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狂妃:娘亲,爹地会读心术

第1章 宝宝,对不起

“咕嘟……咕嘟嘟……“

阴冷潮湿的密室,中央是一方血池,血池表面偶尔出现一个个血泡,血泡炸开后,血雾飘散而出。

君璃仰躺在腥臭的血池中,气若游丝,四肢被沉重的锁链捆绑,腹部高高隆起,显然已怀胎数月。

那精致的小脸苍白,左肩锁骨皮肤处,一朵半开的红色蔷薇花纹身格外鲜艳醒目。

血液浸染蔷薇花,红色的花骨朵儿愈发鲜艳,似要从身体里生长出来。

最是触目惊心的,是那对刺穿琵琶骨的弯刀!

弯刀锋利的闪烁着寒光,难以想象这般瘦弱的肩膀,是如何承受弯刀刺进琵琶骨时的剧痛!

“哒哒……哒哒……”

规律的脚步声传来,沉睡中的君璃猛然睁开双眼,眼尾闪过一抹妖异的红光。

锁骨的蔷薇骤然消失,君璃再度闭上双眼。

不消一会,君遥儿站在血池边看着君璃,美目浮现厌恶和嫉恨的情绪。

“我的好妹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就要嫁给辰哥哥了,这是我的嫁衣,好看吗?”

君遥儿微微一笑,张开双手,当着君璃的面转了一圈。

大红的飞凤喜服,金线绣的凤凰随着君遥儿的动作,似真的要从衣服上飞出来一般,栩栩如生。

君璃狠狠一颤,艰难的转头看向君遥儿,凤眸充满血丝:“你说,你要嫁给辰?”

君璃的声音,低沉沙哑,隐隐带颤,似压抑着什么。

“对的呀!”

君遥儿笑意满满的抚摸着衣袖上满绣金凤:“说起来,我还要好好谢谢妹妹才是,如果不是你不知廉耻的失了清白之身……”

“闭嘴!”

君璃身体狠狠一颤,咬牙怒骂。

她是被算计的!

那天是她的及笄礼,她喝了一口酒,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处山洞之中,眼前只有一个男人,她中了药,意识模糊……

是君遥儿,那杯酒是君遥儿给她的!

是君遥儿设计的她!

“闭嘴?凭什么?!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万人瞩目的君家嫡女吗?”

君遥儿冷声轻笑,眼中充满着嫉妒和恨意。

“君璃,你的好运气真是让我嫉妒到发疯!是,没错,那天你喝的酒里面有春日醉,我放的!”

君遥儿表情得意洋洋,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本来在你喝了那杯酒之后,就会按照计划委身乞丐,谁知你竟误打误撞和国师有染,这便罢了,反正你失了身就别想再嫁给辰哥哥!”

“可你偏偏怀上了神胎!”

君遥儿声音突然尖利,满脸扭曲的恨意,猛地抽出腰间长鞭,朝着君璃狠狠甩去。

“哼!”

狠狠地一鞭落在君璃身上,皮开肉绽。

原来那个男人是当朝国师。

呵……原来她怀的是神胎啊!

难怪啊……这样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为什么君遥儿挖了她的神骨之后,还要以禁阵困住她?

“你说,你为什么怀孕?你怎么可以怀孕!你凭什么能怀上神胎?”

“啪!”

愤怒中的君遥儿,对着君璃挥鞭,一下又一下,却又极为小心的避开了腹部的位置。

好一会,君遥儿出了气,淡定的收起长鞭,理了理衣衫,看着君璃狼狈的模样,满意的冷笑:“好在老天终究是站在我这边的,国师并不知道你是谁,更加不可能知道你怀了神胎,君璃,最终你还是会死在我手里!”

君遥儿满脸的快意。

“君遥儿,你会遭到报应的!”

君璃拼命地挣扎着,捆着四肢的锁链互相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报应?呵……在报应来之前,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吧!”

君遥儿不屑的看着君璃,纤白如玉的双手位于胸前,缓慢而流畅的变换着一个个复杂的手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双手间凝聚,整个血池似有所感应般,忽然翻涌,一个个血泡争先恐后的冒出……

“君璃,三百天之期已满,你腹中神胎已经成熟,是时候成为我的养料了!”

“你应该感谢腹中野种,若非它是神胎,你也不能苟活到现在!”

说话间,君遥儿的动作不停,阵法的力量朝着君璃腹中胎儿冲去!

“啊!”

腹部传来强烈的阵痛,君璃痛苦的大喊。

看着君璃痛苦挣扎的模样,君遥儿满脸灿烂的笑容。

君家天才嫡女又如何?天生神骨又如何?神胎又如何?!

最后还不都是她的!

随着强大的力量涌入,君璃清晰的感受到腹中宝宝的生命正在减弱,神胎的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朝着君遥儿体内汇去。

不!

她不甘心!

就算是死,她也绝不给他人做嫁衣!

君璃疯狂的挣扎着,一股滔天的恨意翻涌而起,锁骨处一朵血色蔷薇悄然盛开……

下一秒,君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挣断了锁链!

“噗通!”

君璃站了起来,半个身子浸泡在血池之中,双目充血含恨的看着君遥儿。

“我的孩儿就是死,也绝不为他人做嫁衣!”

话落,君璃反手拔出插在琵琶骨的弯刀,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腹部刺了下去!

“噗!”

利器入肉,君璃紧紧地抓着匕首,猛地向右拉扯,腹部顿时撕开一道血口。

“不!”

君遥儿眼睁睁的看着君璃刺穿自己的肚子,脸色瞬间灰白。

“疯子!你这个疯子!”

君遥儿快速的冲上去,拔出君璃腹中的弯刀。

不能!

神胎不能死!还不能死啊!

面对君遥儿震惊惨白的脸色,君璃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快意,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一字一句的开口:

“君氏璃女,以血肉为祭,以灵魂为引,诅咒君遥儿和即墨辰,生不如愿,死不善终!”

“该死的,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啊啊!”

君遥儿面色狰狞可怖,手握弯刀,发了疯的朝君璃刺去!

就差一步!

就差一步,她就能够将神胎灵气吞噬!

“轰!”

下一秒,一声巨大的轰鸣炸响,密室的石门忽然被轰开。

一名身穿银色长袍,清隽无双的男子出现在石门之后。

“谁?!”

君遥儿转身,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脸色一僵,眼底浮现一抹慌乱:“国,国师……”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神珏闪身冲到血池中央,站在君璃面前,目光死死地盯着君璃的腹部。

没了?!

神珏面色一沉,杀意翻涌,抬手一挥,一股强横的力量锁定君遥儿,君遥儿毫无反抗之力的扯到神珏面前。

“哼!”

神珏死死地掐住君遥儿的脖子,将人提起。

竟敢伤他孩儿!

“你,该死!”

神珏淡漠残忍的开口。

“不!不……”

君遥儿惊恐的看着神珏,话还没说完,就被神珏直接掐死。

直到死亡,君遥儿也没能明白。

国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君璃倒在血泊之中,依稀看见一道白色的人影,她想要看清对方的模样……

然而,双眼已经被血色模糊。

谢,谢。

君璃无声的动了动唇瓣,带着悔恨和愧疚,意识消湮。

宝宝,是娘亲对不起你……

南山阿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