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原神,我真的不是宇智波斑

第21章 怪力少女的悲惨过去

“我七岁的时候,家里突然闯进了几个坏人,他们脸上带着面纱,手里拿着武器,什么都没说就杀掉了我的爸爸和妈妈,还抢走了家里的东西。”

脸上带着面纱,手里拿着武器,而且还不由分说的闯到别人家里杀人夺财...这样的描述,是盗宝团没错了,不过,苏枫倒是很好奇,当时只有七岁的江小牧,是怎么从那些盗宝团成员手中活下来的。

“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没有逃...”江小牧轻声道,“我想保护爸爸妈妈,所以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然后呢?”

“我把他们都打倒了啊,因为我的力气很大嘛。”

打倒了吗...究竟是打晕还是直接杀死,不论是哪种结果,这样的战斗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来说,都会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吧?

不过,在出手之前,江小牧的父母就已经被盗宝团杀死了,所以战斗结束后的她没有依偎的对象,只能离开家里,踏上流浪的旅程。

很难想象,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究竟是依靠着怎样的毅力才存活至今的,又或者说...她距离离开家中根本就没过去多长时间吗?

“那你今年几岁了?”

“十四岁。”

十四岁...七年啊,足足七年,这样的磨难,居然没有让江小牧的心智变得成熟,属实是叫人有些意外,又或者说她其实在半路上遇到了贵人,所以一直都生活在温柔乡里吗?

无论如何,江小牧过去的悲惨遭遇都让人觉得同情,苏枫把她拉进晓组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一种另类的帮助吧。

“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在流浪的半路上,你就没有遇见过坏人和魔物吗?”

“当然遇到过,但他们都打不过我,因为离开家里之后,我身上就多出了这个东西。”

说着,江小牧把挂在脖子上的神之眼展示给苏枫看,正如先前所猜测的一样,她的神之眼属性是岩,通体都散发着微弱的金色光芒。

“真是厉害,我都有些佩服你了。”苏枫感慨道,他说的可是实话,天生怪力,加上稚嫩的外表,会让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把江小牧错认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少女。

那些人的结果,苏枫不敢想象,以江小牧表现出的肉体力量,他们最少也得是少胳膊断腿吧,运气差一点的可能就直接死掉了。

“你的遭遇还挺让人同情的,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组织,如果你加入的话,吃喝穿住不用愁,只需要在有必要的时候帮我做事就行。”

苏枫抛出了橄榄枝,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江小牧居然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不要。”

“为什么?”

“我信不过你。”

出乎意料,却又在预料之中的回答啊。

作为在外流浪了七年的人,江小牧的心智虽然还不够成熟,但对于陌生人的好意都会抱持着几分拒意。

可能是先前遇见的坏人太多,有了经验的她已经知道该如何处理类似的情况了吧。

有些麻烦,不过苏枫可不会就这样放弃。

“如果我可以帮助你找回味觉呢?”

通过谈话了解对方,苏枫只需要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就可以直接从这一点出发,进而与其达成协议。

比如司空守,苏枫就是知道他喜欢钱,所以才开出了一个月一千万摩拉的天价工资,这才让他心甘情愿的跟随自己。

从刚才的交谈中不难看出,江小牧似乎很想找回自己的味觉,因为她每吃一样东西的时候,都会先用鼻子问一问,然后再丢进嘴巴里。

咀嚼之后,她的脸上会表现出失望的神色,说明丢进嘴巴里的食物让她觉得无味,毕竟没有味觉的人,吃什么都会觉得跟吃泥巴一样。

“帮我找回味觉?”果然,听到这句话,江小牧顿时有些坐不住了,“真的?”

“我不敢百分百肯定,因为这需要时间,璃月最不缺的东西就是草药,那东西说不定可以帮你找回味觉。”

草药是中药的原材料,它可以治百病,苏枫不知道现实世界有没有无味觉者恢复味觉的案例,不过,通过尝试各种草药来恢复味觉,这肯定是最为有效的一个方法。

不然的话,总不能让江小牧继续去吃石头那些东西吧?谁知道她的身体究竟有没有极限,说不定哪天吃着吃着就把自己人吃没了。

“我如果你还是信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璃月港的不卜庐看看,那里有一个医师叫白术,听说他什么病都能治,说不定可以帮助你恢复味觉。”

白术,作为游戏中还未登场过的草属性角色,他可以说是整个璃月最为优秀的医师,除了不治之症,他几乎什么病都能治。

苏枫每次疗伤也会去不卜庐,虽然过程有些痛苦,但伤势恢复的速度,明显要比在其他药铺治疗快一些。

“如果你真的可以帮助我恢复味觉,那我不介意加入你的组织。”江小牧说道,她刚才所表现出的冷静已经荡然无存,如今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个迫切想要恢复味觉的可怜少女而已。

“那就直接出发吧。”

随后,苏枫带着江小牧一同启程前往璃月港。

一只手已经受伤,现在的苏枫不能骑马,而江小牧也不会,所以他只能雇佣一位马夫,拖着马车将他们送往璃月港。

马车前进的速度,比起单匹快马不知道要慢了多少,从望舒客栈出发,一直南下,他们花了足足两天两夜的时间,才终于在远处看到了璃月港的轮廓。

“哇!这里就是璃月港啊。”江小牧爬在车窗上,一脸兴奋的看着眼前那雄伟的城邦。

“莫非你之前没有来过璃月港吗?”苏枫忍不住问道。

如果江小牧是璃月人,那她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就算没有住在璃月港,在璃月流浪了七年,她也肯定会在偶然间路过这里吧。

苏枫又看了一眼江小牧挂在脖子上的神之眼,款式也是璃月的款式,怎么就没来过璃月港呢?真是叫人好奇。

蓦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