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周(全集)

第6章 我渴望重新站立,却发现站起来狂风愈发凛冽

总队作战指挥中心,张司令员召集参谋部、政治工作部、保障部各部门处室负责人开会。

张司令员站在会议桌的一端,扫视了一圈将校官:“魔鬼周极限训练活动是武警部队首创,是树立武警部队军事文化自信的品牌,国内外虽然也有类似的大练兵方式,但模式、方法、课目设置、时间节奏上的把握,有很大差异。我们这项活动自开展以来,引起广泛关注,魔鬼周活动有效锤炼了特战队员的单兵作战水平和团队协作能力,直接提升了特战队员在历次反恐和国际特战兵比武中的表现,成效明显,舆论赞誉。但是近来因为个别单位在组织过程中,出现了不同的问题,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上级要求我们为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魔鬼周极限训练活动下一步的走向,是多组织,还是少组织,甚至是不组织,如果要组织,应该重点解决什么问题,请大家积极踊跃地建言献策。”

卫生处处长发言:“魔鬼周的作用有目共睹,因为强度大、专业性高、对抗激烈,从一问世,便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对于特战队员心理、生理素质的考验和特种作战水平的提升无疑是有极大帮助的。但这里面也存在一个问题,高难度也意味着高风险,魔鬼周极限训练活动自组织以来,虽然没有出现较大的训练事故,但队员们腰伤、腿伤、骨伤、静脉曲张、热射病发生的概率呈明显上升趋势,魔鬼周一结束,住院的住院,休养的休养,卫勤工作的压力陡然增大。我建议取消一些危险系数大的课目,缩短急行军的距离……”

卫生处长言之凿凿,然后心满意足地坐下了。

作训部门负责人随即站了起来,好像已经酝酿了很久,发言有些急切:“我认为,魔鬼周组织的频率有些密集,现在是每个季度一次,每次看似一周,实则我们筹备的时间要更长,我们的参谋一年到头都在加班加点,十天半个月回不了一次家,部门的框架就那么大,人员就那么多,干的工作却是几倍的量,日常工作已经占据一大半时间,选场地、选路线、布置训练设施、培训魔鬼教官等事项,让我们脚打后脑勺,已是疲于应付,组织活动要严密,应付必然无法严密,不严密,很容易出事故嘛!”作训处长的牢骚发得理直气壮。

张司令员并不对每个人的发言表态,只是静静地听着,书记员刷刷地做着记录。

军需处长说:“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观念是错误的,在信息高度发达、敌对势力触角无孔不入的今天,有些事情没有做好,还不如不做。上次魔鬼周,特战队员因为恶劣天气,临时改变了宿营地点,野战炊事车一时没有跟上,战士们临时吃点儿干粮、喝点儿凉水的画面被传到网上,网民一边倒地批评我们保障部门保障不力,新时代了,为什么还在老牛拉破车,飞机怎么不飞,新型食品怎么不投放,我们也很冤枉。”

张司令员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接着,宣传处报告了魔鬼教官在配合宣传部门搞好新闻报道方面还存在欠缺的问题,信息化处说明了通信设备在野外使用不得力的原因,装备部门重点就武器损毁、弹药消耗方面阐述了他们的意见,总之各有各的难处。

一场专题研讨会,演变成了诉苦会,而且临近饭点,苦还没诉完,只能择日召开下半场。

会后,张司令员和兄弟单位首长进行了交流,他们也存在类似问题,有因噎废食的,怕安全隐患太多,建议取消一些高难度课目,并列举了个别特战队员身体受损、产生非战斗减员的例子;有建议直接取消魔鬼周极限训练的,认为魔鬼周耗费大量精力,影响其他工作;还有因为保障不力引起境外媒体炒作,建议完全封锁消息的……

“魔鬼周极限训练是部队的统一行动,不是某个总队的自发行为,既然上级发文要求这么搞,自然是经过专家层层论证过的。”黄政委站位比较高。

张司令员说:“我也早看出来了,各部门反映的问题中,最大的还是畏难情绪,但这毕竟是群众的声音,既然有杂音就要听取,我想还是给总部首长挂个电话。”

张司令员打了电话,总部王司令员高度重视,很快派出多个工作组,兵分多路,实地调研,最终确定了魔鬼周极限训练不仅要搞,还要搞得更轰轰烈烈,更精益求精。当然,是在对基层反映的问题给出了详细解决方案的基础上,做了如此要求。

王司令员在军师职干部读书班上,传达了总部党委的决定:“人员不够,增派人员,一个部门无法承担,分摊给两个部门;装备物资不到位,紧急从总仓库调拨,简化调拨手续;卫勤力量薄弱,把优秀的聘用制人员、文职人员选进卫勤队伍,不搞对外有偿服务了,当然有精力为部队服务;魔鬼周是一个响当当的品牌,只要维护打造好这个品牌,宣传自然过得硬,舆论自然向好,不用绞尽脑汁去策划迎合。魔鬼周要搞下去,因为这个活动向作战倾斜,向战场聚焦,一切都要为此让步。”

张司令员带着总部首长沉甸甸的嘱托回到总队,大刀阔斧地开展工作,魔鬼周终于没有夭折,没有打折扣,反而得以延续和壮大。这个消息传到了特战队,王战一蹦三尺高。

同样兴奋的还有陈东升,他对郎宇和齐伟说:“消极保安全是练兵备战的最大阻碍,忘战惧战是最大的和平积弊,麻痹松懈思想不可能练精兵,魔鬼周是这些年来部队击碎和平积弊的有力途径,怎么能说延期就延期,说取消就取消呢?!”

郎宇拍着马屁道:“大队长有眼光。”

齐伟道:“魔鬼周考验的不仅仅是军事部门,同时也在考验政治部门和保障部门,这是一盘棋,是军人就都不能缺位。希望通过这次波折,这项属于我们的军事活动能越办越好,这是我的看法。”

陈东升赞同地看了齐伟一眼。

郎宇嘟囔:“我也是这么想的。”

陈东升说:“你重复一遍。”

郎宇想不到陈东升会提出这么个要求,一时语塞,正尴尬着,军线响了起来,郎宇连忙过去接起来,一连答了好几个“是”之后,挂了电话。

陈东升问:“哪里?什么指示?”

郎宇回道:“总队作训处,这次将在魔鬼周极限训练活动中选取一名优秀特战队员参加‘锋刃’国际特种兵比武,文件将很快到达大队。”

陈东升道:“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格最高的特种兵比武之一,能在这场比武中取得名次,立功受奖不用提,提干非常有希望。这对我们的队员来说是重大利好。”

消息传到王战和张铭耳朵里,两人都失眠了。因为目前来看,老队员年龄上已不符合条件,只有他们两个恰到好处。

尤其是张铭,大学生士兵入伍,年龄偏大,今年提干提不了,明年就超龄了,超龄意味着再难进入干部队伍。而且不仅张铭自己,周围敦促他的声音比王战要多得多,尤其是他父亲。张铭的家庭条件好,父亲是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头脑异常活络,屡次三番告诉他,不能提干就别在部队耗着了,早点儿回去接班。

张铭的耳边都是父亲的唠叨,他用被子蒙住头,想要隔绝开,却发现更糟糕。

王战同样迫切需要这次机会,他认为这是他继承父亲遗志的又一次进步,是获取刘楠好感的最佳筹码,是安抚母亲的最有力方式。可惜只有一个参加“锋刃”比武的名额,目前来看这个名额一定会在他们中间产生,到底他们两个谁能斩获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有了利益纠葛,变成了赤裸裸的竞争对手,表面上看他们还是好兄弟,但打照面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毕竟在即将到来的魔鬼周中,他们马上要亦敌亦友,兵戎相见,针锋相对。

一趟酣畅淋漓的十公里武装越野跑下来,王战故意加快脚步离开操场,避开张铭。

他走到炊事班,老刘挡住了他的去路:“加油啊,王战,炊事班不会再收留你了。”

王战打着哈哈,走到小树林,赵科在小树林和不到两岁的儿子视频,看到他过来立马挂了视频,开始给他做思想工作:“别看你俩平时穿一条裤子,战场上可没得商量,没有谁让着谁,拼尽全力才是给对手最大的尊重。”

王战掉头就往回走,心想,就没人跟我聊点儿别的吗,怎么满世界都这么现实。

正想着,迎面又撞上了齐伟,他想着齐伟好歹带点儿文艺气息,精神世界更丰富,在这个钢铁丛林中是最有诗意的一个人,他应该不会落入俗套。

果不其然,没等王战说话,齐伟没头没脑地开口道:“什么是幸福?”

王战喜笑颜开道:“幸福就是喝酒的时候有朋友,吹牛的时候有听众,装蒜的时候有搭戏的,扯犊子的时候有捧哏的。”

齐伟摇摇头说:“也对,也不对,幸福是你现在的模样,知道目标在哪儿,并且愿意为之而努力。”

王战感觉情况不妙,话题又要往励志上走,连忙打住:“我闻到了鸡汤的味道。我不知道目标在哪儿,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单独待一会儿。”

王战转身就走,齐伟在其身后淡定地道:“等你入选了‘锋刃’比武,拿了名次,提了干,当了领导,一定要保持住你的本色,敢想敢干敢说敢担当,别像我,青春没有疯狂,以后更不会疯狂了。”

王战头都不回地道:“不,你已经很疯狂了,你们都疯狂了。”

他回到宿舍楼,正巧在一楼与地下一层的楼梯拐角处碰上刘楠和几名女特战队员刚从浴室洗澡回来。她们夹着脸盆,穿着短袖短裤的体能作训服,趿拉着拖鞋,远远地飘来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让王战不自觉地伸长了鼻子想要多嗅上一嗅,当然只嗅是不够的,找到香气的来源才是关键。这一看不要紧,王战第一次看到刘楠没有穿正装,头发没有完全吹干,一绺一绺的,体能服下裸露着笔直的腿和白皙的胳膊,虽然经过常年磨炼上面有轻微的疤痕和肌肉的线条,但依然散发着女性独有的魅力。

刘楠大大方方地向王战打招呼,王战回过神来,小心脏怦怦跳着,跟在刘楠身后。

刘楠要关门,发现王战还傻站着,就问:“怎么还不走,有事啊?”

王战道:“过几天就是魔鬼周了,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刘楠道:“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头一次参加,况且这次我要公出,不参加。”

王战说:“我知道,你没有什么嘱咐的?毕竟这次魔鬼周非同一般,要从中挑人参加‘锋刃’。”王战发现自己真是不太值钱,别人好心好意来给他祝贺或者提醒,他却不愿意听,刘楠一脸不在乎,他却迫切需要人家说些什么。

刘楠没有让王战失望,从门里走出来道:“你旁敲侧击地探听我的口风,想要突破单纯战友的关系,我现在明确告诉你,这种关系在巅峰经不起制度的约束,更经不起现实的拷问。”

王战道:“那我该怎么办?”

刘楠道:“只有成功,成功会让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你的眼界会变得更宽,你的选择会变得更多,到时候你再回头看我,还不一定能瞧得上,你说呢?”

刘楠有足够的自信,敢于说这样的话。有的女孩面对中意自己的人,也许只沉浸在满足和欢喜里,她想到的却还有让这个人如何更完美,即使那时候他可能会离开。

王战心想,刘楠这是在点我啊,有没有戏不知道,反正她给我画了一张大饼,这事儿值得欣喜,他连忙否认道:“优秀如你,我敢瞧不上,天理难容。”

刘楠意味深长地说:“现在表态没有任何意义。”

门关上了,王战对于刘楠的仰慕却挡也挡不住,这个女孩的胸怀和眼光,让他感到了自己的稚嫩。

两人刚聊完,营区里响起了尖厉的救护车警笛声。王战连忙跑到窗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人被战友们从门厅里抬出来,仔细分辨,原来是张铭。

王战连忙跑到救护车旁,齐伟说,张铭下午十公里武装越野的时候跑得太猛,低血糖了,刚回宿舍的时候有些昏昏沉沉,一洗澡,直接晕倒在浴室。卫生员掐人中给掐醒了,但还是浑身软绵无力,面色苍白,齐伟叫来了武警医院的急救车。王战边把张铭往救护车上抬,边开玩笑道:“兄弟,你也太拼命了,为了跟我抢名额,把自己搞成这样,至于吗?”

张铭十分虚弱,但说话还是很有力度:“我不能输,你不会赢。”

王战说:“都这时候了还跟我叫板,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吧。”说话间,一个护士取出了血压计,为张铭测量血压,动作娴熟专业,测量完毕,她对张铭说:“情况还好,不过暂时不能剧烈运动,必须到医院观察两天。”

王战道:“麻烦你了。”

护士说:“都是应该做的,我也很愿意为你们服务,之前的几次魔鬼周极限训练,我都担负卫勤保障任务,对你们特战队员有感情。”

王战道:“少不了你们幕后英雄的支持。”

护士说:“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张铭看王战和护士聊得火热,感觉受到了冷落,咳嗽一声打断两人的对话:“王战,为什么见了女孩废话这么多?我还在这儿呢,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王战?你就是王战?”护士听了张铭的话急忙问道。

“正是在下。”王战心想,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连医院护士都是我的粉丝了?

“我叫孟冰。”护士说,她把在火车上和朱琴的故事给王战讲了一遍,王战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楚楚动人的美丽女孩是妈妈让他一定要追求的人。显然,孟冰对王战的事迹了如指掌,兴趣浓厚,和王战套近乎,王战有一搭没一搭敷衍着,心里想着应对方案。

孟冰很漂亮,但刘楠已经率先攻占了王战内心的城池,把旗帜挂上了城墙,孟冰的出现不是很合时宜。但张铭似乎不这么认为,他看孟冰的眼神很来电,觉得孟冰人真好、手真软、五官真精致,照顾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声音甜美、温柔体贴,才不像刘楠那假小子,这才叫有女人味。

王战配合孟冰把张铭推进了病房,医生为张铭挂上了点滴,王战一看也帮不上什么忙,决定到营养食堂给张铭弄点儿病号饭。在护士站他又碰到了孟冰,孟冰远远地看见王战,从护士站绕出来,挡住王战的去路:“下周魔鬼周又要开始了,我还是随行卫勤人员。”

王战道:“虽然工作性质不同,但我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孟冰道:“听说你和我的病号张铭是竞争对手?”

“你都知道这事儿了?”王战问。

“巅峰特战队的事谁不关注?你们队里的风吹草动,一些队员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些小妹妹的谈资。”孟冰指指护士站里的同事。

“我们有这么高的关注度?”王战问。

“那当然,你们是最美士兵,当兵就要当你们这样的兵。”孟冰忽闪着大眼睛。

“我还以为你们喜欢流量小鲜肉。”王战道。

孟冰说:“不要骂人,我们才不会那么没内涵。”

王战说:“看来当年选择当兵,没去当明星,是对的。”

孟冰说:“够贫的,别太骄傲,下周魔鬼周,别让我在救护车里看到你。”

“放心吧,打死也不上你的车。”王战潇洒地走了,心情愉悦,毕竟多少也是有粉丝的人了。

孟冰看着王战的背影,笑靥如花,一回头,却看到张铭一手举着输液瓶子,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张铭道:“你这责任护士怎么当的,我要化验血,我要上厕所,我要量体温,你却扔下我不管,在这里谈天说地。”

孟冰没有察觉到张铭打翻了醋坛子,连忙道歉,并搀扶着气呼呼的张铭回房间。

回到房间,看着孟冰忙碌的身影,张铭有脾气也发不起来。

他没话找话:“干什么都太专心,也不抬头看看,周边都是美丽的风景,何必只关注一个点。”

孟冰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道:“啊?”

“没啥没啥,你多注意身体。”

“没事,早习惯了,这就是个琐碎的岗位,手里不忙活点儿啥,心慌。”孟冰完全没有领会张铭的意思,张铭很失落。

接连几天,张铭的各项指标趋于正常,要不是魔鬼周开始在即,张铭都不想走了。他跟孟冰相处得很愉快,孟冰私下里给他送吃送喝,为的就是多听听他们特战队的故事,他们还互加了社交号,每天有一波没一波地聊着,一旦孟冰不回复,张铭的空虚感便随之袭来。

孟冰再好,也得尽快出院,临走的时候张铭表达了对孟冰的谢意和关怀,还送了一大束鲜花给孟冰,孟冰也拥抱了张铭,并答应他,有空一定去巅峰特战队看望他。

这些行为,都被张铭看作是两人关系的极大进展,让他心花怒放。

张铭刚回到特战队,屁股还没坐热,声势浩大,备受各级重视,关系到王战和张铭前途的第三季度魔鬼周极限训练暨“锋刃”国际特种兵比武对象选拔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一百多名特战队员向陌生山区进发。指挥车、通信车、防暴装甲车、野战宣传车、高压水炮车、救护车,几十辆各型制式车浩浩荡荡地行驶在山间公路上,直升机、无人机在空中盘旋,水中也有冲锋舟、巡逻艇率先到达训练区域,严阵以待,场面壮观。

坐在密闭的车厢里,王战认真检查着手中武器,张铭一发一发地把子弹压入弹夹,并不时透过运兵车上的小窗户,看窗外的风景,他看到队伍尾部的救护车,眼神多停留了几秒。这时队员们的耳麦中,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中音:“我是支队长李国防,恭喜你们有资格参加这次魔鬼周,能站上魔鬼周训练场就已经代表了你们的实力。既然有实力,就要接受更严酷的考验、担当更重大的责任、拿下更高的高地。这次魔鬼周实行全程淘汰制,活到最后的才是胜利,一个也留不下来也不无可能,因为有数量远多于你们的蓝军,全程对你们实施袭扰和打击。这次的蓝军非比寻常,是从极光突击队借调而来的,所以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要认为他们会手下留情,他们才不会顾及战友情谊,他们代表的是本单位的荣誉,只希望你们输得一无所有,看你们笑话。为了巅峰,为了支队,更为了自己,冲锋吧!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再给你们任何提示,你们是被放逐山间的野狼,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周后,我在终点等你们,希望你们来的时候不要太狼狈。”

“早就听说了,极光突击队是带着死命令来的,说是要给我们好看。”王战道。

“听支队长的语气也很没底,万一在极光面前丢了脸,事儿就大了。”赵科道。

“一个营的兵力折磨我们百十个人,亏他们想得出来。”张铭已经发起了牢骚。

赵科忍不住打断他们:“不要长别人志气,别忘了我们是特战队员,是要以一当十的。”

张铭说:“以一当十那是在周密的指挥下,我们现在像玩游戏,开局一条枪,其他全凭个人发挥。行了,输赢交给命运吧。”

车辆戛然而止,魔鬼教官郎宇敦促队员们赶快下车,他们纷纷钻出车厢,各自背负三十五公斤武器装备和被装,整齐列队。

郎宇威严地站在队伍正前方:“想要不被淘汰,团队协作非常重要,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各自为政,但我还是建议你们自行分组,记住,七天,三百公里的山路,你们能走到最后,绝非单凭运气。没时间了,蓝军已经到达战场。”

说完,郎宇坐着猛士车扬长而去,留下一群没有分工、没有指挥员的特战队员,他们一头雾水,不知从哪儿下嘴。

突然枪声响了起来,有人高呼一声:“蓝军来了,隐蔽!”

特战队员们四散奔逃。一时间,壕沟里、树干下、泥潭中、池塘边,趴满了各种姿势的特战队员。

草丛深处,赵科匍匐着靠近王战,并向不远处的张铭使眼色,三人聚拢在一起。

赵科道:“王战擅长突击,枪法精准,张铭懂侦察,能熟练使用各种先进设备,我有足够的经验,我们要绑在一起,千万不能单打独斗,赞成的给个话。”

王战表示赞同:“听副小队长的。”

张铭看看王战,也求之不得。

赵科道:“还是铁三角给力,你俩要注意,名额只有一个,但必须从你们两人中产生,现在你们是竞争对手,同时又必须相依为命,共同出击,迎战蓝军,抛弃杂七杂八的想法,精诚团结,明白吗?”

两人齐答:“明白!”

突然,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有轻微响动,王战反应迅捷,用白光瞄准具发现是蓝军侦察小组,他卧姿据枪,准确击发,有烟雾从灌木丛中冒出来。

“转移!一会儿会有大批蓝军围攻这里。”赵科紧张地命令道。

三人相互掩护,密切协同,采用小组队形,左冲右突,很快撤离这块区域。

张铭观察五用指北针确定第一宿营地的方向,三人边跑边迎战无处不在的蓝军。

蓝军的进攻方式很刁钻,总在出其不意间,让特战队员一刻也不敢放松,神经始终在紧绷状态。

行进中,王战和张铭好几次替对方解围。在一处被布设了陷阱的密林深处,张铭由于注意力都在指北针上,失足落入深坑,王战连忙找来藤蔓编织成足够长的绳索,一头系在腰间,一头由赵科控制在树干上,潜入深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张铭拉了出来。由于头朝下时间过长,脑袋缺氧,上来后,王战一头栽倒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他醒来后第一件事是关切地问张铭:“你没事吧?”

张铭道:“幸亏你,只是擦破点皮,你再晚下来一会儿我就掉到底了。”

张铭虽然相信救自己是王战的第一反应,那时候他一定没多想,但是后面他还会那么想吗?

张铭问:“你不怕我活到最后?”

王战回:“那也比谁都活不下来要好得多。”

三人依稀可以看到第一宿营地的轮廓,王战长舒一口气,这里是暂时避难所,说不定还有啤酒和烤肉。他正美美地盘算着以怎样一种惬意的姿势,好好休息一会儿,耳麦中传来指令,三点方向有圆木,将圆木扛到指定地带,那里有地雷,利用探测仪准确判定位置后排除,然后化装接近第一宿营地,宿营地外围有少量蓝军警戒,摸哨解决这几个蓝军,那里的帐篷才可以成为他们的庇护所。

王战一边气喘吁吁地扛着圆木,一边问:“如果七天都这样,谁能扛得住?”

赵科腾出一只手擦了一把快落进眼里的汗珠说:“不要急,据我所知,这才只是热身。”

赵科绝非危言耸听,这才第一天,硬菜一定还在后头,指挥中心那些狠毒的招数,怎么会一上来就用,他们需要队员们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情报显示,已经有将近一半的队员中途被淘汰,他们很大一部分不是倒在常规的作战中,而是在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被设计,魔鬼周有一百多个固定课目,已经纷繁杂乱,但课目再多还是有迹可循、有章可依的,怕只怕打起来完全没有套路。

正如三人攻占第一宿营地之后,以为眼睛一闭,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这第一天就算过去了,可谁知道,魔鬼周虽是七天,但这七天不是按照黑天白日来划分的。

尽管屡屡面对危险,如履薄冰,但躺在行军床上王战认为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起码还有床可以睡,起码身边还有赵科和张铭,他内心是快乐的,虽不知道这种并肩作战、这种兄弟共生死的局面可以保持到什么时候。

有的队员已经入睡,有的队员没这么幸运,他们直到天彻底黑下来,也没有找到第一宿营地的位置,还在荒野里走着冤枉路。

导调中心里,李国防、陈东升通过监控画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名队员疲惫的脸。他们还没有睡,他们似乎永远也不困。陈东升坐在角落里,脸色很不好看。

李国防瞄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你想不通,想不通就不要想了,你现在不是巅峰特战队大队长,你现在的角色只是一个参谋,可以出谋划策,但不能做决策。”

陈东升叹了一口气说:“以前不是这么安排的,现在更不应该这么安排。蓝军来势这么凶猛,蓝军指挥员任伟林是我在特战学院的同学,他所任职的极光突击队,也是国内领先特战队伍中的翘楚,我了解他的底细,了解他的战略战术,这时候却不让我参与了,我的队员像没头的苍蝇,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儿啊?”

李国防说:“这不是我定的,是张司令员的命令。是,你最了解他们,你最懂他们,你可以陪他们一辈子吗?他们每一次投入战场,你都能手把手地带吗?临阵换帅的事儿你经历得还少吗?遇到他们不熟悉的指挥官就理应吃败仗吗?‘锋刃’国际特种兵比武你也能跟着去吗?”

陈东升道:“不能!”

李国防说:“不能,就在这好好陪我看戏,你甚至可以回家睡觉。”

陈东升也是有脾气的,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火药桶,一碰就炸,但现在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一方面是磨平了棱角,一方面他知道李国防也是为了队员的真正强大,当他们孤立无援,当他们陷入绝境,那才是蜕变的开始。

李国防扭头问齐伟:“队员们都睡下了吗?”

齐伟说:“由于上次魔鬼周有半夜被突袭的经验,现在他们长了记性,设置了警戒,除了岗哨,其余的睡了。”

李国防道:“那任伟林估计要兴奋了。”

窦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