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理想国

第29章 开心欢喜的吕布

至于六礼的其它步骤,双方约定目前的危机解决后,再予以正式进行。

张辽和邢道荣作为见证人,旁观了这个过程,都暗自对胆大心细的士颂称赞不已。

把婚书收好,士颂再对吕布拜礼后开口说道:“袁术逆贼虽众,某却只觉得他如犬豕!”

英雄惜英雄。吕布为他这话,不禁猛地拍了一下巴掌:“好!盛德,快讲来!”

士颂随即对他说道:“袁术七路大军前来,其中的韩暹、杨奉只是临时拼凑。这两人目前还是左右摇摆之人,并不会真心投靠逆贼。请岳父亲笔修书一封,质问、劝反这两人,敌军必遭内讧之乱!”

“这样可以吗?”吕布迟疑地问道。

陈宫沉思过后,点了点头:“可以一试。”

吕布随即认同:“不过是一封书信而已。”

拿来纸笔,他转头问道:“盛德,你说我写。”

士颂微笑着,缓缓地说着,看着他写。

这封信的大意就是:袁术反叛,应当一同讨伐他。你们为什么与反贼来这儿攻打我呢?我们一起建立功名,将会留名青史。我们正好借机联手打败袁术,为国家除害!打败袁术军队之后,军中的钱粮全部归属二位……。

在士颂的授意下,吕布写好了给韩暹、杨奉二人的书信。

唤来侍卫,吕布命人把这封密信传送了出去。

“然后呢?”吕布松了口气后,再询问道。

士颂呵呵地笑道:“静待他们赶来下邳城外。”

“呃,”吕布再次皱眉。

“这两人一定会与您单独通信,约定一起反攻的时机。”士颂镇定地安慰他,“我们也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吕布听着心情愉快,再命人送来酒肉。

吃喝之间,士颂看了看邢道荣,示意他先出去一会儿。

张辽见他们又要密谈,也就陪着邢道荣出去了。

心情愉快的吕布笑着问道:“盛德还有事吗?”

士颂整理了衣袍,正色施礼说道:“小婿恳请岳父答允一事。”

喝得开心的吕布,随即回道:“爱婿尽管讲来,某必答允就是。”

话一出口,他的心里一颤:真要做他岳父吗?

士颂镇定地说道:“岳父亲眼所见,邢道荣机智虽不及张将军,但武功并不弱于他。这样的猛将留下来,岳父可还满意?”

“嗯,邢道荣的确可称世间猛将。”吕布点头说道。

士颂继续说道:“某已经为岳父,谋划好了退敌之后的军事部署。”

他的这话说得不仅有远见,更还很吉利。吕布满心欢喜地催问道:“爱婿快说。”

陈宫坐在一边,见这二人“岳父、爱婿”着有来有往,心中暗笑道:看来,士颂与吕氏莹儿的亲事,是带有天意的。

士颂指着沙盘说道:“我襄助岳父大战过后,还会帮您拿下广陵,日后再图西南面的九江郡,还会先让北面东海郡的臧霸,真心服从于您。”

臧霸与吕布的关系,处于一种较为松散的联合关系。

听到可以让臧霸心悦诚服,吕布当然欢喜,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无非两点。一者是令他慑服于您的威势,二来宽厚地对待他。”士颂淡然地说道。

吕布脸色略带尴尬:“这,如何能够做到呢?”

士颂随后对吕布作答:“可令他前来助阵击退袁术。”

吕布听了大喜过望,但是陈宫却有些疑惑:“如此一来,曹操就更会对我们这里警惕,而时常来骚扰了。”

士颂点头认可后回答道:“曹操面临的大敌,既不是徐州这里,也不是宛城的张绣。但他一再对这两处或者用兵、或者挑拨的目的,在于他欲要与北面的袁绍进行决战。”

陈宫听了,立刻抚掌:“的确。这两人互不服气,彼此都认为剿灭了对方,就能够得到天下。”

士颂接话说道:“正是这样,我们的实力与曹操、袁绍相比,都还处于弱势。因此,某认为应该稳固住目前拥有的地盘,并且不对那两人的地盘觊觎。甚至,还可以略微示弱。”

点点头,陈宫缓缓地说道:“这是坐山观虎斗了。”

吕布喝了一大杯酒,表示并不在意:“不管是谁,来了,我就用方天画戟与他讲话;我这里要是没有了酒肉,那也是拿着方天画戟去取。”

吕布固然是天下无敌,但战争并不是凭借一己之力。别人尚且不说,即便如臧霸,只要紧守城池,吕布也是无计可施。

不必和他争执,士颂只是端起酒杯,微笑着喝了口酒。

也觉得自己大话说得有些没边,吕布想起来转而问道:“盛德,如何令臧霸诚心归顺?”

士颂嘴角微扬:“岳父这就命人招他前来助阵。等他亲眼见到我们击败了袁术,更还趁势攻克了广陵郡,进而威胁九江郡。他焉能不慑服于您?”

吕布听得开心,哈哈大笑不止。

士颂指着沙盘继续说道:“广陵郡攻克之后,可请张辽将军镇守于西部的合肥、濡须口一带;邢道荣将军于东部的射阳、江都一带镇守。”

吕布仔细查看了沙盘,不禁开心得大笑连声:“哈哈哈,某的地盘,这样快速地就扩大了吗?”

士颂解释着说道:“岳父,您再仔细看看。”

吕布赶紧把手里拿着的肉块放回盘内,陈宫也和他一起,凑近前来观看。

看了许久,吕布犹豫着说道:“难道不是地盘扩大的好事吗?”

陈宫猛然间一拍大腿:“拿下这两个地方,就能对长江以南形成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

吕布查看后,恍然大悟地说道:“还真的是啊!即便我不能立即渡过长江,但孙策也不能轻易渡江北上了!”

士颂指着沙盘上的长江北岸沿线说道:“文远将军驻守逍遥津、濡须口一带;邢道荣将军驻守广陵郡的射阳县。有这两员大将,无论是袁术还是孙策,即便攻来,还能站得住脚吗?”

开心地大笑过后,吕布又遗憾地说道:“这样当然好。可袁术势力颇大,这却不是容易做到的事。”

“岳父不必多虑。”士颂淡定地说道,“袁术的重点,还是在于粮食丰产的地区。况且,他的属下也并不齐心。”

沧海一花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