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我能改变大秦气运

第7章 陈胜吴广

张良的房间虽说很久没有打扫了,但摆放的地方还算是整齐。

这两个秦朝士兵在这房间内瞅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随后离开这里,是准备向李斯报告这件事。

只是,他们也没有发现,在床榻下的地板上,那里却是整齐依旧,没有一丝的尘埃。

颜路也轻松的吸了口气,他的眼神,顺着这两个士兵离去的方向,微微叹道:“呼~总算是走了。”

随后,那股远去的身影也短暂的停驻了片刻,凝望着身后的这片庄园。

“小圣贤庄的各位,你们要保重啊,我这一次,可不知何时才是归路。”

张良微微叹道,没多久,他也消失在了这片地方。

……

“报告李斯大人,这里没有发现张良的踪迹,而且,看起来他也有很久没有出现了。”

两个士兵恭敬的跪拜在李斯的面前说道。

“哦?很长时间?”

听到这话,李斯微微皱眉,他瞅着眼前正对着的亭外品茶的伏念,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我记得,距离我上次前来,才不过几个时辰,上次听说张良先生病重,这次又是张良先生很久不在,看来,伏念先生隐瞒了很多啊!”

“你要好好想想欺君之罪是什么后果!”

“后果?”伏念微微抿了一口这杯中的茶,神情也自然了几分,“宰相大人,何出此言啊,子房的确是受了点伤,只不过他目前不在这里而已。”

“哼,你就继续护着吧,这小圣贤庄,你也别想要了,这里的情况我会如实告诉始皇陛下的。”

李斯走出了亭外,脸色也颇为有些阴沉:“我们走。”

“宰相大人,请留步,我有一件事很想问你。”

“嗯?”李斯缓缓转过身子,只见伏念望着他,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微笑:“我很想知道,现在的你到底是宰相大人,还是小圣贤庄的李斯?”

李斯微微犹豫了片刻,随后转过身子,带着这群士兵离开了这里。

……

“大家都散了吧,各自学习吧!”伏念说道。

颜路疑问道:“师兄,他们走了?”

“嗯。”

“李斯怎么说?”

“李斯……我相信他,他也曾是这里的学生。”

“嗯嗯。”

“子房走了么?”伏念接着问道。

“嗯嗯,走了,很顺利。”

“哎!走了好!”

伏念微微一叹,身子又转身来,看向了这远处的地方,“看来,这天下啊,不会太平了。”

……

许一流回到了宫中,躺了两个时辰。

此时也已经是入夜了。

对他而言,来到古代虽说获得了巨大的权利。

可是,这无聊的还是无聊,没有什么能够打发时间的。

和妃子卿卿我我,夜夜笙歌?

不不不。

昨晚和妃子运动了一个晚上,许一流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虚弱了。

“皇帝陛下,李斯大人来信。”

“哦?这么快么?”

许一流皱起眉头,拿着这侍卫递上来的信封,打开来看:

“皇帝陛下,微臣办事不力,再次来到小圣贤庄时,张良已经从这个地方离开了,微臣所做之事,实为大不敬之事,若皇帝陛下想惩罚人,微臣愿意承担这件事的代价,小圣贤庄乃是天下闻名之地,如果陛下对其围剿,肯定会让天下人对陛下产生失望,所以,还请陛下慎重考虑才行,如果陛下要追究,那就追究微臣一个人的职责就行了。”

“呵,这个李斯,以为把所有的罪过揽到自己身上就行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许一流的手抓住的这个信封,微微皱眉,脸也渐渐扭曲了起来。

他怎能不生气?

当初这个李斯为了一家老小的名望都能屈服于赵高。

现在为了小圣贤庄,竟然以自己的性命要挟他。

而且,放过了张良的话,那么张良和刘邦联合起来,也必定会对秦朝产生一定的威胁。

啧啧啧!

这个李斯!

许一流到底还是小看他了。

“来人,提笔,我要写信。”

“是!陛下。”

写完这信后,许一流也叫来了一个妃子,狠狠的发泄了一下,随后便入睡了。

第二天。

大泽乡一带的一处矿山:

“喂,你这小子,竟然敢攻击我大秦士兵,不想活了是不是?来人,给我打入大牢。”

“哼!”

陈胜闷哼一声,他再想反抗来的,可也只是被这群士兵按在了地上,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几个月前,他因为犯了点事,被抓到了这里挖煤。

本来他以为挖几天煤就可以没事的。

可他太小看这秦朝的法律了。

这群傻逼监狱的头头,除了那鞭子抽他们以外,还给他们按上了各种罪名。

“快给我挖,再不费点力气挖煤,你们就别想出去。”

陈胜瞅了一眼在远处拿着鞭子的黑皮肤的男人,眼神也充满了一丝的不爽和仇恨。

他刚刚实在是受不了了,准备反抗,可这种势头还没起了,就被遏制住了。

“喂,快走,还看什么?再不走直接就把你弄死。”

随行的士兵嗞起嘴巴,脸色突然变得不爽起来,直接拿起长鞭在陈胜的身上抽了一次。

这扬起的衣服的碎屑,在这个男人的身体上划过红色的痕迹。

这陈胜也乖乖的,在这群侍卫的带领下,一起来到了大牢里。

“你们几个人好好待着,等会大人会把你们分配出去,这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说着,这士兵也走了出去。

“我呸,你当老子怕你啊!”陈胜怼了一眼,随后靠在了这墙边的石板之上。

在这个大牢中,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一样的人。

这时,他到处看着,也注意到了在角落闭着眼睛的男人。

他的脸上有一道刀疤,还有那两三道横过来的刺杀也是很引人注目。

但,这个男人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他的神态,更像是适应了这种环境。

“你在看什么?”

突然这个男人睁开了眼睛,但他的眼神中,在望着陈胜的时候,是充满了一股温和的。

“啊,没事,没事。”被发现以后,陈胜像极了跳脱了孩子一样,摸着头甚是尴尬。

我青椒炒肉不放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