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小娇娇又奶又凶

第579章 我要回家

李青黛想到这处,忙闭上眼睛不看窗口,只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凉,耳畔传来外头不大的风声,却似乎给房内添上了几分森冷之意。

她忙拉过锦被裹着脑袋,却还是忍不住竖起耳朵听外面,可却越听越害怕。

“杏儿!”

她将被子掀开一条缝,高唤了一声。

“姑娘。”杏儿应声而入,手中提着的灯笼给床幔内的李青黛带来了朦胧的光亮。

“你们都过来。”李青黛见她到了床幔外,才稍稍松了口气,还心有余悸的瞧了瞧窗口。

“姑娘,可是渴了?”杏儿挑开床幔问。

“不渴。”李青黛从被窝中探出小脑袋:“将蜡烛点上。”

“快点上。”杏儿转身吩咐。

“是。”

自然有婢女去点了蜡烛。

“多点几根,全点上!”李青黛见了亮光,又有杏儿等人陪着,这才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坐在床上。

“姑娘,怎么了?”杏儿瞧她神色不对,不由弯腰询问。

李青黛摆了摆小手,还未来得及说话,外头传来叩门声:“姑娘,姑娘怎么了?怎么屋子里这么亮堂?”

“是克勤。”杏儿反应过来。

“就说我没事。”李青黛顿时想到了赵淮左,噘起小嘴赌气的道。

“姑娘没事。”杏儿扬声回。

克勤应了一声,没有再问。

李青黛抱着锦被坐着,杏儿不知她怎么了,只好在床头立着等她吩咐。

“你今晚就在这陪我吧。”李青黛思量了半晌,小声吩咐了一句。

也没有旁的好法子了,离了人她害怕。

“姑娘到底怎么了?”杏儿更不解了。

姑娘从五六岁开始,便是一个人睡了,且不喜睡觉时边上有人守着,更不喜有人靠着她睡,陪老夫人睡都是十分难得的偶尔为之。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你别管,照我说的做。”李青黛拉过锦被躺下,又看着候在不远处的婢女们吩咐道:“让她们也在这守着。”

“是。”杏儿只能应下。

李青黛闭上眼,却又想起那书中另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寡居的妇人遇了灾,带着两个女儿千里迢迢投奔姐姐家,可不料数年不见,姐姐已然去世了。

姐夫与续弦便安排她们母女三人住在姐姐原本住的屋子。

这寡妇成日坐在房间内的一张桌子前做针线,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触着她的后脖颈,她回头瞧却又什么都瞧不见。

而晚上睡觉,却又总是梦见姐姐对她痛哭流涕,说不想死……

寡妇越想越疑心,便请了得到高人来看,结果却是这姐姐与姐夫生了龃龉,姐姐一气之下悬梁自尽了。

寡妇坐在桌前,触碰她后脖颈的正是她那悬梁自尽姐姐的脚尖在空中一荡一荡的……

那高人还说,倘若有男儿或是德高望重之人住这屋子,便不会有这样的事,因为男儿身上阳气重,德高望重之人有福报,魑魅魍魉之物见了,都会退避三舍。

李青黛想到这处,猛然睁开了双眸,瞧见杏儿正坐在床沿上望着她,其余的婢女们也都规规矩矩的站在屋子中。

这哪有男儿?

太子哥哥?

她才不去呢。

她撑着手臂坐起身来:“我要回家。”

回家跟祖母睡,祖母总是施粥做善事,可算是德高望重了吧?

“姑娘,这夜都深了,您到底怎么了?”杏儿又小心的问她。

“别问那么多,给我起身,我要回家。”李青黛穿着中衣下了床。

“披风。”杏儿生怕她着凉,忙接过披风,给她披上:“姑娘要回去也成,但殿下那里……”

“我自己去说。”李青黛两只小手扯着披风边缘,将自己裹住,抬脚出了屋子:“克勤!”

克勤正守着东侧寝殿的门犯愁呢,不知殿下与姑娘到底怎么了。

陡然闻听动静,忙迎了上去:“姑娘。”

“你去同他说,我要回家去。”李青黛小下巴朝着东寝殿的方向抬了抬。

“唉哟,姑娘。”克勤一听,连忙劝阻:“这个时候了,二更都快过了,您可不能……”

“你去说就是了。”李青黛丢下一句话,转身回了寝殿:“给我穿衣。”

她说着话,四下瞧了瞧,伸手摸了摸自个儿的后脖颈,生怕真有什么东西碰了她。

霓裳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