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傻柱你要老婆不要

四合院傻柱你要老婆不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面包厂新采购

院子里的人刚要散场,突然听到许大茂来这么一出都很想知道其中的事情。

易中海见许大茂喝多了哪里能让他继续说下去。

“许大茂喝多了口无遮拦瞎咧咧。”

“大家散了吧。”

易中海亲自将许大茂送回去。

大家都想要继续听听的奈何易中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背后议论就是另一回事。

叶闲倒是不着急,院子里的人也都不着急回家了都想听听许大茂会说点什么。

结果易中海将人抬走了,那速度,那体能,比傻柱利索多了。

大家见没有戏看全都散了,至于晚上回家是否会谈论就不得而知。

叶闲回后院。

他很明白只要不惊动聋老太太就不算个事儿。

贾张氏回屋见秦淮茹瞅他的眼神儿有点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竟没有呵斥秦淮茹。

要换平时贾张氏可没有这么好脾气。

“妈,三大爷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秦淮茹心里是很好奇的,不管是谁的儿媳妇对她而言没有比现在更坏的。

所以对于探究真相她是很想知道的。

“别听阎埠贵瞎说,没有的事,赶紧去照顾棒梗去吧。”

秦淮茹见问不出来只能先去做事。

她很清楚要是贾张氏发起脾气来她也没辙。

关键的时刻需要顺着贾张氏才能打听一些信息。

这一夜很多人都睡不着了。

一大早就有人跟许大茂巧遇,在胡同口聚集了一大帮子好事的人。

许大茂看这架势以为他得罪人了呢。

要不是没及时走了,他绝对不会多停留一秒。

“许大茂跟我们讲讲呗。”

“还没听够啊?”

许大茂以为这些人想听他讲爱岗敬业的心得体会呢。

“没听够,你不是说你知道贾张氏和易中海的关系吗,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秦淮茹真是易中海儿媳妇……”

许大茂昨天喝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想起来昨天的事。

“都什么啊,秦淮茹是易中海儿媳妇?”

“对嘛,原来是真的。”

许大茂傻傻分不清楚他是疑问句,疑问句好不好怎么就不听呢。

他是真怕话传到易中海耳中,让他怎么解释呢。

“我说哥几个你们不带这样坑我的,秦淮茹怎么是易中海儿媳妇呢?”

许大茂都没有搞清楚情况。

“你说的啊。”

“我?”

许大茂差点被气吐血,他强调那是疑问句。

效果。

似乎没有人听进去。

“赶紧上班吧,好好表现争取做劳模。”

许大茂对厂子里给他的荣誉还是很在意的,想着应该很快就能够回到岗位上工作。

去乡下放电影,天高任鸟飞。

四合院失眠的那些人就没有许大茂这样的好心情。

出四合院门口的时候都是无精打采的。

尤其是易中海走路都恍恍惚惚的,一看心里就有事儿。

他是厂里八级钳工,主要工作是指导,不然就他这个状态出事故的几率会无限放大。

刘海中很得意,以为与王主任搭上了关系,想着借此机会坐上一大爷的位置。

哪里知道他的表现让王主任感觉很无能,除非能做出成绩不然没有翻身之地。

轧钢厂,正常运行工人们每天都专心投入工作。

医务室。

叶闲喝着茶水,就见面包厂刘厂长进来。

“叶医生没有打扰你工作吧。”

叶闲放下茶缸子,将报纸放到一边。

“刘厂长有什么事要您亲自跑一趟,叫人传个话就行。”

叶闲见到刘厂长面带红光,走路轻便,呼吸均匀看起来不像是来治病的,那就只能是有事。

“那怎么行。”

“面包厂能够完成这次的生产任务你是头功。”

刘厂长这么说话其实没毛病。

毕竟他现在也是面包厂顾问,主要负责技术配比和创意这一块工作,虽然算是闲职有没有全看怎么做。

但再怎么说都是刘厂长手下职工。

“恰逢其会罢了,当不得头功,刘厂长有事尽管吩咐。”

叶闲说客气话,一听就好,谁认真谁是傻子。

“我这不是来还愿的吗。”

“生产任务完成,我说要为轧钢厂提供定量面包,今天我是带着面包来的。”

叶闲知道,这是要他跟着去找杨厂长将事情交接。

为什么不是先找杨厂长再找他。

而是反过来。

这就是刘厂长精明之处,是再给他卖人情,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面包的事情全都是撑了他的面子。

叶闲在杨厂长面前的重要性会增加。

这就是人情往来,耐人寻味。

“刘厂长言而有信,咱们这就去找杨厂长,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人家给人情为什么不接着。

谁还不是个演员。

杨厂长是最高兴的,刘厂长带来的面包可是紧俏货,人家将一部分面包份额给他们轧钢厂真的是天大的面子。

轧钢厂采购面包的事情很快传开了,想要购买的直接去食堂,早去有晚去无。

面包的价格相对是很贵的,很多人都舍不得但见到大家都买了裤兜有钱的也都跟着凑热闹。

带回去给家里的孩子吃,可是好东西。

刘厂长见到轧钢厂人群涌动排队买面包,早就习惯这样的场面,面包就是紧俏货。

要不是又叶闲提供的鸡蛋,哪里能生产这么多面包。

“叶闲,我给你留了一些是面包厂奖励做出贡献职工的,以后还要仰仗你。”

叶闲就知道刘厂长的奖励可不好拿。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及时完成了生产任务,接下来还有更艰巨的生产任务,面包厂需要采购二十万个鸡蛋。”

叶闲能拿出来可是他没法解释。

“二十万个鸡蛋,就算周边的村子加起来恐怕也很难凑够吧。”

叶闲表现得很为难,换谁谁都为难。

别看乡下有鸡蛋的人很多,但大部分物资都是交给供销社卖的,能够留下的不多。

刘厂长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想到叶闲的渠道就像试一试。

二十万个鸡蛋短时间面包厂无法采购到,怕是会影响生产。

刘厂长好不容易做出点成绩,受到了些鼓励,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刘厂长,你是为难我叶闲啊。”

“二十万个不是没有,需要从外地调配过来需要些时间,价格不便但运费所花费用需要买方承担。”

花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