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23章 人死托梦

“爷爷,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帮着照料苏启山的念冰走了过来,她看了眼大堂中躺在棺材里的苏家两兄弟的尸体,脸上写满了担忧。

“来帮忙的人都走了,就凭我们三个,恐怕是料理不了亡者的后事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安顿生者的将来吧。”

爷爷抽了口闷烟,随后回头朝着苏启山的屋子看了去。

此时,苏启山还在昏迷中,因为瞎了眼睛又饱受丧子之痛,他已经发起了高烧,刚刚服下郎中给他配下的退烧药。

而他现在还不知道苏凯也已经死去的消息,一旦让他再听闻噩耗,也不知道以他现在的情况,还能不能撑得下去。

对此,爷爷的心里也颇为担忧。

苏启山是个阴师公,对死人是非常敏感的,万一醒来后闻到他俩儿子的尸气,也不知会做出何等激烈反应。

带着这种顾虑,爷爷草草给苏辉苏凯盖上了棺盖,随后收拾了一些屋里的衣服细软,打算让苏启山到我家先住一晚,等他醒来了再一同离开这里。

哞!

然而,就在爷爷背着苏启山打算出门时,一阵牛叫声响起。

我们回头看去,却见满身是伤的老白牛一瘸一拐地从牛棚里走了出来。

它来到了一旁的平板车前,弯下头自行把曲木勾在了脖子上,随后拉着车朝我们走了过来。

“唉,念知秋当年养的这头白牛,看来已经完全通了人性了!”

爷爷一声唏嘘,随即领了老白牛的美意,把苏启山放在了车上,又在他身上盖上了一层被子一块防水帆布。

就这样,在一路雨夜颠簸中,我们离开了荷塘村。

回到家中后,爷爷把苏启山安置在了隔壁的偏房里,又拿热水帮他洗了脸擦了手脚。

不知觉间,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忙活完这些后,我们也都满身疲惫,随即也各自回屋休息了。

“林笙,林笙……”

可就在我睡意渐浓的时候,一阵苍老的呼喊声忽然把我惊醒。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苏启山醒来了,而且就坐在床边上,把我吓得不轻。

此时,苏启山的样子很奇怪,他的两只眼睛明明已经瞎了,可他的手里却捧着一支蜡烛。

昏暗的烛火在他近前闪烁着,映出那张苍白又遍布血垢的脸,看起来分外瘆人。

“苏师公……你醒来了啊,真是太好了!”

平复了心情后,我的心里一喜,当即准备把爷爷叫醒。

可苏启山却摇了摇头,问我,“林笙,我好端端的,怎么到你家来了?”

“这不苏辉大哥刚刚亡故了吗,爷爷担心那女人会对你不利,所以就让你先在我家住下,明天我们就走!”

我朝苏启山这么说道,同时顺手打开了灯。

“哦,那我得谢谢你爷爷。”

苏启山点点头,却又问我,“可是,既然你爷爷把我接了过来,那怎么不见我家的老二呀?”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微微一颤。

此时,他还不知道苏凯也已经死去的消息,而我的脑子快速转动,当即编了个理由。

“是这样的,苏凯哥回来后,爷爷就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吓得他立马跑去了县城的一个朋友家里。这不……刚才他托人来带话报平安呢,只不过你当时还没醒来。”

“哦,那就好,那就好……”

苏启山长长的松了口气,而我也随即起了床,扶着他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可一路上,苏启山不停呢喃着,“奇怪了……我刚才还梦见老二拿着块麂子肉过来,说要给我尝尝鲜,可怎么转眼就去了县城了呢……”

听着他这番自言自语,我的鼻子不禁一酸,却也不敢告诉他真相。

我半哄半骗让苏启山躺回了床上,直到他开始发出阵阵鼾声,我这才松了口气回了屋。

可第二天一大早,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再度把我从睡梦里吵醒。

我随即出屋打开了门,可看到来人后,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门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启山的三儿子苏阳!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苏阳只比我大了一岁,现在正在城里念大学。

爷爷为了不惊动他,特意嘱咐苏家的邻居不要把这事儿告诉他,可他怎么就突然赶回来了!

此时,苏阳的两眼通红,全身披麻戴孝,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他俩兄长的死讯。

而在他的身后,几个跟过来的荷塘村村民也冲着我这边指指点点着。

“苏……苏阳啊,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牵强着露出一丝笑容,明知故问道。

“我爹呢,是不是让你们带到这里来了?还有……我的俩哥哥都死了,是不是也跟你们有关!”

苏阳满脸愤怒,胸口剧烈起伏着。

原来,不仅是苏启山,苏阳昨晚也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自己的两个哥哥来学校里探望他,他们一个请苏阳喝酒,一个请他吃麂子肉。临别时两个哥哥说他们要走了,要苏阳照顾好老爹。

梦醒后,苏阳觉得事儿不对劲,就连夜坐车赶了回来,结果发现自己的父亲不知所踪,两个哥哥的棺材则横在自家的堂屋里。

后来经旁边的邻居引路,所以找到了我家。

看着苏阳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我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应付是好。

就在这时,爷爷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随即走了过来。

看到来人是苏阳后,爷爷瞪大了眼睛,急忙说道,“苏阳,谁让你回来的?快给我回学校去,这儿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说着,爷爷惶恐不已,拉着苏阳就要往屋外走,却被他一把甩开了。

“林隐耕,你个老东西还有脸撵我走?”

苏阳此时已经被冲昏了头脑,当即朝爷爷骂了起来,“刚才这一路上我都听说了,我爸就是为了帮你的孙儿,所以遭了仇家的报复,我的两个哥哥也为此死了,是你个老东西害了我全家!”

苏阳的声音很大,可爷爷被这么个后生指着鼻子骂,却是罕见的选择了不吭声。

过了好一会,爷爷才长叹了口气,“苏阳,你两个哥哥的死,确实是受了我的连累,我对不住你们。可是现在这儿很危险,你必须得马上离开!而且,苏启山现在的情况很差,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切莫去惊动……”

哐当!

然而,爷爷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椅子被踢翻的响动声却突然从偏房里传了出来!

我猛地一哆嗦,也顾不得和苏阳多做纠缠,当即跑回屋里推开了苏启山的房门。

可我刚开门,就看到苏启山正吊在房梁上,一根麻绳牢牢套住了他的脖子!

苏启山……他这是想上吊!!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