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

第180章 师父之怒

“林笙,我义父此次命我前来此地,就是想借助方外以及潜龙镇的力量,推翻严守柯自立为长。你若肯帮忙劝说一句,对于你我而言可是双赢!”

见已经戳中我的软肋,戴明轩再度开口道。

念夕朝是因我而重现道门,也因为而身死道门,若说不想为他报仇雪恨,定然是假的。

但以我目前的道行,想要正面与严守柯抗衡无疑痴人说梦,如果有人相助,除掉他也不是没有希望。

可如果因为我的个人恩怨,而将师父以及潜龙镇都卷入到与隐山门的恩怨当中,这一幕显然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是躲在人后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走出一步快意恩仇,这一刻我已有自己的选择。

带着这一复杂心情,我朝戴明轩说道,“我只能保证我会以个人的名义帮你。”

听了这话,原本还一脸颓唐的戴明轩,立即恢复了神采,却是非常激动地点了点头,“好!林笙,有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太谢谢了,太谢谢你了!”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返回归云寨?”

我朝他问道,经过这么段时间的修行,再加上各种有意或者无意的奇遇后,此时的我也很期待能和严守柯再见一面,毕竟我和他之间还有一盘生死棋未曾下完。

“这几天,就这几天!”

戴明轩显得格外亢奋,以至于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你……你先和张老修行,明后天我再来通知你!”

留下这句话,戴明轩朝我再三道谢,随后没有在此地多行逗留,连忙告退。

戴明轩走了没多久,张育泽也杵着拐杖搭着鱼竿回来了,可鱼篓子里空空如也。毕竟他钓鱼是假,躲开戴明轩才是真。

“唉,戴明轩这年轻人,真像一块狗皮膏药,黏上了想甩都甩不掉啊!”

张育泽摇摇头,朝我说道,“怎么,你替暮行舟答应帮他义父夺权了?”

“我只是答应我会帮他。”我如是说道。

可听了我这话,张育泽却是一声冷笑,“傻孩子,你在暮行舟眼里有多重要你不是不明白,他可是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你想找严守柯报仇雪恨,他身为师父能坐视不管吗?”

“你啊,是被戴明轩给套路了。你想报仇完全可以在修行大成之后光明正大前去归云寨,何必寻这小人行径?”

显然,张育泽也一早知道归云寨族长是我的血海仇人,可他和暮行舟一样都没有与我明说,只因在他们的眼中,我的道行还远没到快意恩仇的时候。

可我也很清楚,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等着自己成长壮大了,即便希望渺茫,哪怕其中手段为人不齿,我也愿意一试。

但按张育泽的说法,戴明轩此时匆匆而别,只是是跑去了潜龙镇,向暮行舟传达我的意思了。

明白了其中因果后,我也没敢在这儿多行停留,随即匆匆向张育泽提出辞呈,返回了潜龙镇中。

然而,当我刚回到潜龙镇时,却发现镇子里一片死寂。

镇中所有人此时都走了出来,却是一个个朝着议事堂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而此时,一阵阵怒斥声以及家具摔打声不断从里边响起。

嘭!!

然而,就在我刚来到议事堂门口时,一道人影却突然从屋内倒飞了出来,重重地砸在了外边的土墙上。

我回头看去,却发现从议事堂中被打出来的赫然是戴明轩。

他痛苦地捂着胸口,面色苍白嘴角鲜血渗出,俨然是遭了重手。

可是,没等我做出任何的反应,暮行舟却从议事堂中走了出来。

只见他浑身阴气阵阵,额头青筋直爆,怒不可遏地瞪着戴明轩,“戴明轩,我看在严世宽的面子上当你是客,你竟敢背着我在林笙面前嚼舌头,真当我暮行舟没得火气吗!”

我还从没见过暮行舟如此大动肝火,哪怕现在遇见凡念也不至于此。

可面对他的冲关之怒,戴明轩却没有丝毫怯意,他顾不得伤势紧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到了暮行舟的近前。

“暮老前辈,我义父早年待您如何天地可鉴,而今他族长之位不保,而林笙又有意助我,还望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帮我们一把!”

戴明轩先前的傲气与冷静不复存在,他跪在暮行舟的近前,就好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可暮行舟没有再回应,直接一脚把他踢翻在了地上,随后朝着我瞪了一眼,“林笙,跟我进来!”

留下这句话,暮行舟不曾再理会戴明轩,头也不回了进入了议事堂中。

我的身体也没来由一哆嗦,随即跟着他进了屋中,等候着斥责。

然而,在关上门以后,暮行舟先前的怒色顷刻间消失不见,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尽力让自己显得平和。

过了好一会,他朝我问道,“林笙,归云寨的事情,戴明轩都已经告诉你了?”

我点了点头,不敢直视暮行舟的眼睛,也自知自己的复仇心切,在无形中也给师父添了烦恼。

“林笙,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你的心思我何尝又不明白?你之所以步入道门,无非是为了活命以及报仇。”

暮行舟的声音里透露出一丝无奈,“身为你的师父,我当然愿意为你免除后患之忧,所以我帮着你铲除了凡念,又夺了他的灵胎。”

“但凡念是一邪道,又孤家寡人树敌众多,他死了不会带来任何后顾之忧。可是严守柯他不同,他虽然痴迷棋道道行中庸,但他的背后是一整个隐山门。我如果插手隐山门内政,那么潜龙镇很可能就要赴念家的后尘!”

“也正是因为这一顾虑,所以我才一直没向你透露关于归云寨的事情,也一再警告戴明轩不要多说不该说的话,可没想到他现在竟言而无信!”

暮行舟的担忧,与我想的如出一辙。

我也明白这一问题的严重性,随即说道,“弟子莽撞,给师父添麻烦了。今天戴明轩和我所说的事,弟子就当不曾听起过。”

“不曾听起?林笙,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自欺欺人了?”

暮行舟苦笑,“如今你吞噬灵胎,佛鬼道三系道法均有小成,若明知仇人在眼前而佯装不见,只怕会毁了你的道心。”

听了暮行舟这话,我不禁一阵愕然。

以他的意思,莫不成是答应让我前去归云寨了?

可如此一来,岂不是给潜龙镇徒添祸端吗?

三度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