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一遭

第43章 黑白(4)

了结的机会没让路寻久等,长安十六年刚开春,京城爆发了意见轰动朝野的案件——伪农案。十六年的开春皇帝要出巡体察一下民情,看看播种开垦的情况,原定计划是微服私访,带着个大宗师就在京城的周边转转,简单的看看,如果情况好,等秋末农闲的时候再往南出巡,如果情况不好,那么该罚罚该整治的整治,连京城周围皇帝的眼皮子底下都做不好,那么再远的地方也没必要去了。

可是就这样一件简单的事,却牵扯出一件大案。皇帝出巡的消息本来应该就皇帝自己和王钧昭知道,因为王钧昭负责皇帝的安全,但是皇帝到了京城的周边一转从遇见的人的眼中看见了刻意,而且在田中耕作的,虽然穿着宽大的麻布衣服,但是仅从臂膀撑起来的宽度看,也不像是农夫。皇帝耍了个心眼,摆手示意那个头戴草编斗笠肩挑着担小碎步快速行走的人来到近前,那人也就真的乖乖的来到近前,光这一个动作,皇帝心里就有了数,正是农忙时,路边有个陌生人招手,非亲非故的,难道就会顺从的走过来?皇帝也知道自己常年身居高位,身上的气质最不济也像是个地主,但是平常人家看见地主谁不绕着走,别说招手了,就是咳嗽一声,那也得装作没听见快速逃离啊。皇帝今年好到六十了,之前皇考在乡下种地的时候他也是经历过的,推己及人,难道这代农民短短四十年就变了模样?

针对农事皇帝简单了问了几句,有趣的是,说闲话这个面前的农民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一旦问道农桑之事,就顾左右而言他,而且一般的人家如果遇到路边有人问他们的农事,那么第一反应不就是觉得这个人是下来私访的官员吗?都会惊愕一下。可是这个农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他问这些问题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私访了一圈后,皇帝没有直接回宫,而是面无表情的来到镇抚司衙门。镇抚司也就是皇帝的眼线,负责情报工作。门口有两个小兵伫立,看到有两个陌生人到来,于是上前询问情况。小兵自然没见过皇帝的,也就根本不认识面前这人就是当今圣上,至于王钧昭他们也是不认识,因为京城的大宗师更是高高在上,可能指挥使都未必见过王钧昭,但是指挥使肯定认识皇帝。皇帝停下脚步站住没动,王钧昭从怀里掏出腰牌——正面写的是武英殿,背面写的是供奉——就想着来的两位小兵迎了上去。小兵虽然没见过大宗师的真容,但是武英殿的腰牌还是认识的,再镇抚司当差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眼力。两人看后俱是一惊,然后躬身把两位大人让了进去,至于这位武英殿身边的人他们根本没敢查,能跟武英殿的人走在一起的又岂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小兵一直把他们带到了正堂,给他们沏茶,还没等小兵问事情,皇帝先开口,

“章济哪去了?”

小兵更是惊诧,章济指挥使的名字,这人直呼其名,肯定来头不小,看着岁数,六十上下,难道是哪位阁老?小兵在心里盘算着。“大人出门办案了,一会就回来。”他试探性的回了一句,要是这俩人仅仅是跟指挥使大人关系好,听到这句话也就在大堂等了,如果是比大人官职要大,或者所要交代的事情比较急,肯定就会让他把大人寻回来,不管是哪种结果,也能让他对事情有个简单的把控。

“让他别办了,你快去把他叫来,朕有事让他做。”

小兵一听这个“朕”字,腿肚子都软了,顺势跪下领命,然后连滚带爬的慌慌张张的出门而去。幸好指挥使办案之前都会有个习惯,把地点交代给值班的手下,以防有人到衙门有事找他。

指挥使不到两刻钟便回来了,进入正堂,身后的小兵把门带上,站在离门口两尺远的地方把门,这种级别的谈话不是他能听得,也不是别人能够听的。

“吾皇圣安,臣章济叩见陛下。”章济跪下磕头,行面君礼。

“起来吧。章济啊,朕记得你升任指挥使十年了吧。”皇帝语气平缓的说道,从语调中听不出是喜是悲,是问罪还是闲谈。

“承蒙圣上恩典,臣已经做了十一年了。”章济不知道皇帝的意图,只能顺着话茬往下说。

“那你觉得你这十一年做的怎么样啊?”

章济闻此言,就感觉头皮发麻,冷气从衣领而过,穿过整个脊背,到达脚底,他在脑子里迅速了过了一遍近一年的所作所为,没觉得有问题,又把记忆往前倒了几年,在这几秒间,章济脑海中过了几年的光景。再联想皇帝之前都是在宫里召见自己,今儿反常的穿着便服来到镇抚司衙门点名要见自己。他觉得自己的指挥使生涯可能要画上句号了,甚至有可能人生也要画上句号了。多种幻想的结果在脑中形成,汗水珠珠渗出皮肤,可见的密布在脑门上。

虽然心中已经把自己画上了句号,但是现实中皇帝问话也还得答,“臣觉得臣这些年来还算是兢兢业业,心头所想是以报陛下圣恩,每每睡前都三省吾身,……”后面的自觉无错这样的话他没有说出口。

“呵,兢兢业业,朕的身边都出了贼了,你知道吗?”皇帝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章济的鼻子,语气严厉的对他吼道。

“臣有负圣恩,臣万死……”,章济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头抵到地上,心里是翻江倒海,他确实不知道皇帝身边有贼,再说有贼这应该皇宫内卫的事,能对他说的有贼绝不是表面上的意思,而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已经是失职了。

皇帝绕着他跪倒的地方边走边对他讲起他今天的所见所闻,不用皇帝说出猜测,章济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皇帝所说的有贼,是指宫廷内院的人跟宫外的大臣在透露消息,这个贼把皇帝的安排完全的散了出去,让这帮臣子有所应付的准备。皇帝愤怒的点不单单是这个应付,更是他这个皇帝身边出了别人的人了,自己堂堂一个皇帝竟然被人时刻监视着,还不察觉,这透露出去能叫天下人耻笑。

“章济,你也不用万死,朕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查出是谁在我的身边埋间,如果在一个月之中查不出来是谁,那么也不用朕下旨,你自己就请辞吧,算是朕看你勤勤恳恳这么些年,给你个体面。但是如果你胆敢糊弄朕,那么就别怪朕心狠了。”

皇帝说完这句话,拂袖而去,王钧昭看了跪在地上的章济一眼,也跟了上去。

“臣领旨……”

章济经过这么一遭,办事效率变的极高,不到两天,就把京城所有此次糊弄皇帝的可能受益者全部筛查了一遍,没过七天,锁定了此次的消息传递者,半个月后,密报长安皇帝,是天机阁安排的间人在皇帝的身边。皇帝看完密报后,不动声色。

路过半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