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刚芭比开始

第7章 7入院印章

简单了吃了点快餐,二人来到一个马场,听徐浩说,一会租一条马,带他去青云家族总部。

因为现在世界异变,很多道路都被毁了,在红月家族这一地带还好,出了这个地带,那外面的道路简直不能看,坑坑洼洼的,走路太远,车行不通,只能骑马了。

“等一下遇到什么事都别喊!”

徐浩摸了摸身上,没带钱,也没有什么可以低值的东西,现在异变,钱对于正常人也没啥用,人们都需要粮食,两个人徘徊了两个小时,眼看已经到深夜了。“

“一会看看能不能偷偷溜进去。”

两个人鬼鬼祟祟来到门口的保安亭那里,见那保安大叔呼呼大睡,旁边的电视还在开着,换成电视看他了。

趁着保安大叔熟睡之际,二人轻轻从车栏杆上翻过去,回头看了看四周,黑灯瞎火的,只能靠着月亮地,才有一点零星的光。

徐浩拉着古月,偷偷摸摸走到马棚边,谁知马好像听到动静,哼了一声,二人吓得大气不敢喘,怕马儿惊着。

见这黑灯瞎火的,古月急忙乱抓一把老枯草,塞进马嘴里,没想到草里夹着一坨粑粑,抓了自己一手掌,心里暗自骂道:“让我知道是哪个瘪犊子干的,老子肯定把屎塞进你嘴里!”

“古月,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哈,可以的。”

徐浩没想到,这个看着弱不禁风的笨丫头,还会急中生智,有点意思。

可此时,这马儿却熏得吐出了枯草,嗷一声叫着,吓得二人不知所措。

“老子刚夸完你,就给我整景,真有你的……”

古月朝着马脸就是一巴掌,对着马儿嘀咕道:“你这个牲口,吃草还堵不住你的马嘴!”

这马儿似乎是听懂了人话,不叫了,跟着二人鬼鬼祟祟往外面走。

可是保安亭的大叔也被这嗷的一声吵醒了,拿着手电筒乱照,四处扫射,二人趴在地上,吓的一声不吭。

被这灯光一照,这下把马惊到了,徐浩二话不说,拽着古月,爬到了马背上,往栏杆外面冲去。

“你俩给我站住,有人偷马了!”保安大叔拿着手电筒边追边喊,但是这大半夜谁会听到……

马场外,古月紧紧抱着徐浩,他从来没骑过马,怕掉到地上摔残了。

见古月紧紧抱着自己,徐浩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使劲拍了拍马背,又提速了,驾的一声扬尘而去……

这次古月抱的更紧了……

骑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青云家族的总部。

门口的大汉看到是家族的少爷,恭恭敬敬道:“少爷这么晚你怎么来了。”他看着少爷还领个妖艳妩媚的美女,猥琐面容露了出来,知道咋回事了。

“我来有点事,那个,要是有人问我来没来过,你就说没来过。”改天我让他们给你送条好烟。

大汉一听说送条好烟,两眼放光,急忙道:“好好好,少爷,我什么也没看到。”

此时,两个人朝着总部大股东办公室走去,大股东虽然是徐浩他老爹的,但是除了他老爹谁都不能进去,包括徐浩!

而且这办公室,大汉二十四小时把守着,要想硬闯,除非踩着他们的尸体,这两个把守大汉,都是炼体五段的高手,二人联合起来徒手能生撕虎豹。

“来这里干啥?”古月好奇心犯了,他不理解为啥大半夜冒死要跑到这里来,而且看到远处那,门口还有人把守着。

“闭嘴!给你偷印章!入院需要盖章!”

为啥要入院,古月心里琢磨不透徐浩的话,等到时在问他。

此时门口两旁的大汉困意浓浓,仿佛站着就能睡着了。

趁其不注意,徐浩一个箭步冲上去,两只手咔嚓两声,左右两个大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然后迅速拖进旁边的沙发下。

古月看傻了,徐浩竟然这么厉害,对方可是炼体五段的高手,就这么轻松被他击杀。

办公室内好多书籍文件,看的古月眼花缭乱,一副圆形龙饰吊灯悬挂在顶部,衬的整个办公室内金碧辉煌,不愧是股东的办公室,比他他们宿舍都大,大了能有十倍。

徐浩自知只有两个小时时间,于是他东翻西倒,找了半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入院印章。

“这里是什么?”古月在衣架上,掏出来一个不起眼的小布袋。

徐浩撑开一看,竟然是印章。

他高兴的抱着古月,“你真厉害,这么显眼的地方,我竟然没想到!”

“有人来了,躲起来!”

就在此时,门缓缓被推开,一个蒙面男子蹑手蹑脚钻进来,轻车熟路走到其中一部书架旁,拿起了一部书就在翻阅。

此时那个蒙面人没注意到,趴在窗帘后面的两个人。

徐浩缓缓朝他走去。

他此刻看的正入神,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地。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蒙面人闻声转身想要反击,一看到是徐浩,哭笑了一下,转身要逃跑,被徐浩一把抓住,痛的他死去活来。

“既然来了这么着急走干啥?”

“原来是青云家族的少爷,怪不得能控制住我,今天栽在你手里,我认了!”

古月越来越对徐浩好奇,他究竟是什么境界,对方可是一境界的高手,竟然在徐浩面前,乖乖束手就擒。

蒙面人缓缓闭上眼睛,自己知道今天必死无疑,反抗挣扎都是徒劳的。

“把面罩摘了,来这里干啥?”

蒙面人恶狠狠道:“露给你看到真面目又怎样?我是白震族长身边的人!你把我杀死,他必会追究下去!”

古月猜想,他只不过是那暴君手下的一颗棋子而已,怎么会为了一颗棋子,影响两家族之间的关系,这可是族长的少爷,感觉这蒙面人,真的是吓傻了,想保自己也不能说出这么无脑的话。

随后拽着头套扔在徐浩面前,男子面部,一道明显的疤痕显现出来。

古月见男子脸部一道醒目的疤痕,傻傻愣住了,这就是那天杀自己的神秘人。

看着眼前的这道疤痕,古月顿时热血沸腾,他面部的青筋顿时暴起,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是他杀死了老管家,如今他自己找上门来,死有余辜。

徐浩一边和那蒙面人说话,古月一边悄悄走到蒙面人身后。

“滋!”

一把匕首自蒙面人背后插入,拔出来后,又连续补了几刀,而这蒙面人也必死无疑。

身体摇摇晃晃的蒙面人,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缓缓转过身,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古月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手指着古月,临死之前才知道,这是他曾经要暗杀的青年,可这一切为时已晚,蒙面男子挣扎了两下,双眼缓缓闭上。

“你怎么把他杀了?我还没问完呢!”

徐浩气的简直拿这个傻女人,没办法,真想给他一脚踹飞。

“是他前些天要杀我,结果老管家挡在我面前,被他杀了,我才逃过一命!”古月咬牙切齿道。

这是古月记忆中第一次亲手杀人,他双手仿佛癫痫发作般抖着。

如今自己亲手给老管家报仇雪恨,也灭了暴君白震身边一位高手,此次来这一举两得,想到这,顿时兴奋感盖住了他的恐惧感。

回过神来,古月看着地上的尸体,伸手去摸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摸到,“比我还穷!”

徐浩拿着印章盖在了一张纸上,拉着古月往外面跑去。

看了看时间,马上快天亮了,二人骑着马儿扬尘而去。

……

练武场里,人困马乏。

太阳还未升起,天刚蒙蒙亮,古月朝着马屁股,狠狠踹了一脚,顿时马儿惊了,在练武场里东奔西撞,古月也假装着紧张不已,大吼道:“马儿惊了!马儿惊了!快出来赶马啊!”

“你这丫头,还挺鬼精的!”

宿舍里骂骂咧咧……

幻想羊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