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种田:君上肥妻又带娃跑了

第17章 谁敢!

这一下是彻底把床上的洛云城给惹毛了,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道:“谁若敢动,便砍了谁!”

站在一旁的银翼和隐杀心中一寒,感觉主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句话都不敢说,低着头站在那儿,生怕下一秒就会被主子一巴掌给拍死。

对于李神医现在是能看戏就看戏,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品着茶,观看着洛云城脸色的变化。

暮云诗却是啧啧两声:“有病入膏肓了,还了不起了,你一天端着那么多的架子,你累不累呀?”

“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手下这是为了你好,你却要他们的命,你这种人活该被人背叛,你知不知道?”

“谁敢?”洛云城不屑的撇她一眼。

现在算是看清楚了,懒得和这个女人斗嘴下去,嘴巴巴拉拉的会说的很,真巴不得找块布给她捂起来。

来个闭着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这女人不但没有说话,反而传来她稀稀疏疏的声音,没多时便听到这女人离开的脚步声,实在是整个楼板都跟着震动。

没过多久又听到这女人走回来了,感觉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却没有说话,这让洛云城有些好奇,眯着眼睛一看,对方竟然走出去拿起了绳索。

顿时眼睛里面的怒火是怎么也压制不住了,一张俊脸更是气的铁青,咬着牙问:“你真敢把本君绑起来?”

“不然呢?”暮云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中把玩着刚找来的绳索。

“你以为本姑娘跟你说假的呢?你现在确实病入膏肓了,又如此爱生气,要不是把你捆起来,到时候扎针你一乱动稍稍错了一点,就会要你的命。”

一边甩着绳索,一边观察着男人的神色,见对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更加得意的笑了。

“本姑奶奶呢,一向是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但是你这人长了这样一张脸却有这么坏的脾气,我就看不过去。”

“别人求着我治,我不一定治,但是你越不让本姑奶奶治,本姑奶奶就越要给你治。”

“怎么样就问你气不气,我就特别喜欢看你这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神情,能让我晚上都多吃两碗饭。”

此时的洛云城一直在用自己的内力想要将肩膀的那一根银针挣出来,但是那一颗银针竟然让他内力都使不上。

“若是必须要绑起来!本君不如直接死了算了,又何必这般咄咄逼人?”

“就你这样的身材还要多吃两碗饭?你不觉得惭愧吗?”

暮云诗撇了撇嘴,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身材,转过头对他翻个大白眼。

“我胖咋了?吃你家大米饭了?挡着你呼吸了还是挡着你阳光了?”

“一大男人咋跟女人似的磨磨唧唧不就这个病嘛?要不是看在你这张脸长得还可以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

“你一个大男人人身攻击,你不觉得丢人吗?”

这话直接把床上的洛云城给气笑了:“你我之间到底谁先人身攻击?”

“难道不是你一直在找本君的茬?他们是请你来看病的,不是请你来耀武扬威的,趁着本君现在还有点耐心,立刻给我滚出去。”

暮云诗这下是跟这个男人直接杠上了,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个男人就巴不得把他捆起来收拾一顿,这样的心情就连暮云诗自己都想不通是为什么。

总归一听到他说话就特别想揍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暮云诗一向是听从本心的人,竟然下意识这么讨厌这个男人。

那就非要把他气一顿才行,好像只有看着这个男人爆跳的模样,心里才能舒服些。

暮云诗拿着绳索,面带微笑得意地一步步朝着朝前走去,却感觉自己的衣摆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是他的两个手下。

暮云诗淡淡的问:“你们想让你们的主子死吗?”

两人同时摇头,手却没有放开。

“既然不想就赶紧把你们的爪子给我松开,这世上除了我能救得了他,就无人能救了,给你们三息的时间考虑不清楚就让他等死!”

说着这话就站在原地,双手环胸,手中还拿着绳索,一副就等着你们自己考虑的神情。

洛云城却出声道:“把这个女人给本君丢出去!”

李神医这时慌忙站起来:“你们可得想好了,世上除了她没有人能救,到时就算抓着我也无用的。”

“隐杀,银翼,难不成你们想要看着你们的主子去死吗?”

“老夫敢说,今日若是不救,不出一个月你们的主子便会中毒身亡。”

“孰轻孰重你们自己掂量!”

这一下,银翼和隐杀都震惊了,看看暮云诗,再看看自家主子。

最终像赴死一般跪在地上拱着手,虽然一句话不说,那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洛云城咬牙切齿的问:“你们这是要造反?”

“请主子恕罪,主子的性命大于一切,若是主子好了,就便是杀了属下二人,也绝无怨言!”

这一刻的洛云城,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就是当初毒发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种绝望。

明明手下就在边上,明明可以阻止一切,但是却又要纵容。

看着他脸都变得通红,暮云诗心里舒坦多了,笑着上前不再有任何阻拦,直接三下五除二把床上的人衣服扒了个精光。

更加搞笑的是,现在的洛云城脸被那些脱下来的衣服可遮住,中间当然也盖了一块布。

李神医站在那里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咽了咽口水问道。

“丫头啊,你这是不是太熟练了点?”

哪有姑娘家家扒一个男人衣服手速如此快的?而且这种时候有他们三个大男人不是应该由他们来做吗?

暮云诗回头,淡淡的眼神里面没有任何污浊的问:“作为医者,如果要忌讳男女的话,那这个时代这么少的女人会医术,又有那么多的女人会生病,是不是都不必找郎中看了?”

“男女虽然大防,但是在医者的眼中不过是一具躯体,没有任何区别。”

原本被衣服盖着脸的洛云城气得要死,可是听到暮云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爱偷猫的老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