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执事人,人界篇

三界执事人,人界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出山

巍峨山川连绵数十里,柳辰兴终于走出了大山

站在一个小山坡前,朝着家的方向看去

呯的一声跪下了,蹦蹦蹦,磕了三个响头

回想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十八年,没有小说和影视中的狗血剧情

没有系统爸爸、没有主角光环、更没有逆天的人设

现代的思维模式也派不上任何用场,与普通人毫无区别

唯一值得慰藉的就是林家对他的疼爱,点点滴滴都铭记在柳辰兴的心中

前尘往事一并概括,往后我就叫林晓天,这世间再无柳辰兴这个人

娘、孩儿必定闯出一片天地,接您老离开这

我柳辰兴,不,我林晓天对天发誓,林晓天大声呼喊着

轰……一道雷声响彻山谷,惊得林中鸟儿满天飞

“要下雨了,趁着天还没黑,我得找个避雨的地方,林晓天慌张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快步走下山坡

十年寒窗苦读,未必就能高中三甲,赶考途中耗费大量时间,少则月余、多则数月,这或许就是古代学子的悲凉之处

次日、林晓天走在人声鼎沸的集市,左顾右看

各种古代的玩意,让他非常好奇,像是进了博物馆似的

“看什么看,小乡巴佬,你买得起吗,一个摊主说

我乡巴佬?林晓天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小声说道,“好吧、我是乡巴佬

然后快步走进了一个绸缎庄,掌柜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林晓天

阴阳怪气的说,“客官,我们这的料子可不便宜哦,您要点什么

“要一套合身的衣裳,林晓天回答

“这套怎么样?这面料这做工都是上乘的,掌柜推荐

“就要这套,林晓天说完掏出钱袋准备付钱

“好勒,这是上等的丝绸,二两银子,掌柜说

什么?也太贵了吧,林晓天心里嘀咕着

心想,“母亲卖了两只羊,才凑够十两银子

这一件衣服就是半头羊,古代衣服有那么贵吗?

掌柜的见林晓天犹豫不决,催促道,“客官、你结账吧,这就给您包好

“不对、掌柜的眼神不对,有猫腻、这是想宰我,坑小孩呢

林晓天想到了现代的杀价三口决,嫌贵、质疑、扭头走

摇摇头说道,“这么贵,还是作罢,不买了

“给您少二百文如何?掌柜急切地说着

林晓天又摇摇头说,“贵了不止一点点,掌柜的您是胃口真大啊

“一两五百文,不能再少了,掌柜坚定的说

上一步完成、实施下一步

可是您这衣裳也不值这个价呀,掌柜的你没搞错吧?林晓天问道

掌柜的倒吸一口凉气说,一两二百文您拿走

啧啧啧……这作工、粗糙啊,林晓天盯着衣裳说

“一两、就一两,行了吧,掌柜的不悦地说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还是上别家看看吧,林晓天说完作势欲走

“哎呀、客官,别走别走啊,吾知错,“八百文,可否?掌柜问道

“五百文,林晓天说完扭头就走,边走边念叨,“人无信也、不可立于世

“不能卖、说啥也不卖,掌柜的苦着脸说

林晓天回头观察了一下:瞳孔收缩、嘴角歪斜,就是这表情,可以确定是到极限了

随即说,“给你加五十文,五百五十文,不能再多了

“好吧,掌柜的一脸悲伤地同意了

一顿操作猛如虎,半价中的半价,这价砍的也没谁了,现代社会没做到的事,在古代实现了

林晓天急忙付账,以免掌柜反悔

风餐露宿,日晒雨淋

林晓天毕竟年轻体壮、脚力好,一个月就走了过半的行程

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路上行人纷纷赶路,背着包袱、拖家带口,时而三五成群,时而大队人马

越往前走、越频繁,竟还有不少沿路乞讨者,他们不要银两,只索取食物

林晓天觉得蹊跷,上前询问情况,向路人打听,“大娘,前方发生了啥事,为何你们这般模样

“小伙子、你这可是去往前方,大娘说

正是,小生进京赶考

“去不得、去不得,前方在打仗,朝廷快不行了,大娘说

“皇上年幼、摄政王和辅政大臣狼狈为奸,苛捐杂税、大兴土木,搞的民不聊生啊

身旁的老汉用手肘顶了顶大娘,示意别说了

林晓天一脸懵,心想这还考嘛功名,都快亡国了

京郊、大雨倾盆,雷声轰鸣,闪电呼啸

“站住、站住,大队铠甲骑兵疯狂追逐、大声呼喊着

前方百尺开外,七八人正策马狂奔,没有理会后方叫唤

呃呃两声,两人中箭倒地,掉落泥泞的坑道中

“这么走不是办法,公主、快走,我们挡住他们

说着猛的拉住缰绳,奔跑的骏马发出一声嘶吼

其余人也跟随停下,从腰间抽出弯刀,动作迅捷,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武士

街上行人寥寥,众人神态紧张、行色匆匆,看来那位大娘所言非虚啊

林晓天走在空旷的街道,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琢磨着,这也太点背了

回去是无功而返、继续走又太过凶险

不如呆在原地观望,看局势怎么变化

三天、五天、十天过去了……所有官道都被封锁,打探不到任何消息

林晓天摸了摸钱袋,银子已所剩不多,离开客栈,找了个破庙住下

战争时期物价飞涨,粮食是一天一个价

跺跺跺……一队人马跑来,贴上告示,冲着街道两旁喊

“芷朝覆灭、尔等往后就是大昱朝的子民,凡携带利器出门者斩,窝藏前朝余孽者斩,知情不报者斩

“我去,原来这就是古版的改朝换代,算是真真的体会了一把

林晓天回到破庙,拿出一张煎饼,刚咬一口,手一滑溜,饼不见了

回头一看,一个乞丐模样的女子正狼吞虎咽、大口大口啃着煎饼

“这哪成,不是明抢吗?回头一想,兵荒马乱的谁都不好过,罢了

打量一番,这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脸上和身上都是烂泥

“看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珠子,小乞丐说

“呀嘿、脾气还不小嘛,抢我饼还有理了,林晓天说

“大胆刁民,信不信砍你头,小乞丐说

林晓天明白了,大概知道他是何许人也,便沉默不语

三日后,官道解封,宵禁解除,百姓可以自由活动,生活秩序慢慢回归正常

“小乞丐,明日我就走了,给你五十文,够你应付一阵子,林晓天说

小乞丐不言不语,吹着一根短笛,几日来皆是如此

傍晚时分,林晓天端着一本书,正看地入味,只听屋顶哗哗作响

“吵死了、哪来的野猫,打扰小爷看书听笛,林晓天心里正嘀咕着

忽然屋顶飘下一道黑影,定晴一看、是个人

只见此人全身黑色素衣,中等偏瘦身材,相貌清秀、男子装扮

“妖术、法术?林晓天惊慌,心想,“难道又碰到世外高人了?

“公……犹豫了一下……小姐、黑衣人走到小乞丐身前单膝下跪,拱手说,“奴婢来迟、望小姐恕罪

小乞丐急忙说,“凝香、免礼,兴奋不已的扶起黑衣人

两人小声的叽里呱啦说了小半会,只见小乞丐在那泪流不止

突然黑衣人发现了躺在寺庙院角看书的林晓天,大喊一声,“何人,快步走向林晓天

“小生林晓天、现居此破庙

黑衣人问向小乞丐,“他可曾识得你的身份

小乞丐摇摇头

“哎呦,身份、还身份证呢,告示里说的芷朝余孽是你们吧,林晓天问

黑衣人眼神有点慌张了

“不知是哪位大人的家眷呀?又问道

刚问完、林晓天就意识到坏了,不懂藏拙就算了,还吐露了出来

哐……一把匕首抽出,黑衣人朝着林晓天一步步走去,眼神像是在看死人

“凝香、不可,小乞丐说

“此人留不得,黑衣人边说边把匕首放入侧后方,呈战斗攻击姿态

他对我有恩,别杀他,小乞丐说

你在此地作甚?黑衣人问

“小生进京赶考,途经此地,林晓天拱拱手说

“你走吧,黑衣人挥了挥手说,转身小声问道,“小姐,今后有何打算?

去昱朝国都、杀了那个狗皇帝,我要为母后、皇弟报仇,小乞丐愤愤地说

声音却压得极低,确保林晓天听不见

黑衣人面露难色说,“叛军沿途设卡捉拿我们,小姐你又不会武功,怎么去?

林晓天侥幸逃脱,见状赶紧收拾包袱开溜

口中喃喃道,“真是出师不利啊,进京科考,朝廷没了,芷朝的功名拿不到,我去大昱碰碰运气

黑衣人眼珠一转道,“站住、你还不能走,你可是要去昱朝都城

林晓天不假思索道,“正有此意,不知还有何事

“与我家小姐结伴而行,黑衣人说

林晓天惊讶道,“你们可是犯官家眷,岂不是自投罗网

又解释道,“小生也只是随口一说,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不去拉倒,小乞丐说

黑衣人不屑道,“少废话,不去就杀了你

夜幕降临,庙前架起一堆篝火,黑衣人练剑,林晓天看得如痴如醉,只见一把长剑舞得呼呼生风,宛若游龙,凌空刺、翻滚砍,剑柄旋转

林晓天心想道,“武功这么高强,还要我淌这浑水干嘛呢

“我洗漱好了,小乞丐说

林晓天道,“洗好就洗好呗,别打扰我看……

抬头一看,我勒个去,“这还是小乞丐吗?

楚楚可人的模样、简直惊为天人呐,林晓天痴痴呆呆看着

“看嘛呢你?小乞丐说

林晓天脸一阵羞红,“没…没看什么,心想,“这不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吗

古代女子地位不高,待人处事含蓄卑微,小乞丐性格则完全不同,与现代妹子不相上下

菩提小丸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