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8当富豪

第209章 鱼龙混杂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一直以来,苏州和杭州,就以风景而闻名。

白洵昏昏沉沉的坐在铺位上,身体伴随着火车的颠簸,而不断摇晃着。

在结束了庭审之后,白洵就收拾好东西,坐上了去苏州的火车。

这个年代的火车上,鱼龙混杂,不过相比起汽车来说,火车还是要更安全一些,哪怕慢点儿,但白洵还是选择了火车。

不过以白洵现在的身家,自然不会承担不起一张卧铺的价钱。

这会儿,因为春运的高峰期已经过去,所以火车上明显没有那么多的人了。

而眼下也没有什么智能手机、电子书之类的东西可供消磨时间,所以白洵便干脆的靠在卧铺中间的挡板上,迷迷瞪瞪的打着瞌睡。

直到被一阵“花生饮料矿泉水”的声音给吵醒。

他才看了一眼窗外。

还是那万年不变的空旷景色,偶尔会路过一些村庄,不过看的出来,有火车经过的那些村庄,都有些破旧。

这是这个年代华夏常见的样子。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

从青岛到苏州,要坐16个小时的火车。

等到站的时候,天还没亮呢。

想到这里,白洵叹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到了饭点儿,但是白洵并没有觉得饿。

中午的时候吃了不少,再加上一下午的时间,光坐在这里也不活动,自然消耗的也少。

想了想,白洵就从自己包里掏出来一本书,在那里看了起来。

这是白洵在上车前,特意淘的几本杂志。

还买了一份报纸。

然后白洵便专门找那些跟美妆相关的版块,以及娱乐方面的内容看了起来。

不要误会,白洵是想要了解一些化妆品的相关知识,同时也查看一下,这个年代,比较受欢迎的一些明星。

等欧诗黛的产品开发出来之后,可不能再采用新一代那样的销售方式了。

必须要走传统的广告宣传+明星代言的路子。

毕竟,面膜产品的受众群体是女性,确切的说,是年轻女性,而这部分女性,对于广告的接受程度还是很高的,尤其是那些明星。

所以,想要面膜卖得好,口碑得打出来,而要打口碑,除了质量之外,就是要有一个有说服力的代言人,能够让女人看了都心动的存在,才能够让她们愿意主动掏腰包。

火车上,来来回回的人不少。

白洵所在的硬卧车厢尚且如此,更不要说那些硬座车厢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来来回回的人里面,一定有不法分子的存在。

即便是前几年的严打,让社会风气肃清了不少,但依旧还是有不少的余孽。

火车、汽车这类交通工具上,又是高发区。

白洵选择硬卧车厢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毕竟是要大老远的跑到南方去,还是得先学会保护一下自己。

硬卧车厢里面虽然不可避免的,也会有三只手,但是比起硬座车厢,显然是要好了很多。

硬座车厢那才叫一个猖獗。

而且白洵刻意的将自己给打扮的像个不起眼的人,手上拎着的也是个不起眼的编织袋,为的就是最大程度上让自己隐藏起来。

白洵对面是个老干部模样的人,几次跟白洵搭话,都被白洵淡淡的敷衍过去,而眼看着白洵并没有交流的意思,再加上两个人之间的年龄差距也让他们之间没啥好聊得,那中年男人也就不再理会白洵,而是将目标转移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跟旁人聊了起来。

看的出来,那个老干部见识还是蛮广的,一副博古通今的样子,不管什么话题都能聊得头头是道的,将周围人说的一愣一愣,很快就成为了这一片的中心,很多人都围着他在那里说笑着。

白洵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虽然有些挺无聊的,但也不是全无好处,除了能够让他增长一些不知道有用没用的知识之外,关键是催眠。

即便是还没有到睡觉的点,但白洵在那里,上下眼皮,又止不住的打起架来,脑袋也是一点一点的。

“哎呀,我钱包怎么没了!”

就当他迷迷糊糊的要躺下睡一会儿的时候,一声满是惊讶和慌张的大喊,忽然刺入到了他的耳朵当中。

白洵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看去。

可还不等他看清楚,又是几个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来。

“坏了,我的钱也没了。”

“还有我的,我的钱,还有我刚给我媳妇儿买的金项链也没了……”

足足有三四个人在那里,一面焦急的喊着,一面四下乱翻着自己的行李。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损失蛮大的。

周围的那些人,原本还在看着热闹,但眼看着丢东西的喊声接连响起,他们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下意识的到了自己的铺位上,开始翻看起自己的那些贵重物品。

直到发现,自己的钱或者是那些贵重物品,还安然无恙的躺在原地的时候,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自己的东西没有丢。

紧接着,便到了那几个丢东西的人那里,或是出声安慰,或是帮忙出主意,或者是在那里看起热闹。

大不会儿的工夫,就有乘警过来,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火车上被偷被抢的事儿,简直就是司空见惯,那一趟火车上不得发生那么几起,都见怪不怪了。

等到乘警离开,这事儿好像也是告一段落,大家又三三两两的聚到一块儿,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夜很快深了,车厢里陷入到了安静当中。

直到,又是一阵惊呼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又有人的东西被偷了。

而且,不仅仅是个例,很快的,比傍晚时更多的惊慌的喊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他们的包,都被人给割了。

白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再迷迷糊糊的闭上,并没有什么动作。

他对面铺位上的那个老干部,以及下午报警自己丢东西的那几个人,已然不见了人影……

狐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