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时:

第69章 天门山

没想到,柏铃草也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好看么倒是挺好看的,闪亮亮的。”

的确,这里的金币做过什么处理,总感觉比平时见的金子要闪亮的多。

“那送给你了。”

“我才不要呢。”栢铃草一脸嫌弃,“从那种地方拿出来,怪恶心的。”

这样一来就有三枚金币了,植木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仍然将它们保管好。

另外,植木还发现了其他可用之物,他费了好半天劲才把金蝶的一对足弄下来,上面的倒刺和尖钩乌吞吞的敛着光,锋利异常,可以当作防身的用具,不过使用起来仍不太方便。

植木想了想,又在原地鼓捣了一会,才拿着两条硬肢重新站起。它们拿在手里的的样子像极了法杖,但实际上还是仅能造成物理伤害的利器。

有一个位置的树木高度最低,植木慢慢摸索到那里,先将防身用具扔到地上,然后跳了下去,土壤比较松软,跳下来时受到的冲击并不大。

“希望顺利。”植木心中默念,他只想早点拿到碎片,之后将游戏结束,从而避免更多的伤亡。他微小谨慎的向天门洞的方向前进,栢铃草在旁边跟着他。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前方也渐渐出现了雾气,植木总感觉它再往这边扩散,但他每次试着在原地站定,雾气又好像是静止不动的。

“白草……”植木隐隐感觉到了危险,回头呼唤她的名字,却发现她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植木知道栢铃草不是那种会玩重复把戏的人,想起她刚见面时不久说过的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既然栢铃草不愿意出现在别人的视野中,那他现在已经处于某些人的监视之下了。

他们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在哪里监视着我?植木不知道他们的数量,也不知道是朋友还是敌人,但是朋友的话,总不会躲着自己不出来吧。他又想起之前那个打火机,不过观察了半天,凭他的眼力也看不出附近有没有。

如果敌人很多的话,想来手中的道具也不少,那样一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毕竟手中只剩下栢铃草这一张底牌,还不知道她会不会及时出现帮助自己。

想到这些事情,植木头痛不已,即使怪物再凶恶恐怖,但他们好赖是按照规则行动的,只要找到规律就不会有危险;而对于这些心怀叵测的人们,行事根本难以捉摸,那些信众没有一个正常人,让植木一点应对之法都没有。

现在再想起旋转木马时的沟通,他们不会真的以为处死其他所有人,只有服从神的命令的人活下来,才能在最后拯救所有人吧。植木叹了口气,且不管设计者究竟会怎么做,既然会产生这种病态的想法,那命运就绝不能交到他们手上。

这阵雾搞不好就是岩峭或是谁搞的鬼,植木正在考虑要不要从旁边绕过去,却突然看见白雾不但停止了动作,甚至开始往后退散。

难道不是来抓我的?植木想着,刚往前迈步,突然感觉这就像是个引诱他前去的陷阱。他停住步子,想要绕路,却又想到对方可能也算到了这一点,故意引他绕路,就像是三国演义中,赤壁之战后被诸葛亮埋伏,引诱上华容道的曹操一样。这让他举棋不定,进退两难。

演义中,诸葛亮之所以会算准曹操的选择,是因为足够了解对方的性格,但植木对他们毫不知情,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也就无从判断信息的真假。

必须行动起来了,犹豫时间越长就越不妙。

“不好意思,不过估计你也用不到它了。”

说着,植木拿出那个破损的木盒子,向雾中投掷出去,它在水汽里滑行了一段距离,却没有听到它落地的声音。

里面肯定有问题,植木掉过头就想跑,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突然有什么东西扔了过来,那是一个土黄色的大背包。他没来得及反应,被这份重量砸中,身子歪斜了一下,背包掉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滚动。

雾中又蹿出两个人,分别从植木的两侧袭来,控制住他的手臂,却被植木用力挣脱,只将他手中的武器拽脱,没有抓到他人。

趁着他们因为惯性向后退的时间,植木乘机逃跑,迎面却有一个人高速猛冲过来,直接把他撞翻在地,居然是之前在旋转木马时那个戴包头帽的男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包抄过来的。

包头帽用手臂压住植木的胸膛,给了他左脸一拳,随即把脸趴下,对着植木说:“别乱动。”

然而,包头帽的神情突然一窒,捂着手臂惨叫出来,植木侧过身子,一脚将他蹬开,有几滴血随着包头帽向后摔去的动作滴落在地上。

植木翻身站起,表情严峻,他的手中倒握着一把浅弯月状的黑色匕首——那是刚才他害怕武器丢失,特意在原地多停留了一会准备出的手段。当时他将足尖的钩子卸下,只带了一小段腿,用之前剩的绳子将腿部和与钩子的连接处绑紧,做成了一把简易锋利,便于隐藏的弯刀。

之所以不放在明面处,就是要在关键时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却没想到一慌乱,上来就被人缴了械,把最后的底牌亮了出来。

包头帽跪在地上,他的手肘下方被植木扎穿了一个洞,鲜血滔滔不绝的从里面流出来。他的表情痛苦,却依然瞪大眼睛看向植木的方向。

没什么可说的话,植木心中没有一点歉意,甚至打算补一脚,不过其余两人已追了上来。他用刀子对他们晃了一下,形成短暂的威慑后转身跑走。

“他们为什么赤手空拳的,而且什么道具都不用?”植木一边绕开树木,沿着雾气的边界跑,一边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他选择这条路线是为了尽可能的缩短去天门洞的距离,然而在不远处的前方,有一尊铁塔般的巨大人影正背对着他坐在那里。看装束和体型,那个人应该是岩峭没错。

飞驰与朝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