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夺丁光

丙夺丁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我那大冤种雇主

赵敏敏发现了一个秘密。

一个有关于徐周元的秘密。

她颇为不屑。

那天,恰好学校考试,她提前交了卷。

班上的同学什么表情都有,老师也是见怪不怪了。

“去吧。”班主任老师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既然已经知道了孩子家里的具体情况,就不能过分苛责。

对于这个孩子,她是满心祝福,至于最后的结果到底能怎么样,只能听天由命。

谁都不能改变命运不是吗。

“后面的,考试呢还说话。”班主任老师发了飚。

教室里又恢复了一片安静。

赵敏敏在学校的卫生间换好了裤子,这样就可以去到徐周元的家且全程不用人家的卫生间。

正在卫生间里面做清扫,她的卷子铺在马桶上时不时还是要写上两笔,就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响。

“……周元,我对不起你。”女人低垂着头,脸上带着哀伤的表情。

柳晴伸手去抓徐周元的手,徐周元避了一下,她讪讪收回自己的双手。

心中不停大骂自己,她也觉得这样不好,可。

“坐吧,喝点什么?”徐周元向室内环顾了一圈,没有瞧见有人。

他以为那个孩子今天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被耽搁住了。

反正家里的卫生还说得过去,他也懒得计较。

给柳晴找了一双新的拖鞋递过去。

柳晴的穿着丝袜的脚就踩在地板上,她见徐周元的动作然后收了收脚趾。

脸上堆满了笑,无话找话道:“你回来以后我还是第一次登门呢,这里的环境挺不错的……”

是她居住的小区并列的出名的高档小区。

真的硬要分出来一个高下,或许还是她住的那个小区更值钱些。

徐周元进了厨房,然后端出来一杯果汁。

“苹果汁。”

柳晴接过果汁笑笑:“你还记得我爱喝苹果汁呢。”

她双手捧着杯子,然后手指相互交缠着。

“有什么事儿吗?”徐周元问。

柳晴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她解释道:“在奶奶那里听说了你回来,就过来碰碰运气,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看看你。”

徐周元皱皱眉:“孩子们呢。”

他记得柳晴那两个孩子年纪不大,按道理应该是被母亲带在身边的。

“在在……在楼下,我让阿姨带着他们玩会儿。”柳晴的呼吸略略急促。

“孩子不应该离开母亲的视线范围之内的……”

“我就是想见见你,周元你还是怪我的吧?我是对不起你,可当时那个情况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赵敏敏拿着抹布在卫生间的地上努力擦啊擦的。

有钱人的卫生间比她的家都大。

可惜这个有钱人是个大傻子!

这三观,啧啧啧……

也不是她想听,实在是里面的人过分全神贯注没有注意到她。

正在哭泣的那个女人据说是房主的嫂子……

赵敏敏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难怪感觉这个大叔是单身,原来是这样的!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竟然这样的关系私下还要见面?为了见面还要将小孩子扔在楼下,赵敏敏摇摇头。

实在闲得无聊,她对着镜子用手捏捏自己头顶的发丝,让其中的一小撮立起来。

这种原理呢,类似于接收信号。

不是说过她是个小迷信嘛,她认为这样做了,自己的做题的速度就可以提上来。

……

徐周元送了柳晴下楼,目送柳晴离开,他转身又回了楼上。

赵敏敏正在厨房里做卫生,蹲在地上吭叽吭叽干得热火朝天。

“你什么时候来的?”徐周元眼眸停顿在她的身上。

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

他才下个楼的时间,她就上来了?

他就发现这个少女可能是属老鼠的。

赵敏敏的目光不自觉在徐周元的身上扫了一圈,她就想啊长得挺好的男人,虽说有点老有点皮皱了,但做人三观和底线总是要有的吧?现在社会都变成了这样呢?摇摇头。

算了算了。

三观和社会道德底线还是由他们年青一代来守护吧。

上了岁数的人活得稀里糊涂的,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恋爱脑。

徐周元见她半天不说话,抹布擦过了有污迹的一侧又继续擦着地面,盯着看了半天,说:“我可是花了钱的,希望我花出去的钱和得到的服务成正比。那抹布脏了,你是在偷懒吗?”

赵敏敏:……

周扒皮啊!

“这么早就放学了,和老师讲清楚了吗?”他收回视线问。

虽说学校不应该容许这样的存在,但特殊的情况就得特殊对待。

“嗯。”

“今天没有扇长辈的耳光?”

赵敏敏觉得这人就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是夜叉吗?

天天没事儿就抽别人耳光玩?

“有些长辈值得被尊敬,有些长辈不值得。”她稍稍提高音量。

比如说眼前的这位!

就算以前谈过恋爱,分都分了而且前女友都已经嫁给了堂哥,为什么还要私下见面?为什么还要将人带回家?

周扒皮有三十多了吧?

活到三十多都没活明白,余生也够呛了。

真真是,有些人活着活着节操碎了一地。

徐周元:“你不停地看我,想说什么?”

他就发现这丫头不停用视线扫射他,干什么?

想加工资?

他劝她最好不要,不然他一定赠送她一盘名菜,炒鱿鱼!

他所有的善良所有的好风度已经尽量用在她的身上了,做人不可以得寸进尺。

赵敏敏能说什么?

她敢说什么?

说你道德有问题,说你三观不正?

鉴于多年混在大爷大妈当中得出的宝贵经验,她挤出笑容说道:“就是觉得您说得很对,这地不应该这样擦。我这就用消毒液擦一次然后清水再擦一次。”

徐周元盯着她好半天。

说道:“这是你应该做的。”

赵敏敏点头:“没错没错。”然后小声碎碎念:“折腾一个高三的孩子,也就这点本领了。”

徐周元抱着手臂看她,提醒她:“你讲什么可以大声点,抱怨也可以大声点。说不说是你的自由,炒不炒鱿鱼也是我的自由。”

简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