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时:

进行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逃出

别的不说,只是根据“镜中花”持有者的视野,就能判断出敌人所在的位置,这一点就连植木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看来水杉的确是除了榕之外,最值得信赖的朋友。植木把心里想的话对水杉说,但他的眼神却黯淡下来。

“要说起来,我也有考虑片面的地方,毕竟除了你之外我不相信任何人,所以一直没敢着手准备,只有你到了这里之后才准备行动,让其他人白吃了这么多苦。而且……”

水杉没有继续说下去。

植木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也许水杉亲自见证了拜火等人的死,但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甚至有可能被逼无奈,亲自参与其中。

“这不怪你。”植木眺望着洞口的另一边,“乱来的行动只会让形势变得更糟,那是正常人能够选择的,最理智的做法。你已经成功的救了很多人,换成其他人来,未必能做得比你更好。”

过山车还是八个座位,但有好几辆有序排列在这里,上面同样可以选择分数,而且并不低,这大概就是岩峭队伍的分数比大多数人高的原因。但是每人都需要做身份认证,只能领取一次,并不能用来刷取。

至于笼中分数更高的死者们,他们原本是凭借自己的好运气刷到了高额的分数,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植木为他们默默祈祷。

按照水杉的回忆,笼中的死者包括拜火在内一共有三位,其中一个便是“春之歌”的持有者,他被关在笼子之前,道具便被岩峭夺走了。

而至于月纪,他的道具“雷网”在使用时和“镜中花”的条件有些相似,都是要限制住使用者的自由,为了不让怪物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他也只能保持这个样子不动,在这里无奈的等候着。

想必在岩峭的计划里,等到他们自己想要结束游戏,坐过山车转移时才会解放电笼,让月纪这最后一个分数高的威胁被怪物除掉,如果不是水杉在其中帮忙,恐怕真的要被他们得逞了。

植木让其余八人先坐上过山车逃跑,自己和水杉留了下来,将所有通道的入口开启,并将除了岩峭外被麻醉的三人放到另一辆车上,由于使用了最大药量,估计设计者不唤醒的话,他们永远也醒不过来。至于逃跑的椿象,已经无需太过担心了。

不多时,龙文等四人和其余的人也到了这里,至始至终没有露面的也只有梨坞的队伍。植木决定不再等待,让他们先选取分数牌到对岸去,同时让水杉关闭过山车以外的通道,准备将试炼结束掉。

“接下来就要救月纪了,不过,我们要怎么在过去之后关闭通道?我记得那边没有可操作的设备,不行的话,我就留在这边吧。”即使有面对着怪物的风险,但水杉仍然一边提出这样的建议,一边关闭其他通路,“岩峭是一个很大的难题,麻醉剂量小的情况下确实可以诱导人说出真话,但不对他上全保险,隐患太大了,其他人又没什么拷问的必要。杀也不合适,不杀绝对是个隐患,我们到底怎么处理他?”

说完,半天都没有听到回音,水杉有些诧异,他看到植木靠在墙边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水杉上去推了他一把,但他还是毫无反应。

正当水杉开始着急的时候,植木才“嗯?”的一下回过神来,这才让他松了口气。

“你怎么了吗?”

“啊,对不起,刚才好像有人在叫我。”植木用掌根敲了敲太阳穴,“可能是太累出现幻觉了。”

说完,植木又是一个愣神,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刚才说,皮套的视野还在你的操控之下,而且也会受到‘司令塔’的影响?”

“是的。”

“我也可以通过‘伪装者’来共享视野吗?”

水杉点点头,不知道植木要做什么。

“你不用留在这里了,我想到一个主意,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运气吧。”

岩峭睁开了眼睛,他首先看到一个银发的姑娘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他。岩峭猛地伸手想要掐住她的脖子,却抓了个空,这才明白是共享来的视野。

视野稍微变化了一下,可以看到自己队伍中几人的背影,排除他们和椿象,只可能是天牛眼中看到的东西。在前面的同时还有正在交谈的水杉和月纪,他们有说有笑,乘坐着过山车逐渐远离这片土地。

岩峭并不知道水杉还活着这件事,更不知道“伪装者”的道具,理所当然把现状当成了天牛背叛的结果,他勃然大怒,只认为是天牛用什么手段欺骗了他。

等等,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果月纪在那辆车上,那那群怪物……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发现海星人纷纷将五辐射对称的腕足伸展,从最中心的肚腹处开始下陷裂开,裂缝分别延伸到五肢的尖端,紧接着从中出现了一堆探头探脑的东西,质地好似蛏子的晶柱,形状则又像是金针菇一般,它们奋力的挣扎,向外延伸着自己的长度。

总结来说,就像是拿起一瓣柚子,从皮膜开口的缝隙处,看到其中的无数汁囊活了过来,正在充满朝气的扭动着。

即使是岩峭这样强大的人类,也知道对上它们毫无胜算,这里只剩下他自己,除了逃跑别无他法。他奔向最近的一辆过山车,却发现那里的控制台已经被毁掉,接连看了几台,全部都是如此。

“他妈的,你们想把我困死在这里?!”岩峭愤怒的吼道,然而也只有“天牛”和未昏迷的椿象能听得见。海星人们逐渐逼近,他看看已经行驶了一多半的过山车,上面的几人依然有说有笑,看上去一切危险都与他们无关。

好像是故意的一般,岩峭听见植木低声对那个少女说:“那就是个被人卖了还数钱的蠢蛋。”

飞驰与朝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