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师父,你别苟了

第25章 突破先天境的契机!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催促的意思,只是默默等待着两个选手谁先站起来。

足足过了一刻钟之后。

还是没有人站起来。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那两个人终于有所动弹了,不过是在同一时间展开行动的,晃悠悠站了起来,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再度倒下。

所有人向着那边看去,发现了这极为精彩的一幕,居然真的是两败俱伤,双方打平了,谁都没有输,谁都没有赢。

“这……怎么算?”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按理来说要么就是赢,要么就是输,谁知道还会有两败俱伤这种平手的现象出现。

六大宗门的那些人也都有些头疼了,他们相互商议了一番,最终终于做出了决定,这场战斗算两个人平手,共同夺得冠军!

一场比赛居然诞生出了两个冠军,看上去还是不合理,但是大家都清楚其中的含金量究竟有多高。

资源领地很大,分成一百份都没有任何问题,再加上那两个人的实力的确很是强大,根本没有人有勇气挑战对方,这就使得天煞教和归一剑宗成功拿到一块资源地。

接下来是第三场擂台攻守战。

这是后天境后期,也就是后天境第七层,后天境第八层,后天境第九层,三个境界之间的比拼。

当然了,说是这样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比赛只会允许有后天境第九层的修士出场,在其之下的两个境界,根本没有出手的资格。

先天境是一个门槛,许多人都被挡在了这个门槛之外,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认同,想要突破到先天境,其实要比突破到炼气期还要困难!

有许多人一直卡在后天境巅峰,一直都没有真正踏入到先天境界,他们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这个境界应有的水准,但是他们的天赋资质不够,无法凝聚先天精气。

对于那些先天境界的武者来说,一旦突破到这个境界,就意味着自己能够突破到练气境界,就算一时半会儿赶在先天境巅峰不动弹,同样也不会为自己的修为着急,因为他们必然能够突破到炼气期。

正是由于这种情况,后天境界巅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层次,有的人根本没有在这个阶段感受到任何的瓶颈,但是有许多人却直接被卡死盖在这里,就算是服用丹药也根本无法再进一步!

遍观六大宗门,不知多少弟子,大家都是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后天境界巅峰的弟子数量是最多的,甚至要超过后天境初期和中期。

这本来应该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更高境界的人的数量超过更低境界的人,但是六大宗门都觉得很正常,因为后天境界巅峰就是如此。

许多外门弟子之所以踊跃报名,为的便是冲击后天境巅峰的冠军,其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人选,有的五六七八十,有的才不过十多岁,也有二三十的,四五十的,男女老少应有尽有。

相关人员刚刚宣布比赛开始的三个呼吸之后,就有人直接冲到了擂台之上,那是来自于夺魂剑派的一个年轻弟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处于阳光澎湃的时期,看上去一脸自信。

“夺魂剑派弟子,请诸位师兄赐教!”

他并没有自报姓名,因为知道是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他能够撑到最后,那么其他人都会记住自己的名字,若是他连第一回合都撑不住,那么他自报姓名只会自取其辱。

不得不说,这个少年很是聪明,他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是自信,但是他并没有丝毫小瞧天下英雄的意思,默默站在台上,等待着其他人来挑战。

可是出乎意料。

因为第一个出场的并非是其他人,而夺魂剑派的另一个弟子!

这就让其他人都有些傻脸了。

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这个段位的竞争绝对会非常激烈,可他们没有想到第一个出手的居然是同一个宗门之人,夺魂剑派的弟子挑战夺魂派的弟子,许多人都感觉有些忍俊不禁。

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更不要说夺魂剑派自己的人了,第一个出面的那个年轻弟子也都有些懵逼,他看着向自己挑战的那个弟子,对方和他年龄差不多,之前也有几面之缘。

“这位师兄,你这就有些过分了啊。”

最先出场的这位少年有些无奈:“你这样做岂不是让其他人看笑话?”

“非也,非也,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才会来挑战。”

后出场的年轻弟子嘿嘿一笑:“咱们是同门弟子,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不用说,这两个人也不会真的生死相向,这场战斗可谓是非常稳妥的一场比赛,一旦感受出彼此的实力应该就差不多了,毕竟是同门之人,大家都是出来为宗门争光的,能够夺来一份资源就行了。

第一人的挑战开始。

来自夺魂剑派的两个弟子,最先出场的那个身穿一身白衣,后面挑战的那个身穿一身黑衣,两个人的特征足够明显,顷刻之间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碰撞。

由于他们师出同门,这就注定了他们的战斗方式是差不多的,彼此都很是熟悉对方的战斗技巧,所以他们能够非常完美的绽放出自己的实力,而不担心会真的伤到同门师兄弟。

砰砰砰!

眨眼之间,这两人已经进行了许多次碰撞,他们虽然是练剑之人,但是拳脚功夫同样了得,再加上同出一源,只有让他们能够尽可能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看上去颇有一番风味。

后天境巅峰这个层次非常特殊,有许多人在这个境界被定死了,再也没有办法更进一步,现在的这两个选手并非如此,他们还足够年轻,拥有着足够高的潜力,只是想要更快突破到先天境界,恰好借助这一场比赛来让自己冲击瓶颈。

两个少年全都是精神奕奕,白衣少年大吼一声,朝着对方一脚踢了过去,结果却被对方单手挡下,另一只拳头轰击过来。

双方碰撞连连,很快便称过了上千个回合,全都是气喘吁吁,看上去都已经动用了全力。

“师兄,我都说让你手下留情了,可你好像没怎么让着我啊。”

黑衣少年打趣说道。

“放屁!让我手下留情,你这小子下手的时候可一点都不紧!”

白衣少年直接怼了过去,虽然没怎么发怒,但是心中的确是有些不舒服的,对方让他手下留情,可是对方出手的时候,却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一旦自己稍有留守,说不定还真的会饶了对方的道!

这个层次的水实在是太深了,各种妖魔鬼怪其出手,他本以为自己在这个境界不说无敌也是能够排在上上游的,结果没想到随便跳出来一个人,而且还是自己宗门的弟子,甚至他之前都没有听过这号人物,就能够和他打斗到如此激烈的程度!

后天境巅峰想要突破到先天境,必须要在体内凝聚出先天精气,这一步阻挡了不知多少人的脚步,天赋资质较差者,穷其一生也没有办法做到,就算是天赋资质超强,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完成。

白衣少年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可是他却没能如愿,在报名参赛之前闭关的足足三天之多,还是没有抓到突破先天境的机会,所以他才会选择第一个上场,为的就是能够让自身感受到足够的压力。

他的这位不知名的师弟,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压力,结果在这种压力之下,他却没有想要突破的意思,只是感受到了纯粹的压力而已,让他的心中异常郁闷。

本以为自己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会获得一些好处,能够直接通往先天境界,结果没想到不但没有突破的迹象,反而在同门弟子手中吃了几个小亏!

越想越是气愤,白衣少年出手越发凌厉了,虽然他没有想着取对方性命,但他还是准备给对方一个深深的教训,让对方知道和自己之间的差距。

黑衣少年顿时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压迫感,他的实力其实本来就是要比对方差一些的,之所以赶在第一个出手挑战,也是因为守擂台的人是同门师兄,他确信对方不可能对自己痛下杀手。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是不耐烦的样子,现在已经开始动用真本事了,让他感受到了,非常夸张的压力,仿佛他随时都会被对方轰飞出去。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黑衣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东西,他感觉自己突然之间就有些飘飘然了,但是对于那种特殊的感觉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宣泄感,所有的感觉都积蓄在了对手给予自己的压力之中。

随着这份积蓄越来越深厚,黑衣少年本身也是越发飘飘然了,他的压力越来越小,这并非是说明压力本身消失不见了,而是那些压力被他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不知过了几个呼吸,或者说是过了十几个呼吸,黑衣少年,突然感觉自己身体某处有一道灵光闪过,紧接着他整个人都升华了,浑身上下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爆发。

先天精气!

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觉有些愕然,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其实负责守擂台的那个弟子实力更强,按理来说更有可能突破到先天境界,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来自夺魂剑派的黑衣少年,他的实力要比自己的师兄更加弱一些,在底蕴方面也自然就低了一些,结果居然率先突破了完成先天精气的精炼,让许多人感觉有些懵逼,同样也有一些人感觉很是理所当然。

先天境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境界,准确来说是从后天境巅峰突破到先天境的这个阶段,并非是天赋越高就越容易突破,而是时机越合适越容易突破!

有一些天赋资质很高的年轻天才,他们在后天境界有了足够的底蕴,但是也正是由于这份非常丰厚的底蕴力量,才让他们被卡在了先天境界一段时间。

只有把这份底蕴完全转化为了自己的东西,能够冲击先天这个关卡,他们才能完成自己的升华。

相比之下,一些非常普通的武者想要突破到先天境,反而显得更加简单,因为他们的底蕴比较浅薄,从后天境转化到先天境的时候,自然要比那些年轻天才更加容易!

其中的奥妙便是如此。

夺魂剑派的黑衣少年的情况,非常出乎一些人的预料,但是大家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这种情况又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多谢师兄成全!”

已经突破到了先天境界,黑衣少年没有再出手的想法,他来参加本次论道大会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成功突破到了下一个大境界,是否已经夺冠已经无所谓了,而且他本身根本无法再先天境初期这个段位夺得第一。

向着自己的师兄行礼之后,黑衣少年直接就跳下台了,显得非常洒脱,到宗门的方位努力巩固境界。

台上的那个少年有些无奈,其实他也猜到了对方的用意,毕竟他本身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比自己提前成功了。

作为一个比对方更加优秀的外门弟子,他在这个境界停留的时间虽然比对方更长,并且在实力方面也要比对方更厉害,结果居然还没有对方突破到先天境界更早,让他又是纳闷又是无语。

有了第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诞生了一个新的先天境武者,其他人更加跃跃欲试了,大家全都盯着台上的那个人。

在这次报名参赛的弟子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后天境后期了,这个段位的报名者,甚至要远远超过其他段位的武者总和!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抱着打赢的希望,但是他们却知道这场比赛对自己极为有利,如果数量足够多的话,他们不断进行挑战,让自己的压力越发巨大,突破到先天境界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高。

和其他境界不同,想要突破先天境界,就必须凝聚先天精气,而先天精气的凝聚非常奇妙,有许多人都是在战斗的时候凝聚出来的!

高强度的灵力加上精气神的汇聚,最终形成的一股不可思议的能量,在体内各处诞生,这就是先天精气。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不是捕捉到了那一次气息,那么他们更愿意去选择通过战斗去突破。

有了第一个突破者,那么这场战斗绝对会迎来更多的突破者,大家看着还站在台上的那个白少年,犹如看着一个香馍馍,许多弟子都想要立刻冲上去。

只是,他们又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有许多人都觉得自己恐怕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击败,想要感受的压力没有,只会去自取,屈辱干脆按兵不动,反正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有机会上场的。

后天境后期这个段位,和其他的所有段位都不同,或许其他境界的修士上场还有可能担心被打死,但是这个段位的武者登场,只会担心自己是否有突破的把握。

凡是敢来到这里参战的后天境后期,全部都是已经达到后天境第九层巅峰之人,并且在这个境界也停留了至少有一段时间了。

大伙们之所以报名参赛是为了过来找压力突破,那些普通的后天境第九层,自然不会闲着没事过来找日子,就算是在底层的杂役弟子都知道这个境界的竞争究竟多么激烈,一般人根本不会刻意参与其中。

很快就有第二个挑战者登场。

是一个来自天煞教的弟子,看起来二十岁左右,是一个天赋略微平庸的外门弟子。

双方根本没有要报上姓名的意思,大家过来都只是为了走个流程,给自己找点压力,看看自己是否能够成功突破到先天境界,根本没有想着夺冠,一旦主动报上名来,却非常干脆的输了,只会自取其辱。

在之前的那些比赛中,一上场便自报姓名的人,全都是对自己非常有把握的,而事实也表明了这一点。

第三场擂台攻守战,第二个挑战者登场。

夺魂剑派的白衣少年还想要向着对方见礼,结果没想到,天煞教的那个黑衣弟子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一上场直接便朝着他出手了!

天煞教做事就是这样,面对其他五大宗门的时候有着一种天然的高高在上的感觉,就算大家同为后天境巅峰,天煞教的弟子也可以瞧不起其他宗门的弟子。

夺魂剑派的白衣少年脸色难看,之前那个挑战者也就算了,毕竟大家来自同一师门,之所以进行战斗,也只是为了寻找突破的契机,而现在这个挑战者,就属于来找茬了。

混铉上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