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腰系剑

第17章 饺子

时不过半夜,大致了解京城形势和玄通的意思,吴忧借天色已晚为由将中年人给安排住在府中过夜。

前脚送走京城来客,后脚就见自己两位姐姐风风火火赶到中庭。

吴忧脸上没有意外神色,迎面走去,未等吴妙儿开口,少府主抢先一步:“姐,洛瑾呢?”

“瑾儿?这个时辰估计回府去了。”吴妙儿身形明显一顿,迟疑回道。

吴忧淡淡嗯了一声,留下一句有事明日再说后,便匆匆离了中庭,往家府大门方向走去。

夜间晚风乍起,吹得府中树梢晃动,吴妙儿与曲小莲面面相觑,清丽容颜皆有不解,她们倒是头一次见吴忧行事如此匆忙。

感叹一句真是春天来了,吴家大小姐乐开了花,一旁的曲小莲撅起了嘴,闷闷不乐。

……

吴府正中大门。

吴忧赶到自家偏门时,刚巧看到准备上马车打道回府的洛瑾,少府主大喊一声,车下留人!

精致小脸闪过一丝惊愕,洛瑾刚踏上马梯的脚收了回来,回眸一笑,她问:“少府主急急忙忙拦着小女是想干嘛?难不成真要抓我去当暖床丫鬟?”

吴忧闻言眼角抽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听雪亭赏雪那天,吴妙儿气势汹汹去找洛尘理论,摸不着头疼的洛伯伯被吴家大小姐一阵数落,了解前因后果后,一拍脑门,还真有意将洛瑾强塞给自己当暖床丫鬟的打算。

一想到洛伯伯欢天喜地、生怕自己不要的卖闺女场面,吴忧心有余悸,不敢吭声,只得憋出一句今晚去洛府有正事。

洛瑾见吴忧认真模样,爽快点头,招来车夫简单吩咐两句,随后就见马夫头也不回的飞身上马,手中马鞭一甩,脚微微用力一踢,马车嗖一声消失,只楼下一脸凌乱的吴少府主和笑脸盈盈的洛家千金。

“还愣在原地干嘛?难道要我背你啊?”洛瑾坏笑一声,率先往洛家方向走去。

白裙轻摆晚间,好似天上皎月,美轮美奂。柔美姿态又如夜间鬼魅透着无形诱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吴忧无耐一叹,快步跟了上去。

时至半夜,纵然是阳城也已然入睡。街道上繁华依旧,只是少了人烟罢了。

十年第一次出门的吴忧第一次出门居然是跟洛瑾,不禁想到曾经有个江湖浪客,在身死红颜之际,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江湖十大险,胭脂占山头。这句被后人奉为江湖经典十佳话的一句。

偷摸看了一眼身旁佳人,吴忧有点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洛瑾不懂吴忧心里在想什么,乐呵呵的她看起来心情极好。清亮眸子看向不远处一道光亮,她扭头笑问:“吴忧,你还记得我最爱吃什么吗?”

“肉包子。”吴忧平淡说出,随后见洛瑾笑容僵持在脸上,他后悔了。

笑容收敛,随时都可能会唤来长枪的洛瑾轻声威胁:“再给你次机会,提示一下,这个东西我们小时候一起吃过。”

哪里还记得十多年前事情的吴忧抓耳挠腮,小时候与洛瑾接触不算多,可远称不上少,逢年过节该走动的还是会走动,退一步说,他俩吃过的东西海了去了,自己的性命只有一条。

背心冒出一阵冷汗,余光瞥向洛瑾先前注意的店家,见店门口挂的鲜灿灿的饺子二字,吴忧松了一大口气,大方说:“走吧,我请你饺子。”

洛瑾很是得意挑挑好看如枝般眉,收起拳头,蹦跳欢喜到店家门前。老店家一见这气度不凡二位,直呼眼熟,细细一想,原来是吴家少府主和洛家大小姐,惊慌失措的起身,生怕别人不知的大声嚷了句仙客登门,有失远迎!

吴忧找个块干净地坐了下来,洛瑾兴致勃勃的要两碗肉馅饺子。

两人相坐无言,心中盘算,各怀心事。

饺子很快上来,冒着热气。

吹散碗中葱花,吴忧淡淡问:“这么晚回府洛伯伯不会担心你?”

“放心吧,我早就让车夫给洛府报信,说今晚有贵客登门。”洛瑾赏了个大白眼给吴忧,不予理会,低头吃饺子。

吴忧点点头,吃了口饺子,饺子入肚,暖和暖和的,他试探问:“你就不好奇我去洛府干嘛?”

“好奇啊,怎么不好奇。”洛瑾轻轻一笑,喝了口暖暖饺子汤,她说:“只是你不说。”

吴忧闻言长叹一声,反问:“你怎么就知我不会说。”

“若你有意告诉我,早就在吴府前告诉我不是,还需在饺子摊前卖弄文字?”洛瑾风轻云淡的回,饺子汤上腾腾热气,好似一张面纱,遮盖此时表情。

吴忧想了想,念叨确是这样,苦笑摇头,这事赖他。

想开口解释,话到嘴边又不知怎么卡了喉咙。

“无妨,至少你还会问上一问对吗。”洛瑾好似笑了一下,只是笑声让吴忧心里有一点难受。

“其实……”

吴忧刚想出声,洛瑾出手打断。稍稍抬头,洛瑾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指了指少府主身前的饺子,“还是吃饺子吧,再不吃就凉了。”

吴忧被怼的哑口无言,嘴角掠过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抹笑,洛瑾这个丫头,好像没有自己想的一根筋。

可是啊,吃了一口饺子,吴忧有时却并不希望洛瑾这么通透。

两人心照不宣低头吃饺子,并没有过多交谈,却胜过千万言。

吃完饺子,付钱出摊,他俩速度明显快了起来。晚间出城会比较麻烦,本来放行不会那么容易,可守城士兵见来的二位身份特殊,也只是装个过场便放吴忧二人出城。

花了大概办小半柱香时间,吴忧和洛瑾总算是到了洛家府的大门。洛府正中大门依旧关上,许是久久不开缘故,站在门口远远就可见一层堆积灰尘。

两人从中门旁侧门进入府中,顺回廊过侧院,沿墙栽种着一水儿的春花,此时花期未到,可也成了气候。洛瑾略略放缓了脚步,似在感受风中馥郁,吴忧见洛府灯火通明,也就并不在意。二人停步赏花,恰在这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后见一貌美妇人提灯而来。

洛瑾见到美妇人,甜甜唤了声:“娘亲。”

吴忧眼疾手快,在洛瑾话音未落地,躬身行礼道了声伯母好。

洛家夫人提灯在吴忧面前晃悠,借灯火余光仔细打量一番吴忧,母女二人对视一眼,洛家夫人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佯装无视二人,自顾自提灯赏花,扭动婀娜身姿往花间走去,美妇人走到路半,丢下一句别让你爹好等,便没入花间海洋。

洛瑾眨眨眼,揉了揉耳朵,默不作声继续观花。

吴忧见了傻眼了,只是乐呵嘀咕:一大家子怪人。

迷鹿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