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小娇娇又奶又凶

太子的小娇娇又奶又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6章 分明是存心调戏

“致和姐姐?”李青黛微微蹙眉,起身下马车:“我去瞧瞧。”

“姑娘,外头人多,团扇。”杏儿忙将团扇递了上去。

李青黛接过团扇,半遮着小脸,顺着堵在路上的马车之间的缝隙,疾步前行。

李隋璧与凌安吉并肩立在陈致和的马车前,马车周围围着一圈他们带来的人。

陈致和不知所措的站在马车边上,手中的团扇几乎遮住了整张脸,能瞧见她肩膀处在微微抖动,显然是吓哭了。

而边上,她的几个婢女正在据理力争。

马车被堵的地方,正是会仙酒楼欢门彩楼外头,这会儿已然到了晚饭时分,这等的阵仗,自然引来了无数食客在侧围观。

“姐姐,出什么事了?”

柚儿在前头开路,李青黛才得已走近。

她一站到陈致和身侧,边上围观的食客们顿时惊叹不已。

“这是谁家的姑娘?真像个玉捏的,可惜瞧不见整张脸,定然倾国倾城……”

“小点声,你瞧她戴的那对花冠,千金也难买,不管是谁家的,咱们惹不起……”

“这姑娘的气度,说是宫里的金枝玉叶我都信啊……”

“怎么哪都有你?”凌安吉瞧见李青黛,不由咆哮。

李隋璧则心虚的瞧了瞧左右。

“给我闭嘴!”柚儿伸手指了指凌安吉。

凌安吉瞧见他不由瑟缩了一下,想起上回叫她在酒楼厢房里好一顿抽的事来,心里头便又是一阵愤怒。

“凌兄,你怕什么!”李隋璧煽风点火道:“咱们占理,上衙门都不怕!”

“不错!大不了上衙门!”凌安吉一听,顿时理直气壮起来。

“妹妹……”陈致和一见李青黛,霎时便泪如雨下,哭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李青黛看向她贴身的婢女迎梅。

“姑娘也知,我家主母爱吃这会仙酒楼的蔷薇露。”迎梅行了一礼,伶牙俐齿的回道:“今儿个家中蔷薇露所剩不多,姑娘想着尽孝心,便告知主母,出来买了。”

因着这是在集市之上,若是直接说出大长公主的身份,不免遭人议论,是以迎梅便以“主母”代之了。

“那你们是怎么与她们起了冲突?”李青黛扫了一眼李隋璧、凌安吉二人。

凌安吉哼了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子。

李隋璧则半躲在他身后,不敢与她对视。

“姑娘买了蔷薇露,才转过身欲递给奴婢,这位少爷便自己撞了上来,那酒坛子叫他撞的落在了地上。”迎梅恨恨的看着凌安吉:“他当时还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可一开口,就十分无理的问我们家姑娘名讳芳龄,分明是存心调戏!

我们姑娘不理会他,他便耍起无赖来,非说我们姑娘的酒坛子砸到了他的脚,拦着咱们索赔。”

李青黛听了迎梅的话,这才留意到凌安吉衣摆下的裤腿处,溅的满是桃色的酒汁。

她捏着团扇,以嫌弃的眼神从下到上将凌安吉扫了一遍:“啧,当街讹人,也不怕堕了你凌家的脸面。”

“我怎么讹人了?”凌安吉梗着脖子:“我现在脚痛的很,不能走路了,我还不能找她吗?”

“找她?”李青黛嗤笑了一声:“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吗?”

“我管他什么身份,有理不在身份高。”凌安吉脖子伸的老长,俯视着他。

“你去,告诉他。”李青黛朝着桃儿挥了挥手。

桃儿上前,踮起脚尖,小声同凌安吉说陈致和的身份。

李青黛则望向李隋璧:“五哥,你还敢与凌安吉狼狈为奸,忘了上回回家是怎么挨教训的了!”

“我……我关你什么事,我今儿可没招惹你。”李隋璧对上李青黛,总有些理不直,气不壮。

“我这就派人送信回去,就说你又在集市上与凌安吉厮混,不干好事。”李青黛小嗓音脆甜,说起要挟的话儿口齿也利落的很。

“我又没闯祸。”李隋璧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桃儿退回了李青黛身侧。

凌安吉听了桃儿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便看向陈致和。

霓裳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