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是演员

第80章 家族技能:帽帽相送

“那一年,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懵懂单纯旳少年,刚和心爱的女子阿花私定婚约,一切都是美好的开始!”

石殿内,李寻道伸出苍老的手掌,柔情抚摸骸骨光溜溜的头顶,恨声道:“但烈狞天,我的亲大哥却倚仗嫡子身份,将阿花从我身边夺走,莪悲痛欲绝却无能为力,只能躲入深山苟活残生!”

“但天不绝我,竟让我意外觉醒至尊血脉,战力暴涨,我荣耀而归,在烈狞天手中,重获得下一任家主之位,阿花也在父亲的帮助下,重归我的怀抱!”

“可谁知,这竟然是一场阴谋,是父亲与大哥烈狞天的计谋,他们说动阿花在洞房花烛夜喂我喝下迷药,生生将至尊血从我身体中剥离,让我变成废人,如同野狗一般,扔出门外,自生自灭!”

李寻道声音悲凉,仰头闭目,两滴浊泪自眼角无声滴落。

他酝酿了一下情绪,猛地再次睁开双眸,眼中却重新焕发出了神采:“可天还不亡我,我再次躲入大山,与野兽为伍,生吃血肉、渴食药果,竟然激发出我体内的第二道至尊血,破而后立,血脉精纯,比之以前还要强大数倍!”

李寻道越说越亢奋,声音也变的激昂:“我再次荣耀而归,在全族面前,重创父亲,碾压烈狞天,就在我要亲手摘下他的狗头时,阿花带着不满七岁的寒儿,拦住了我!”

“等等,寒儿!”

烈狞山心头猛颤。

他隐隐有一种很不对劲的感觉。

因为这一段,节目组给他的剧本里,根本就没有写啊。

节目组又改剧本?

“不错,寒儿就是我的骨血!”

李寻道畅快大笑道:“这是阿花偷偷告诉我的!”

“为了让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童年和健康的心理,我终归还是一个人扛下了这一切!”

“我离开寒地,封印了血脉,前拜入玄天浩宗,这才有了稽元真人李寻道!”

“李长老竟然有过这么丰富的人生经历!”

方修听的瞠目结舌。

他想起了前世网上的一段话。

电影拍的再狗血,都没有现实离谱!

只是,李寻道说了这么多,也没说到大和尚烈狞武的身世。

骨堆上被铁链锁着的烈狞天,好像也没说到。

难道还有后续?

“本以为,我将彻底忘却过往的一切,以李寻道的身份在玄天浩宗默默老去,直到一百年后,我接到了阿花飞剑传书的血信!”

李寻道兴奋的眸光,再次变幻。

他长叹一声,无力瘫坐在地上:“我返回寒地,在这和阿花相见,这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啊!”

“那烈狞寒根本就不是我的骨血,当然也不是烈狞天的!”

“啊这……”

方修吃瓜吃的一脸震惊。

在场除李寻道外的所有演员,则面面相觑,强忍心中的吐槽喷射。

节目组编剧还能再脑洞大开一点吗?

就算信不过我们的演技,不提前将剧情信息透露。

也不能编的这么离谱啊!

“那一日我才知道,烈狞寒竟然是我和烈狞天的亲兄弟!”李寻道石破惊天!

“而烈狞天早就知晓一切,直到父亲死后,他才着手要报复一切,阿花和烈狞寒都要死!”

说到这里,李寻道惨然一笑:“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了一切,我是不是雏男,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但她说了,我就得信啊!”

“也就在这里,我和阿花约会的一幕,恰好被烈狞天撞见,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我因为封印了血脉,一百年来修为原地不动,而烈狞天忍辱负重,早就晋升为了真婴境大修!”

李寻道缓声道:“他一掌直接将阿花毙命,我受了刺激,血脉冲破封印,与烈狞天展开生死搏杀,以金丹境境界碾压真婴境的烈狞天!

但关键时刻,烈狞寒不知从哪里跑来,也加入战斗,和烈狞天合力斩杀于我。”

“那时,烈狞寒的境界,不过金丹中期,我本可一掌灭杀,但一想到他是阿花所生,我直接放弃了抵抗!”

李寻道叹息:“毕竟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

“但就在我重伤倒地,闭目等死时,烈狞寒竟然转身一剑刺穿了烈狞天的心脏,他是要将我和烈狞天的至尊血脉全部剥夺!”

“我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烈狞天,方才猛地醒悟,烈狞寒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惯着他,我又不是天生的大冤种!”

“所以我趁他不备,打了他一掌就立刻远遁,最后却因为重伤昏迷在漫天大雪中!”

李寻道目光转向烈狞武,声音变得柔和许多:“是小武的母亲救了我,她那时刚刚生下小山不久,被烈狞寒冷落,我们两个都是浪迹天涯的苦命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你没问问她是什么人?”

烈狞山一脸的不能置信。

“男女情投意合,氛围到了,还顾得上问这个?”李寻道撇嘴。

“我怎么觉得这话,在哪里听过!”

方修看了看烈狞武和李寻道,这两人虽然长相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脾性还真挺像的啊。

只是这关系有点乱,他得好好捋一捋。

“所以我们既是兄弟,也是叔侄!”烈狞山备受打击,步伐踉跄倒退。

“所以我们既是血亲,又是不共戴天的仇敌?”烈狞武惨笑摇头,状若疯魔。

“小武,你进入祖地,为的是家族秘法吧!”

李寻道忽然道:“可惜,根本就没有秘法,我们烈狞一族能否晋升真婴,只由血脉浓度决定!”

“早知如此,我宁可不来这里!”烈狞武苦笑:“这样我就不会知道这些了!”

“不,你应该来,来的正是时候!”

李寻道却摇了摇头:“我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自尽于此,日夜陪伴阿花。

让我遇见你,也是天意使然,我的这一身至尊血脉就送予你吧!”

“只可惜,我年轻时屡受重伤,又在与烈狞天的血战中过度消耗潜能,残余的血脉不足以让你晋升真婴!”

李寻道目光转向烈狞山道:“但是再加上他的血脉,应该就足够了!”

“够了,我烈狞武才不会因为一个晋升真婴境的渺茫可能,就骨肉相残!”

烈狞武断然拒绝。

他话音未落,袖袍中十几道铁链飞出,毫无征兆的刺向烈狞山。

每一根铁链前端,都连接着一把带着血槽的三棱刺!

我弯道超车最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