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团宠,我娇养了暴戾王爷

第260章 马甲来了

顾盼不知道,在她和江子宜协了医馆的协议之后,江子宜就写了信出去,安排小东做一些打击徐知宸的事。

顾盼回铺子里吃晚饭,回家后就跟顾城和李氏提了她明天和林福要出远门的事。

顾城摇摇头,“阿盼,现在家里的情况不错,收入也行!我再努力努力,我很快就能把置办铺子的钱给你。

【衣心衣意】的生意也尚可。

你实在不用这么辛苦的东奔西走。”

李氏也附合,“对呀,阿盼,你大哥说的没错。现在家里的情况是这样的,你完全不用再这么辛苦。”

顾盼看着顾城和李氏。

现在屋里就他们三人。

“二婶,大哥,我必须走一趟。”

“为什么?”顾城和李氏异口同声。

顾盼只跟他们二人说离开的事,也就没打算瞒他们,于是把收到京城的信,还有顾卿和徐知宸的打算说了。

听完,顾城气得怒拍桌面,脸色涨红。

“这个顾卿她真是无药可治了,疯了吗?”

“那个徐公子也是疯子。”李氏补充。

顾城心疼的看着顾盼,“阿盼,你是为了避开徐府来找人?”

“是,也不全是。”顾盼点点头,又摇摇头,“大哥,避开他们,这是无奈的选择。我们家一没钱,二没势。

徐家是什么身份?

他们真来找我,我只能陷在被动之中。

我离开,他们找不到人,也怪不到家里的头上来,这是一个办法。

另外,我得多寻几条路子。

暂时没有权势,那我们得尽量手中有银子,一样都没有,那以后还得被动接受许多不公平的事。

有些事,不是我们拒绝就可以的,我们常常很无力,拒绝不了。”

顾盼的话,让顾城和李氏沉默了下来,他们心里难受极了。

尤其是想到顾卿这个人。

这个可是吃他们老顾家的米饭长大的人,居然是这么无情狠毒。

顾城低头,眼中的泪水滴落下来,他赶紧的用力抹了一把脸,好一会儿才缓和一些,再抬头,他双眼赤红,像是困兽一般。

“难道我们一直要这样躲着避着?”

“当然不是!”顾盼摇头,一脸坚定的道:“我就是为了将来不用受限于人,所以才要出远门。只有我们的底气足了,我们才不会受限于人。”

顾城和李氏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

原来,他们之前都想错了。

他们以为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太多了,可以满足了,可以安稳过日子了,可现在才知道他们竟是这么多的天真。

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不够强大,你就会无理由的被欺压。

顾盼看着他们二人,“二婶,大哥,这事我只能你们说,你们一定不要说漏嘴了。我不想阿奶和爹娘他们担心,也不想他们伤心。

那顾卿再如何,她也是爹娘养大的。

知道顾卿这么坏,爹娘心里指不定得多难受。

另外,不要露出破绽,等徐家来人了,问就是不知,只说出远门做生意。”

顾城和李氏重重的点头。

“阿盼,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阿盼,【衣心衣意】有我在,我不会让铺子有事的。”

顾盼一手握着顾城的手,一手握着李氏的手,笑看着他俩,“你们别愁眉苦脸的,现在我们不是提前知道了吗?

没有措手不及,这挺好的。

对了!如是碰到什么难题,可以去找冯表哥,生意上的难题,可以请教江家公子。

我再如何也是他们的恩人,你们去请教,三公子不会不教的。”

二人点点头。

“我们知道了。”

除了李氏和顾城,顾盼没有告诉家里的其他人,第二天,天不亮,李氏和顾城送她出门,看着她上了马车,看着林福赶着马车离开。

他们不知林福出了巷子就直接绕到了后巷子,看着顾盼从江家后院门进去,然后,他才驾着马车出了县城。

江子律亲自在后门等顾盼。

见她提着包袱进来,笑了笑,“顾姑娘,我们的荣幸呀。”

顾盼俏皮的挑了挑眉,“六公子,麻烦你从今天开始叫我墨兄弟,我的名字叫墨九。”

“为什么叫墨九?”江子律好奇。

顾盼笑得得意,“因为久久黑呀。”

“久久黑?”

“嗯,做一个黑心肠的狠毒的人,一手毒,一手医,毒可让人三更死,医可让人五更活。”顾盼的声音沉了沉,瞬间就换了一个低㕴的声音。

这声音说这样的话,就像是突然有一阵阴风迎面而来。

让人不由的打个寒战。

江子律搓了搓手臂,感觉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小心睨了顾盼一眼。

“顾姑娘,你变声真厉害,刚才那声音有点吓到我了。”

“顾姑娘?嗯?”顾盼反问,那嗯的一声,像是带了钩子一样。

江子律立刻改口,“墨兄弟,不过,你现在还没有扮成男装,让我叫你兄弟,我也叫不出来呀。”

“……”顾盼决定不说话了。

江子律把顾盼带到了江子宜院里的客房。

“时间还早,你再休息一会吧。我哥没事,睡得正安稳呢。”

“好!那我就睡个回笼觉。”顾盼也不客气,背着包袱进去就关门,直接上床睡觉。

一直睡到日出三竿,她才起来。

到净房换了男装,把女装直接放在空间里,又放了几套衣服在里面备用,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才坐在梳妆台前,取出易容的药水,开始对着自己的脸大刀阔斧,一刻钟后,镜子里的人是一个全新的人。

眼睛比原来变得狭长,双眼皮直接变成了单眼皮,眉毛变粗变浓密,鼻子更高挺一些,下嘴唇旁还点了两颗痣。

怕别人看见耳洞,直接多打了两个洞,戴上了三个耳钉。

耳钉并没有让她变得娘气,反而多了一种异族风情。

事实上,她易容的模样就是有点像异族风。

反正墨九就是一个神秘的人,妆扮怪一点,那能更显得他的神秘和不羁。

叩叩叩……

“墨公子,你醒了吗?”门外传来小北的声音的。

显然是江子律已经跟他说了更换名字的事。

顾盼清了清喉咙,换了声音。

“醒了,马上来。”

门外,小北听着这声音,人还怔愣了下。

芝士咸味饼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