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8当富豪

第17章 心里有鬼

刘永贵当然知道白洵那句没头没尾的,说的是啥。

因为前几天,是他让他老婆,在银行里存了整整两万块钱。

1998年的两万块钱,相当于二十年后的多少钱?

这种问题,其实并没有一种相对公允的答案。

因为很多的物价,涨幅是不一样的。

1998年,白洵所在的小县城。

拉面2元/碗,二十年后涨到了8元。

凉皮1.5元/份,而且可以买2/3个,二十年后卖7块,且大小缩水1/3。

肉夹馍1元/个,二十年后5元。

普通工人的工资,不过在二、三百左右,刘永贵身为副厂长,工资稍高一些,三百近半,但即便如此,要攒够两万块钱,需要他不吃不喝的工作57个月,接近5年的时间。

再加上眼下厂里十分困难,已经连续好多年亏损,工人的工资都快要发不下来,他这会儿一下子存了两万块钱……

很难不让人联想……

这两万块钱怎么来的,没有人比刘永贵更清楚。

他自以为这件事做的很隐秘,却没有想到,竟然被白洵给看到。

他相信,白洵没必要骗他,不然的话,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说这么一句。

刘永贵的心顿时一沉。

别看白洵刚刚不过就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而且手头上其实也没有什么证据。

但这种事情,需要证据吗?

真以为组织是吃干饭的。

在这个年代,只要接到举报,自然会有人去调查,甚至举报都不需要实名。

现在可正是自己接手厂长的关键阶段,不知道多少眼睛都盯着自己,一旦自己被举报了,先不说自己本身就经不起调查,自己的那些竞争对手,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刘永贵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自家那个倒霉娘们,办事竟然如此的不小心。

被谁看到不好,偏偏被白洵给看到了。

这不是蛤蟆吞鱼钩——自寻死路么。

可这个时候,再怎么埋怨自己老婆也没用了,关键是,一定不能让白洵把这件事给说出去。

“白洵,抽烟不?”刘永贵拿起烟盒,朝着白洵面前递过去,满脸都是慈祥和煦的笑容。

如同春天般温暖。

一边的孙长江,这个时候有点懵,不知道刘副厂长这又是玩的哪一出,怎么忽然态度就这么好了?

还是说,刚刚两个人打了什么哑谜?

“谢谢,我不抽。”白洵摆摆手拒绝道,看了刘永贵一眼,眼睛里带着几分莫名的神色。

前几天,他确实是看到刘永贵的老婆在银行存钱,厚厚的两沓。

当时也没多想。

也不清楚这些钱是什么情况,但白洵本能的觉得,这些钱有问题。

毕竟这会儿厂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他老婆竟然还在存钱。

但终究不知道内情,刚刚也是灵机一动,故作高深的诈了他一下。

想不到无心插柳,竟然有效,从刘永贵那突然变换的态度上,就足以感受到。

白洵的心顿时定了下来。

露出两排闪亮的白牙,接着再次把话题扯到之前的料子上:“对了,刘厂长,刚刚我说的那批料子的事儿……”

刘永贵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整个人好像被烟雾所缭绕着一样。

他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现在已经笃定,白洵这是吃定他了。

刚刚提到那两万块钱的事儿,根本就是在威胁他。

如果自己不答应他提出来的条件,估计用不了多久,组织上就会对自己展开调查吧。

不行,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刘永贵把心一横。

反正这些厂里的东西,损失不损失的,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再说了,这些东西积压在这里,用不上就一分不值,还占地方吃灰,与其如此,拿出来堵白洵的嘴好了。

就像是他说的,还能抵白洵的工龄金,权当是给厂里加了笔收入,说不定还被人夸奖呢。

“这件事,我刚刚又仔细想了想,不得不说,小白你不愧是上过大学的人,思路就是开阔,就像你说的,这些料子再贵,但咱们厂又用不上,放在这里又占着地方,根本就是资源浪费,给你抵了工龄金的话,也算是给厂里搞创收了,还帮厂里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就是,这不会委屈你了吧?”刘永贵对着白洵关心的说道。

他心中也很疑惑,白洵要这些破烂去了,到底有什么用?

“不委屈不委屈,那厂长,咱们就这么说定啦?”白洵笑呵呵的看着刘永贵,心中大喜,这么简单就搞定了!

只可惜,解决家里外债的问题,才是现在最迫切的,不然,他非得好好查一下那个两万块钱,究竟有着怎样的内情。

“当然,一言为定!”刘永贵朝着白洵伸出手掌,两个人便拍在一起,算是达成了一致。

“还有个事儿得麻烦厂长您一下,这么多的东西,我一个人也没法弄回去,您看是不是顺便派辆车,帮我送家里去,也算是厂里好事儿做到底了……”白洵又对着刘永贵道。

刘永贵真的很想对着白洵说一声,你怎么这么多事儿,但是看到白洵那笑吟吟的表情,又下意识的觉得他的笑容好像大有深意。

只能先忍气吞声。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这还不简单,你给厂里解决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厂里肯定负责到底啊,这样,孙主任,你去运输队那里,让他们派辆车,再叫上几个人,把那些莱卡,都给小白送回去。”刘永贵一口答应下来,又对着孙长江吩咐道。

“那我就谢谢您了,那您先忙,我去把手续给办了。”白洵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等到白洵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孙长江这才看向刘永贵:“厂长,您这……”

刘永贵刚刚那慈祥的笑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阴着脸坐在那里,竟然让那个臭小子给威胁了。

片刻之后,他深吸了一口烟,这才看向孙长江:“就按我刚刚说的去办吧,还有,今天的事儿,不要随便往外说……”

孙长江能够感受到,刘永贵的语气里仿佛夹杂着万年寒冰一样,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点头:“厂长,我知道,您放心,我一个字儿都不会说出去!”

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一脸的心有余悸。

办公室里只有刘永贵,郁闷的抽着烟,脸上写满了憋屈……

狐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