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我竟苟成了皇后

第6章 借口真好使

先皇后有一条心爱的缨络,临终前,被司徒曜亲自放进棺木陪葬。

那东西是司徒曜亲手制作,在佛前让高僧念经加持过,保佑皇后福寿延绵的。

可是做好没多久,皇后就去了,他因此消沉许久。

所以她确定,司徒曜会信她。

司徒曜闭眼隐忍稍许,才慢慢睁眼看她:“她为何,会托梦给你?”

因为我瞎编的呗!

苏梦嫣咳嗽一声,道:“奴婢也好奇问过那人,她说我的八字比较旺殿下,能替您挡灾。”

所以别杀我,我是吉祥物。

司徒曜总算按下情绪,恢复冷漠淡然的样子:“她还说了什么?”

苏梦嫣摇摇头,话要是一次说完,这厮还不得把她一脚踹开:“奴婢只梦到这些,兴许只有在您或者我自己遇见危险时才会再梦见她。”

他有些迟疑,但终究没再说什么。

马车摇摇晃晃,摇的苏梦嫣头昏脑涨,屁股都要散架了,才到达目的地。

跟着守灵的侍卫一路到达住的地方,苏梦嫣脑门就一堆黑线。

这里不仅又脏又旧,还过分潮湿,哪里是人居住的地方?

她不禁看向门口的司徒曜:“殿下,这…….”

“殿下,按照规矩,便是陛下来了,也必须一切从简。”那太监像只被卡住脖子的野鸭,嗓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眼里的轻视让苏梦嫣火冒三丈。

司徒曜没说话,苏梦嫣却忍不住了。

“放你娘的屁,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收了白家的钱,想要在这种事情上苛待殿下,我告诉你,当心那些钱你有命拿没命花。”

司徒曜忍不住抬手咳嗽一声,掩饰笑意。

太监白了脸,“你……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才没有!”

“你敢说你枕头里藏的五百两银子不是余庆票号的?你敢说你弟弟新置的宅子,不是白家送你的?”

苏梦嫣脱口而出,那太监吓的跪在地上:“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奴才也是被逼的。”

“呸,你贪财还是人家逼的,你赌博欠债被人抓把柄也是人家逼的,还不快老实把好屋子腾出来让殿下休息,要是殿下玉体有所损伤,砍了你全家脑袋也赔不起。”

太监原本还想奉命给司徒曜个下马威,谁知才起个头,就被苏梦嫣全部拆穿。

太监吓的腿都软了,连忙引着人去真正的住处。

看到眼前虽然比不了东宫,但是总算不是漏风漏雨,无比潮湿的屋子,苏梦嫣这才满意了几分。

她又指使太监们把屋子打扫干净,这才愉快的放下包袱。

这个小院子,一共四间房,一间堂屋一间柴房,剩下的司徒曜与她各一间。

等人走了,司徒曜才问苏梦嫣:“你怎么知道那个太监的事?”

“自然是那人说的。”苏梦嫣已经决定,任何未卜先知的事都推到皇后娘娘身上,司徒曜就是再怀疑,也不会轻易处置了自己了。

司徒曜深深看她一眼,苏梦嫣一点不心虚,他没再言语,回屋休息。

到了夜里,苏梦嫣累的呼呼大睡,司徒曜的屋里却来了黑衣人。

木子李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