的笔墨伺候你,一边去!”

这一刻,一向话痨的画痴书狂为了笔墨纸砚之事吵了起来。

而棋叟严守柯看着眼前一副新的棋谱沉默不语,而琴童则将古筝装入囊中,看着争吵的二人止不住一阵摇头。

可是,就在我们一行人打算离去时,本就已经混乱至极的阴离城中再度传来了一阵骚动,一股蓬勃的五行之力却是由远及近迅速朝着这边侵袭而来。

对此,茹若初忽然停了下来,她松开了我的手,却是秀眉微蹙。

“林笙,看来今天我们不用这么急着回去了。”

听了这话,我不禁一阵愕然。

而在他话落间,只见前方忽然一阵人头攒动,却是有大批的人马正朝着封魂塔所在的方向赶了过来。

踏踏!踏踏!

哒哒的马蹄声在这一刻响彻众人耳畔,不一会,前方的层层迷雾被拨开,一匹浑身黝黑发亮的高头大马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而在这匹大黑马的背上,还坐着一个人。

只见此人足足有两米之高,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黑色气息,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孔。

他从容一挥手,大黑马停了下来,他虽然不曾有任何言语,可一种熟悉的肃杀之意却在他身上外发而出,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来人后,我的瞳孔顿时一阵紧缩,下意识朝着后面退出了数步。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我在落雁山所见过的隐山门主!

而现在,他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