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286章 何青云的初衷

“你们是我请来死尸客店的客人,主人不在,客人却不告而别,后果是会很严重的。”

何青云不慌不忙地说着,他的手不停的高高举起随后重重落下。

而每当他重复一次这样的动作,便会有一道磅礴的力量从墓园缺口上空落下,被击中的囚徒无不血肉横飞,惨死当场。

何青云的真是一个腐朽溃烂的鬼道人,可跟很多大人物一样,总喜欢以一副体面的正常人面貌示人。

先前的那张画皮被我烧毁后,此时的他再度换上了一张新的皮囊,只是左脸上来自我的黑焰此时依旧未曾熄灭,将他的画皮烧得层层翻卷,露出了下方腐朽的本体。

一个个鬼道人前仆后继朝着缺口处跑去,却又一个个在何青云的手段下化为亡魂。

在如此铁血残酷的手段镇压下,众鬼道人终于恢复了理智,却是不曾再有人胆敢上前。

“当客人就该有当客人的样子,如此才像话。”

见众人恢复了老实,何青云这才满意的收回了手。

与此同时,又有十几个赶尸人闻声赶了过来,可看到那座被摧毁的石雕后,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

“小子,你一来就毁了一座我精心打造的尸像,这让我很生气。”

何青云冷冷的朝我看了一眼,一只手朝着我重重落下。

一时间,我忽然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落在了我的肩头,我的整个人顿时一个趔趄,一个膝盖也重重砸在了地面。

我吃力地从地面站了起来,穿过光柱牢笼的缺口朝着他一步步走了过去,每走一步,地面都被陷入一个深深的脚印。

何青云的这一道法对于其他人鬼道人而言无异于屠杀,但落在我的身上却并不曾有太大的影响。

“何青云,是你把我抓来这的?我师父的人头呢,还给我!”

我朝着他吼道,一道蓬勃的黑焰再度在我的拳头上燃烧起来。

对于我的黑焰,何青云显然也万分忌惮,他连忙朝着周围的众赶尸人使了一个眼色。

随后,这些赶尸人开始催动起了法咒,一阵阵阴气随即在他们的调动下朝着法阵缺口处涌动而来。

阴气弥漫间,大量混合着尸水的泥沙在先前石雕坍塌的地方不断汇聚,眨眼工夫便凝聚成了一座新的雕像。

那些被何青云镇压致死的鬼道人的尸骸,此时也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纷纷附着于石雕之上,他们的亡魂也带着声声哀嚎被纳入石雕之中。

在我仅仅走出了三步的工夫,一座石雕便顷刻间修复完整,原本残缺的法阵也在瞬间恢复如初。

“哼,这座法阵你能修我就能毁,我看你能困住我几时!”

我发出一声冷哼,随着我一记重拳挥出,一道黑色的火龙带着破空声直朝着那座修复好的石雕侵袭而去。

没有任何意外的,这座石雕二次崩裂,一道比先前更加豁长的缺口再度在法阵之上出现。

而黑焰的余烬,此时更是透过了法阵,直袭向了后方的何青云!

见此,何青云脸色大变,当即快速的闪身躲避,结果黑焰却落在了位于他身后的一名赶尸人身上。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那赶尸人在黑焰中痛苦地倒在了地上,绝望地挣扎哀嚎着。

可黑焰有若附骨之疽挥之不去,燃烧着他的肉身燃烧着他的灵魂,不过眨眼工夫,此人便已身毁魂陨,化作阴气消散当场。

“他娘的,你这小兔崽子不要得寸进尺!”

看着自己的一个门人死去,何青云顿时勃然大怒,只见他双手合十念诵起法咒,遍布整个死尸客店的法阵顿时发出一阵剧烈的嗡鸣声。

一股比先前更加强大的镇压之力从法阵之中爆发而出,我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一道道近乎实质化的阴气气浪朝着我侵袭而来。

气浪所过之处,客店当中所有鬼道人都痛苦的抱住了头颅,大量的尸水也随即从七窍之中流淌而出。

而出于气浪最中心的我,此时也是一阵头晕目眩,一种灵魂呼之欲出的感觉油然心生,一股比先前强上百倍的镇压之力也透过阴气直袭于我自身。

蓬勃的黑焰从我周身燃烧而起,蚕食着四周的一切侵袭。

在黑焰的庇护下,这股气浪虽然不曾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层层浪潮不断袭来,犹如一堵堵坚厚的墙壁将我夹在了中央,让我短时间内寸步难行。

“何青云,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的这座死尸客店也是困不住我的。让我离开,把我师父的头颅还给我,我承诺不会杀你。”

我按捺着源自冥鬼的杀念,朝何青云如是言。

“哼,你师父的头颅?我看它大小合适模样精巧,已经被我拿回家当做盛酒的器皿,它现在已经是我的,你的命现在也是我的!”

何青云冷冷说着,与此同时,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赶尸人朝着死尸客店的方向赶来,将整个墓园层层环绕。

听着他的这番话,我的心里顿时勃然大怒,一道道黑焰顿时不由自主的从我的体内爆发而出,开始疯狂的蚕食着我的血肉。我的身体也在这时变得无比生硬,仿佛随时都要超脱自己的控制。

伴随着怒火的爆发,原本已经蛰伏的冥鬼此时已经苏醒,眼看着就要再度占据我的身体主导权。

一种极为不安的预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也顾不得再去理会何青云的挑衅,当即念诵起了佛经。

阵阵梵音伴随着鬼啸响彻而起,一道道金色的佛光混合着阴气缭绕我周身,最终在我身后化作了一尊鬼佛虚影。

如今我的佛力已不纯粹,但在梵音之中,我的心神终于得到了片刻安宁,一道道黑焰也在佛光下陆续熄灭,消散于无形。

佛力镇压下,冥鬼消停了,而我也不禁一阵心有余悸。

“何青云……那是我师父的头颅,你若胆敢亵渎于他,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我不停地喘着气,努力让自己变得心平气和,但声音依旧充满了杀伐和暴戾。

“师父?哼,好一个师父!”

听了我这话,何青云却是莫名一阵勃然大怒,“你口口声声说暮行舟是你的师父,可你是怎么对待他的!先是你的亲人朋友一举毁了潜龙镇,紧接着你又吞噬了他毕生道行让他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这就是你的待师之道吗,林笙!”

对此,我不禁一阵愕然,这个何青云似乎对我对暮行舟并不陌生。

何青云恼怒地撕下了身上的画皮,一张可怖的脸冲着我怒意喷发,“在不久前,张育泽曾前来找我,说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救暮行舟一命。我答应他了,在你们抵达这一方世界后,我便第一时间赶去迎接,想让暮行舟前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暂避锋芒。可当我赶来时……他已经死在了你的手里,死在了他寄托了所有希望的爱徒手中!”

“而早在他确立你为潜龙镇继承人时,他就曾和我说过,说他迟早有一天要死在你的手里,让我到时候千万不要为难你,还要我代他照顾你。可是暮行舟是我的挚友,我不甘心,整个阴离门都不甘心,凭什么他戎马一生,最后要为你这后生充当嫁衣?凭什么他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潜龙镇,就活该一夜覆灭!”

“我不甘心,所有阴离门人都不甘心,我无法去善待一个害死我挚友的叛徒,我只能遵从本心快意恩仇,就像当初你对暮行舟所做的那样!”

何青云如是说着,身上飞溅的尸水映衬着内心的极端愤怒。

对此,我选择了无言。

暮行舟说人死恩怨消,他死了,我可以装作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奉他为师,为他修坟埋骨。

可显然,所谓的人死恩怨消只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那些他身边的故友却并不这么认为,比如眼前这个自称为赶尸人的何青云。

而何青云既然是暮行舟的挚友,那么暮行舟的人头他一定有妥善保管着,这让我多少也安心了一些。

“既然冤冤相报了无期,那咱们就把这段恩怨进行到底吧。”

话落,那一道道黑焰再度从我体内喷薄而出,开始疯狂的蚕食着我的血肉。

吼!!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