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想低调修仙啊

第45章 婚典

姜冰璃现在很慌。

虽然她面不改色,但是心跳已经加速到一百八十迈!

姜冰璃没有走,因为她的师父让她跟陈谋仁多多交流。

这个交流不仅仅是聊天那么简单,而是更进一步的接触。

她本来只想在床边坐半个时辰,然后再回去交差。

可是她越想越气,陈谋仁竟然真的睡着了!

她不相信,所以稍微凑近了一些,想要看陈谋仁是不是在装睡。

当她确认陈谋仁是真的睡着之后,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挫败感。

姜冰璃从未见过有男人可以抵御她的姿色,无论他们表面上装的有多么正经有多么清高,但是眼神却藏不住贪婪和觊觎。

可是陈谋仁对自己只有单纯的欣赏,并无任何邪念。

所以姜冰璃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如此想着的姜冰璃突然感觉手腕一热,不知何时陈谋仁已经转过身来,握住了她的手腕。

姜冰璃连忙挣脱,可是谁知陈谋仁竟然顺势一扯,将姜冰璃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姜冰璃本能的想要对陈谋仁出手,但是她发现陈谋仁并不是故意的,因为他还在酣睡。

姜冰璃在她二十年的人生中,从未和男人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她骨子里对男人就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厌恶感,别说和男人接触了,仅仅说几句话都会让她感到不适。

不过姜冰璃现在的感觉很奇怪,她并未对陈谋仁有太多的厌恶感,反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异样。

她真的很好奇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冷淡,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姜冰璃盯着陈谋仁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虽然谈不上俊美,但也算是白净清秀。

此刻的陈谋仁如婴儿般酣睡,卸下了所有防备。

姜冰璃忽然有些感动,因为这何尝不是一种信任。

她就静静的盯着陈谋仁的人。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个男人,从今往后就是自己的道侣了。

即使自己不喜欢他,但是也不能伤害他。

所以姜冰璃就任由陈谋仁这么拥着她.....

天色渐黑,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纸,零零碎碎的洒在地上。

陡然间——

姜冰璃感觉陈谋仁身子一颤,然后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姜冰璃感觉陈谋仁呼出来的气息灼热了许多。

两个人谁都不懂,就这么沉默无言的看着对方。

当陈谋仁把手贴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姜冰璃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

“对不起。”

陈谋仁把手收回来,然后从床上爬起来道歉。

姜冰璃也顺势起来,她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低着头戴好面纱,然后离开了房间。

她出来的时候,仰头望着天上的皎月。

月光照在她洁白如霞的脸上,映出了一抹失落的神色。

姜冰璃不知道陈谋仁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什么,她只知道在陈谋仁的眼中没有看到自己。

接下来的四天里,每次陈谋仁炼丹之后,姜冰璃都会在门口等他。

两个人非常默契的重复着第一天发生的事情。

灵根丹炼完之后,断雪崖的长老先回去了。

赵正明给陈谋仁重新准备了一个独院,这个独院位于山腰处,环境要比普通弟子好的多,而且这个独院旁边就是冷夜居住的地方,相隔只有十几米。

虽然断雪崖表现出来的诚意让流云观无法拒绝,但是流云观也没有完全信任断雪崖,所以才把陈谋仁安排在冷夜身边。

至于姜冰璃......毕竟两人还没有结成道侣,所以她被安排到宾客居住的小院。

断雪崖的长老们离开之后,姜冰璃就没有再主动去找过陈谋仁,而是天天把自己锁在院子里。

差不多九月末的时候,断雪崖的长老又来了,并且跟流云观敲定了陈谋仁和姜冰璃的婚典事宜。

七天之后。

远远望去,青山城通红一片。

陈谋仁和姜璃的婚典在青山城内举行。

流云观本来不想大张旗鼓的举办婚典,但是断雪崖要求一定要隆重才行。

街道洒满了鲜红欲滴的花瓣,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整个青山城都淹没在红色海洋之中!

青山城的居民纷至沓来,想要一睹断雪崖女弟子的真容,是否如传说般惊艳!

东方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杂修弟子就已经开始敲锣打鼓,宣告着婚典正式开始!

青山城万人空巷,一眼竟望不到尽头。

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欢声笑语,每一个民众都拭目以待。

断雪崖的娘家团从青山城外缓缓而来,近百名女弟子在行进的过程中,宛如一朵正在绽放的雪莲!

直至走到流云观的迎亲队伍前,这朵雪莲绽放出最美的花蕊,而花蕊正是今日的主角之一姜冰璃!

冰肌藏玉骨,衬领露酥胸,娇娇倾国色,缓缓步移莲。

佳人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嫣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冷艳绝伦动人心魄!

青山城的民众被姜冰璃的美貌,惊艳的难以动弹!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女人们眼中燃烧着妒忌的火焰,男人们嘴角流淌着羡慕的口水。

陈谋仁穿着一身暗金色的褂袍,简单的把长发束在身后。

他脸色平静的上前几步,接过姜冰璃递来的纤纤玉手。

手感还是那么冰凉,那么柔软。

姜冰璃与陈谋仁并肩,缓缓走向流云观的山门。

今天青山城的百姓们可以放开吃喝,因为流云观负责所有开销!

姜冰璃和陈谋仁回到流云观拜堂之后,姜冰璃被送入洞房,陈谋仁则是现身婚宴。

晚宴的坐席泾渭分明,活脱脱的就是没有黑白点的阴阳太极图啊!

流云观这边的气氛极好,每个弟子都主动站起来敬酒,而且不多劝,意思一下就好。

反观断雪崖那边就冷淡多了,陈谋仁只是象征性的敬了高敏等长老几杯酒就完事了。

流云观的弟子们虽然对断雪崖的女弟子很感兴趣,但是他们也知道人家对男人是什么样的态度。

所以也就过过眼瘾,没去招惹对方。

宴席结束后,断雪崖的弟子就返程了。

流云观没有闹洞房的习俗,灵医堂的弟子们陪着陈谋仁回到独门小院后就纷纷离开。

万国灯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