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春秋我为尊

第12章 木邶宫

迷雾散去,士弥手持长矛凝神而立。

看着范豫倒在地上的,他慌忙上前搀扶;然而对于眼前的锦袍老人,他却并未出手!

只是双眼死死盯着。

“木邶宫?”

许久,士弥才说道。

锦袍老人淡淡一笑,道,“你居然知道我?”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除了你还能有谁呢?”士弥似是揶揄的说道,“木邶宫,卫国木氏庶子;修为之高,传闻就算是现任木家家主木邶易也非敌手。

早年曾跟随儒门圣师修行武道,位列儒门十哲之一,善使流水之威。

但为人低调,见过你的人本就不多,最近十几年列国之间更是没有了消息!”

木邶宫道,“老朽生性淡泊,不喜与人交往,却不料你竟知道的如此清楚。”

“因为木邶宫唯一的至交便是我范氏的老宗主!”士弥恨声说道,“而我就是范家的奴仆!我虽没见过你,但却也时常听老宗主提起。

说到列国间的得道之人,老宗主首推的便你木先生。

只是我却怎么也没想到,今日你却对我家小宗主下如此毒手!”

“啊?!哈哈...”

木邶宫忽然纵声大笑,“士弥啊士弥!你既然知道我同你家老宗主的关系,又怎会说我对范豫下了毒手呢?”

“耗空武道罡劲,直接致其力竭而厥,你还敢说不是毒手?”士弥厉声道,“武之一道最忌耗空罡劲,体内无道,就要重头再来,你不会不知吧?”

“老朽自然知道。”

木邶宫并没抵赖,反倒是很大方的承认道,“体内罡劲一旦完全力竭,短则月余,长则数年才能重新恢复,老朽怎会不知?”

士弥痛心的说道,“你既然知道,又为何...”

木邶宫无奈的一笑,直接打断道,“你可知,如我不如此做,范豫今日便会殒命于此?”

“什...什么?”

士弥忽然愣了一下,旋即问道,“木先生此话怎讲?”

...

月色迷蒙,树影婆娑。

士弥警觉的握紧长矛,看着淡淡的薄雾飘荡。

他看的出,范豫应该是被锦袍老人的罡劲锁住了双腿,否则不可能会如此步履维艰,甚至是走一步都难。

然而除此之外,士弥却也并未发现这其中有什么危机。

鉴于范豫和锦袍老人的约定,他更是认为非到万不得已,自己绝不能跟对方发生直面冲突。

毕竟老人的修为是他忌惮的,一旦有事发生,恐怕他和范豫想抽身退出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迷雾越聚越多,雾气也越来越急,最后竟势如烟海,浩荡不绝。

这让士弥的心头猛然一凉。

可此刻,他再想有所动作却发现为时已晚。

不但范豫的身影顷刻间便被迷雾淹没,就连自己的武道罡劲也在无声无息间被锦袍老人完全压制。

一片浪涛的呼啸,一声低沉的龙吟...

这是...迷海龙域?

蓦的,士弥想起了一个人。

木邶宫!

这个自己的老宗主经常提起的,自己却从未见过的得道之人,只有他才能使出这迷海龙域!

直到此时士弥才稍稍安心,因为他记得自己的老宗主曾骄傲的说,自己和木邶宫相交甚笃。

然而他却怎么也没想到,范豫在走出迷海龙域时,竟耗尽了自己的武道罡劲!

这也就意味着,他好容易获得的修为,便会消失无踪,一切都需从新来过。

重新恢复,又得需要多少时间呢?

士弥不知道。

他知道的却是范豫从小体弱多病,一直无缘武道。这次来卫,死而复生,阴差阳错下才结出了神识,在武子墓前又获得了些许修为。

可这修为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怎能不让人痛心?

如果是范豫醒来知道修为还需重新来过,他又会做何想呢?

会不会因此一蹶不振,再变回之前的模样?

这些士弥都不确定,他不敢想。

然而木邶宫的话,又让他陷入了不解。

难道是范豫获得的这点修为有什么问题?

士弥迷茫的看着木邶宫。

月已西沉。

林间一片死寂。

木邶宫忽然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怎么皓首翁没有跟你说过,范豫死而复生,短时间内本不该妄动武道罡劲吗?”

“皓首翁?”

士弥眉头紧蹙。

显然他并不知道木邶宫口中的这皓首翁,是何许人。

木邶宫道,“对!皓首翁原本是周天子的宫内医官...便是他,在帝丘给范豫施针火针之术将其救活的。”

士弥恍然大悟,“就是那个带着一位紫衣姑娘一起,行医的白发老翁?木先生认识他?”

“当然认识!”木邶宫点了点头道,“能生白骨活死人的医师,试问天下还有几人能做到?若非是他出手,范豫哪里还有命到这剑秀峰...唉!”

一声唏嘘,他继续说道,“岁除之前,听闻范氏子嗣即将现身高阳宫,老朽为防有人暗中对你门不利,便早已在帝丘等候。

然而,在我赶走了几名智家的宵小之后,却也发现范豫早已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因此才又特意去找了皓首翁,否则你以为那么巧合,在范豫暴亡之时,恰好就有医师出现?”

“木先生大恩,老奴...”

士弥感激道。

但同时一阵冷汗却也从他的脊背上流过。

这次来卫国是何等的凶险,其实他早已预料过。

因为他们本就是奔着“死”来的。

可凶险到他根本就没发现过木邶宫的存在,甚至是那些智家的鹰犬,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士弥怎能不怕?

如果智家也派出一个修为堪比木邶宫的人来,岂非他和范豫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毋庸谢我!也或许范豫本就命该如此!”

木邶宫淡淡的说道,“只是这次,他非但是动了体内的罡劲,更是催动了御龙诀,若非老朽一直在这剑秀峰,范豫他恐怕真的要命丧在卫国了...

士弥,你不会是忘了范氏宗族关于御龙诀的祖训吧?”

“这...老奴怎敢忘记!”士弥连忙说道,“范氏祖训,御龙诀非范氏宗主不能修习,非意志坚定者不能修习,非心胸豁达者不能修习?非入武道地境者...”

话未说完,士弥的声音戛然而止。

几颗豆大的汗珠簌簌的从额角留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是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这错误竟差点害死了范豫!

一镜到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