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深渊之底

我,来自深渊之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艰难一战

赤魇狼失了平衡,就算调整的再快,也会给到陈文机会。

陈文也是抓住了这次机会,一刀斩下。

但赤魇狼的动作太快了,调整好平衡之后,见陈文攻来,直接就强行侧身,让这一刀只是擦过了赤魇狼的身侧。

黑刀斩到的地方,留下了一小撮火苗,很快就熄灭了,虽然没有流血,也没有留下什么伤口,但赤魇狼实打实的出现了刺痛感。

这就是黑刀强势的一点了,就算没能给敌人留下伤口,但只要蹭到了,就必定会灼烧到对方的精神力,要知道这把黑刀可是完全由陈文的黑焰凝聚而成。

侧身躲开这一刀的赤魇狼,因为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刺痛感,退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陈文知道自己的这一刀有效果了,虽然没斩出伤口,但黑焰的效果发挥了出来。

可远处的何修和南月琳看不到,他们能看到的就是,陈文砍了那赤魇狼一刀,赤魇狼的身上没出现什么伤口,他们有点担心了,这次的任务会不会完不成。

何修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召唤克札尔救场的准备了。

小九也没有上前,而是站在南月琳身旁,它不像那只赤魇狼一样是肉体强大的类型,它是精神强大的类型,虽然等它成长起来之后,肉体也会变得强大,但现在就只有精神力突出,在后面干扰是最合适的。

虽然刚才出现了一阵刺痛感,但毕竟没有真的出现伤口,那阵刺痛感只一小会就消失了,赤魇狼没有给陈文留下什么缓神的空隙,直接再次冲了上来。

精神力强度高再加上肉身被深渊之力强行改造过的好处出现了,陈文能够非常清晰地捕捉到赤魇狼攻过来的轨迹,而且身体速度也跟得上反应,把这次扑击闪避了开来。

没有扑倒陈文的赤魇狼,在这一瞬间露出了相当大的破绽,整个后背都暴露给了陈文。

再次一刀斩下,依旧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黑焰也只是灼烧了赤魇狼后背上的一小块就熄灭了,但这次的痛感要比刚才那一刀更强烈了。

这把黑刀的强势点完全不是物理层面的斩击强度,或者是斩到的地方会被黑焰瞬间高度侵蚀之类的,这把黑刀,在精神层面的攻击力更为强悍。

一阵痛苦的哀嚎从赤魇狼的嘴里传出,如果说上一刀像是用针扎了一下,那这一刀的痛感就像是直接砍断了赤魇狼的四肢一般。

“小九!”

这是最好的机会,因为痛感太强烈,加上精神力被灼烧,赤魇狼有一点站不稳了,这种时候就该再补一刀。

一阵精神冲击传来,赤魇狼摇晃得更厉害了,甚至根本来不及转身,现在的赤魇狼,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第三刀,赤魇狼直接倒在了地上。

陈文松了口气,他在开战前高度紧张,生怕出现什么失误,那可是要命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在他们这专攻精神力的一个小队的配合下,三刀就做掉了赤魇狼。

可就在陈文放松警惕的这一瞬间,赤魇狼迅速起身,一口朝着陈文咬了过来。

陈文还是没有什么实战经验,那些常年去接猎杀任务的超凡者都知道,越到这种关头,越不能放松,魔兽这种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智慧,但诈死这种技巧就好像刻在它们的本能里了一样。

而且这帮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弃了智慧,完全凭嗜血的本能行事,意志力出乎意料的强,疼痛不光不会让它们退缩,反而会激起它们的血性,如果战场上出现了血腥味,那它们嗜血的本能会被激发到最大。

眼下就是这种情况,陈文对这只赤魇狼造成的精神伤害是实打实的,站不稳也不是演出来的,但这东西不可能因为疼痛就倒地。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赤魇狼朝着陈文的咽喉咬去,陈文已经来不及闪避了,这下如果被咬到,必死无疑。

危急关头,陈文抽出了自己的刀鞘,一把就斜着捅进了赤魇狼的嘴里。

赤魇狼的势头一顿,直接咬住了刀鞘,再不咬就捅进喉咙里了,喉咙的脆弱程度可经不起这么一捅。

陈文在最后关头把手撤了出来,差一点就被咬住了,这邪招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名,但他的左臂已经留下了几道伤痕,相比直接被咬住,几道伤口还是可以接受的。

眼下刀鞘被赤魇狼这么一咬,直接变型了,看上去马上就要碎掉了,而且陈文的左臂血淋淋的模样也极为骇人。

“何修,提前准备,一会听我号令召唤克札尔。”

陈文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但还是没忘了提醒队友要做什么,陈文的潜力也被这生死一瞬激发了出来,他没有因为受伤而惶恐,反倒是变得冷静了下来。

刚刚大意了,在没有确认这头赤魇狼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卸下了防备,如果不是这次运气好,就没有下次了。

陈文没时间去看左手的伤势有多严重,反正还能动就行了。

眼下和这畜生近身作战不太可能了,最开始出现的那种大破绽也不会有了,陈文手里的黑刀已经没那么好用了。

陈文松开了手里的黑刀,用精神力操纵着它漂浮了起来,现在陈文还做不到不用手握着,直接用精神力操控着黑刀伤敌,这种“飞刀”技法,陈文尝试过,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间多出来一个手臂一样,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所以他对这个技巧还很生疏。

松开了黑刀之后,陈文的右手上也升起了黑焰,他不会再近这畜生的身了,陈文开始全力催动精神力,左右手上的黑焰燃烧的愈发猛烈。

随后这些黑焰就像液体一样滴落在地板上,陈文通过操纵精神力,“拒绝”了黑焰的吞噬,现在的黑焰就好似无根之火,在这个废弃仓库里飞速蔓延着。

这也是陈文的手段之一,他要通过这些黑焰构造出一个场地,这些黑焰不见得能够直接让赤魇狼动弹不得,但只要能够影响到对方移动就够了,接下来就是发挥法师手长优势的时候了。

在陈文的操纵之下,黑焰蔓延的速度很快,陈文也开始了快速移动,他要拖着这头赤魇狼进入他的节奏,这样才有取胜的可能,毕竟他的队友在对付这种东西的时候,正面作战的能力远不如在后面当个辅助来得实在。

陈文的身边漂浮起来几团黑焰,他要动用自己学到的浮游炮了,虽然浮游炮的这个手段攻击力不强,但刚才那三刀其实已经给赤魇狼的精神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现在就是硬耗,陈文就是要不断拖着赤魇狼跑,然后一点点攻击,直到再次把它打倒在地。

现在陈文需要注意的有两件事,其一是不要被赤魇狼追上,其二就是不要让赤魇狼里他的队友太近,何修和南月琳是实打实的正统召唤师和高精神力强度的超凡者,他们两个的体质比陈文这个被深渊之力强化过的孱弱多了,绝对抗不住赤魇狼的攻击,能够及时躲开的可能性也不高。

陈文一直在那里和赤魇狼周旋着,他不能一味的跑,这样对方很可能不追他,直接去找他队友,他必须和赤魇狼有来有回。

远处的何修和南月琳都能清晰地感受都自己的心跳,陈文现在独自一人和赤魇狼在远处周旋着,一人一狼闪转腾挪,陈文甚至有两下差一点点就被赤魇狼捉住了,只是堪堪闪躲开来,身前多了几道不算深的伤口。

现在的陈文左臂已经完全被血液染红了,胸口处也有着几道伤口,再反观赤魇狼,身上始终都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都是些被烧出来的小伤口,唯一明显的就只有那身皮毛,被陈文烧的这边缺一块那边缺一块。

何修感觉自己就要忍不住了,他特别想马上就把克札尔召唤出来助阵,可陈文在和赤魇狼周旋的时候甚至还示意他不要急,何修都快急爆炸了。

突然间,赤魇狼停止了这陈文继续周旋,站在了原地,气喘吁吁,陈文见到赤魇狼停下之后也不再跑动,而是站在了队友和赤魇狼之间,把他们隔了开来。

虽然陈文已经很累了,但如果队友被赤魇狼找到机会突袭,那绝对是毁灭性的结果,陈文也不会有机会跑掉。

陈文有点不太明白这赤魇狼为什么停了下来,莫非是体力不足,这个不应该,赤魇狼绝对还有余力周旋。

那是被黑焰灼烧到精神力已经坚持不住,也不现实,黑焰的效果,陈文再清楚不过了,虽然现在赤魇狼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但绝对不是现在,至少得再来一刀才会达到那种效果。

很快,陈文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不管是否会被赤魇狼扑击,直接冲了上去。

“何修,召唤克札尔!”

这个时候,站定在原地的赤魇狼身上的毛发无风自动,一道道红色的纹路出现在赤魇狼的周身,从赤魇狼的眉心开始,一直延伸到了它的尾部。

一声狼吼,本来前冲出去的陈文掉头就跑。

现在赤魇狼的身上出现的红色纹路,整体看上去就像是恶鬼一般狰狞,而且那些红色的纹路似乎还在流动,如同血液一般的暗红色。

赤魇狼的这种状态如果用游戏术语来说的话,就是“BOSS进狂暴了!”

正巧这一幕被何修刚刚召唤出来的克札尔看到了,他自信一笑,“没想到我的首战就这么具备挑战性,感谢召唤主的信任。”

XUE习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