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师父,你别苟了

第97章 出手

无垢神体,这种体质药长生还是第一次见,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推动这种体质的威力。

洁白的光芒绽放,无垢无尘的肉身之威能爆发,同等境界的修士根本难以抗衡,只有修为更高的存在,才能够与之争锋。

这都还不是他自己的肉身,而是控制了自家一位长老的身体,发挥出的力量就已经如此恐怖了,很难想象,等到苏雨禾和自己的身体真正融合为一以后,又能够发挥出何其恐怖的势力!

柳战天依旧没有放弃,到了最后的关头,还是不惜一切代价施展出最强力量,也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这场战斗如果输了,那么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宗门的脸面全都被打掉了!

对方的实力之强,远超他的想象,明明是一介女子之流,而且才不过修炼了一百年而已,和他相比底蕴太强了,却偏偏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柳战天没有办法,他只能使出最后的手段,让自身的力量爆发到某种巅峰,不惜代价燃烧精血,也要将对手一并拖走!

然而他失败了。

直到最后他还是没能战胜自己的对手,反而被对方轻松横扫出去,身上鲜血直流,除了被对方打伤之外,同样也因为这种特殊的招式而受到反噬!

燃烧精血这种招式太过于变态,能够直接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原本的两倍,要付出的代价自然也很大。

就算药长生没有出手将对方击飞,这个老者同样不会活太长时间,他的年龄本来就已经很大了,现在又动用了燃烧精血这种禁忌般的招式,根本不可能活太长时间。

“噗……”

柳战天口吐鲜血,准确来说是狂喷鲜血,而不止整个人看上去极度萎靡,他再也没有办法支撑之前的那种气度,看起来好像苍老了几十岁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毙命!

这就是他们这个年龄阶段,依旧使用燃烧精血的代价,本来就已经半只脚入土了,现在又搞得这么一出,恐怕已经离死不远。

第二场战斗,依旧是归一剑宗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如果说第一场战斗,让人感觉有些意外,那么这场战斗就让人感觉到无比震撼了!

柳战天的名气不小,他毕竟是一个活了四百多年的老家伙,已经贯穿了好几辈,基本上可以代表这个经济的最终战力了,就算是和之前的六护法相比,也不见得会比对方弱。

但是他在这场战斗中反而输得更加彻底!

赵天阳输给了自己的对手,是因为在一开始有些小瞧到对方,被对方直接带到了沟里,各种节奏全部被打乱,然后被对方凭着硬实力硬生生压制,一步步被击败。

而柳战天这里就是硬实力上的差距了。

大家都能够看得出,归一剑宗的那名女长老的实力之强,恐怕超过了其他人的预料,随手一击便能够击败同境界的巅峰战力,绝对是一位真正的超级天才!

由于目前所知的那些超级天才,只是在一个多月前才真正显露出来,在此之前的年代,六大宗门里面没有诞生出任何一个超级天才,大家都下意识以为没有那种人物存在。

而现在他们知道了,归一剑宗居然早就有这种级别的天才诞生,而且对方不吭不哈地发展了上百年的时间,目前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突破到了原因境界!

上百年的时间,对于年轻一辈来说可谓是极为漫长,足够他们肆无忌惮的修炼,突破到元婴期倒也不是不可能。

苏雨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她如今不过才一百岁的年龄,就已经超过其他好几百岁的老家伙,目前在这个境界恐怕已经达到了极致,随时都有可能冲击下一个境界。

许多人都觉得,这个长老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突破到出窍期!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最困难的就是从金丹期突破到元婴期了,他们的精神力将会得到质变,本身的体内多出一个灵婴,相当于有了第二条命。

相比之下,从元婴期修炼到出窍期,虽然力量的跨度更大,但是并没有修出元婴那么困难!

四大宗门的人对苏雨禾忌惮不已,他们深知对方的天赋究竟有多么可怕,对方一旦真的突破到了出窍期,恐怕依旧能够称之为同阶无敌,他们万万不是其对手!

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药长生立刻就从苏雨禾的体内跑了出来,他虽然对于那种特殊的体质有些恋恋不舍,但他可不是什么邪恶的修士,自然不会一直占据着人家的肉身。

在他的神魂回归本体之后,苏雨禾立刻打了一个激灵,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心中不由大喜。

她并不知道刚刚究竟遭遇了什么,只感觉一股极为可怕的神魂入侵了自己的身体,而她却万万反抗不得。

如果对方真的有意要夺舍她的话,那么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对方并没有那样的想法,反而是开启了自己肉身的特殊体质!

苏雨禾并不知道自己居然有特殊体质,如今察觉到了体内那股异样的力量,心中顿时很是惊喜,对那位不知名的前辈心存感激。

第二场战斗结束之后,四大宗门那边仿佛像死了亲爹娘一样,脸色很是难看,但是却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整体撤退三十里,并且要将战争往后延续一年!

仅仅是两次战斗而已,归一剑宗就把战争延缓了两年,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太过高兴,因为知道精彩的部分还在后面。

归一剑宗,能够拿出这两位极其强大的长老护法,是因为他们在过去的岁月中有了太深厚的底蕴,而在最近的这些年,尤其是在最近的这百年时间中,四大宗门疯狂提升力量,在整体实力上已经能够压制住他们了!

元婴期的长老护法实在是太多了,他们能够获胜两场,却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把第三场的比赛也拿下。

又过了一天的时间,第三场战斗开始了,这是元婴期初期的最后一场战斗,双方都很是看重,哪怕狂风斋执意要派出自家的另一位长老,还是被另外三大宗门联手否决了,最终派出了一个天煞教的长老。

这名老者看上去很是沉默寡言,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只是往那边一站而已,整个人伫立在半空之中,一言不发,目光直盯盯看向了归一剑宗那边,等待着自己的对手,并不像之前的那个队友一样,居然在对手出现之前破口大骂,一点风范都没有。

天煞教的这位长老极为有耐心,就算他在外面等待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又等待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对面还是没有要派人的意思,他依旧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满。

反正如果对方不派人和他战斗的话,那么就算自己这一边赢了,按照之前所定下的约定,对方可是要关闭十分之一的护宗大阵!

如果他们再攻打对方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就变得更大了。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天煞教出场的那名长老站在半空之中。

这名老者负手而立,神色很是平静,并不觉得对手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是在戏耍自己。

事实上大家都能够猜得出,连续派出了两位最顶级的元婴期初期,恐怕归一剑宗这边已经没有了任何把握,正在内部激烈的讨论着,究竟该派谁上场。

有一位长老想要自告奋勇,但是却被其他人直接否决了,觉得他的实力不行,就算是使出燃烧精血这种招式,恐怕都远远比不上之前的两个人,想要在这一次的战斗中获胜,恐怕没有任何的把握。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有人主动请缨,展现出了自己那强大至极的修为,让许多人的目光都感觉很是奇怪。

因为那居然是他们中,相对来说极为弱小的一位长老,在这一代中排名第二十一,虽然已经活了两百年之久,但是在此之前一直都处于金丹期圆满,迟迟没有突破。

现在,对方居然不吭不好突破到了元婴期初期,而且如此有自信和天煞教的那位长老进行战斗?

“方长老,你真的觉得自己行吗?”

有人很是担心,倒不是瞧不起对方,而是知道对方有几斤几两,就算在没有突破之前还是一个金丹期圆满的时候,在同等境界都算不了最顶级,更何况对方在这段期间才刚刚突破到金丹期之上,本身的境界看上去甚至都还不太稳固?

如果真的出战的话,搞不好十个回合就会被对方斩杀!

那么,他们不仅会丢尽脸面,同样还要将自家的大镇关闭十分之一,等于说是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面对其他人的怀疑,方长老倒是显得很平静,直接和对方在这里比划一番,在那短短的两三个呼吸中,刚开始质疑他的那位长老被干净利落的击败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心中震撼不已,因为他并非是元婴期初期,而是一位元婴期中期的强者,却连对方究竟是什么时候出手的都没有看到,就被对方直接打败了?

哪怕他在心中也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会输给这位方长老,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太过轻敌大意,可是对方能够做到这一步,也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这个境界的正常水平!

大家并不知道,方长老是什么时候突破到元婴期中期的,但是当他们看到如今的这一幕之后,顿时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选,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对方的身上。

众多长老和护法一起走出来,目送对方离开宗门向着数十里之外的战场赶了过去。

他们并不敢把战场设立的太远,不然的话,万一对方反悔,他们根本无力抵抗,只会让自家的长老护法白白送了性命。

五十里的距离刚刚好,他们能够在那里借助阵法之力,而敌人也有足够的自信,硬扛住这种攻击成功逃走,所以大家都把战场设立在了那种地方。

高空之上,两个老者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他们一个来自天煞教,另一个来自归一剑宗。

只是让人觉得很奇怪的是,天煞教这边的那名长老已经活了近五百年之久,一身天煞之气可谓是出神入化,本身在这个境界同样是停留了上百年之久,达到了常规层次的极致。

如果不是曾经身为超级天才,拥有着千年一遇的天赋资质,那么他根本就不可能被对手打败!

至于另一个人,大家只知道他姓方,但是却几乎没有听过这一号人物,并且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发现对方居然是在最近才突破到这个境界的,就要代替自己的宗门主动站了出来,都感觉非常疑惑。

甚至有一些人觉得,归一剑宗搞不好是在摆烂,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获得这一场战斗的胜利,所以干脆直接派了一个弱鸡,这样的话,就算是输了也不算是耻辱。

“真可怜,看样子你都已经被自己的宗门给放弃了。”

天煞教的黑衣老者看着自己的对手,他的话很少,平日里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也不由感觉到很是意外。

他看到了之前那两场战斗的对手,不得不说,每一人都足以称之为劲敌,第一个出战的王天启,搞不好比他还要厉害一些。

而第二个出场的那个女长老,拥有着千年一遇的天赋资质,真的打起来的话,自己同样会被对方碾压。

然而即便如此,黑衣长老还是主动站了出来,为自己的宗门承受了这最后一场战斗。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好好打上一场,在他的寿元已经快要结束的情况下,若是能够感受到足够的压力,说不定能够当场突破修为,给自己再度延续寿命几十年。

结果没有想到,他的对手居然是一个弱不垃圾的无名长老,大家都没有听说过对方的情况,包括他这个对手也是如此。

甚至,如果对方不出手的话,他们根本不知道对方这个人居然就在归一剑宗当长老。

黑衣长老的心中难免有些失落,面对一个刚刚突破到元婴期初期,看样子气息都还有些不稳固的对手实在是提不起多少兴趣啊。

“是吗?你真的这样以为?”

方长老微微一笑,身上的气息逐渐发生了转变,让他的对手脸色大惊。

“这是什么?”

黑衣长老神色震撼不已,他在对方身上察觉到了极为可怕的气势,那是让他都毛骨悚然,感受到极大威胁的力量。

对方不过是刚刚突破到这个境界,和他这个活的近五百年的老家伙完全没法比,却给他这样的感觉,一时间让他觉得有些惊悚。

方长老本身自然不可能这么强。

但是依附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却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药长生又出手了!

他在自己的宗门中待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还没有为宗门做过多少事情呢,如今总算是找到的机会,而且还能够很好地试验出自己的力量,自然不会就此错过。

轰——

他控制着自己现在的身体,尽可能是展出元婴期初期的力量,控制着体内的元婴之力,施展出的一种天极绝学。

周围有无数剑气缭绕,围着药长生的身体,将他衬托得犹如天仙一样。

归一剑宗的最强绝学——万剑归一大法!

混铉上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