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之缘跨三生

第68章 坠落悬崖

“那个……在下可以解释的。方才情况紧急,而姑娘那时离在下最近……”

王权霸业见人纷纷离开的样子,略微有些尴尬地说道。

“什么?难道你想不负责任?!”

东方淮竹撅了撅小嘴,哼道。

“不…不……”王权霸业头冒冷汗,摆手道。

“古语说得好,男女授受不亲!”东方淮竹继续道。

“是啊是啊!既然手都牵了,很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所以呢……你就必须照顾我一辈子。律法就是这么规定的……”

东方秦兰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东方淮竹旁边,吃着手中的糕点,慢条斯理地说道。

东方淮竹听闻,阴恻恻地转过头,死亡凝视般地看着东方秦兰,

随着微风吹荡,

不过一会,东方秦兰鼻青脸肿,嘴里被塞满了糕点,吐槽道:“呜唔……人家明明在帮你……”

“……”

霎时间,气氛变得沉寂了起来。

“对不起……在下也不是不想负责任……”

王权霸业踌躇了一会,道歉道。

“够了!掠过这个话题。”

显然,从话语中便能听出东方淮竹的气意。

“不不,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王权霸业见事态越来越严重,连忙改口道。

“混蛋!!离我师妹远点!”

这时,浑身火光闪烁的金人凤从远处飞了出来,一击打向王权霸业。

但王权霸业轻轻向后一退,便让金人凤的攻击打了个空。

“好小贼!”

说着,着地的右手猛然一转,身子被如同倒挂金钩一般,布满火焰的右腿鞭踢而来。

“接鞘!”

东方淮竹见状,掷出了手中紧握的剑鞘。

王权霸业接过剑鞘,一击横扫便打断了扑面而来的火焰。

强大的气压使得金人凤向后退了几步。

“灭妖神火,阁下想必就是……东方家首席弟子金人凤吧?”

“哼!没错,就是你爷爷!”

金人凤脸上带着一抹戏虐之色。

在一旁观察许久的王权落日微微叹了口气,“金人凤还是走了这条老路啊……究竟是什么导致他性格大变呢……”

“小贼,让爷爷好好教训你!”

语毕,金人凤左臂平伸五指张开,不断跳跃闪烁的火光顺着他的手臂蹿到掌心,赤红的火焰渐渐转变为偏金色,夹带着高温的灵力。让人感到压抑不安。

正欲出手的金人凤却被猝不及防的糖葫芦给砸了一下。

“咦,小师妹?!”

金人凤挠了挠头,一脸疑惑地看向指着他自己的东方秦兰。

“金师兄住手,是这位侠士救了我们。”东方淮竹上前,解释道。

“哦这样啊,我看他戴面具遮遮掩掩,还以为是什么藏头露尾的鼠辈。”

金人凤笑了笑。

“鼠你个头呀!叫我师姐!人家一柄剑鞘就能震退你,要真拿了剑你怎么打得过?所以就别浪费神火给我们家丢人了!”

东方秦兰揣着金人凤的后背,嘲讽道。

“到时候你带出来的神火用完了,我和姐姐可不会给你添哟!”东方秦兰做着鬼脸,吐了吐舌头。

“师妹,在外面就别乱称呼……”金人凤嘴角微微抽搐。

“我不管!反正我是我爹的女儿!你就是师弟!你误会了别人,还不给别人道歉!”东方秦兰义正严辞地说道。

金人凤缓缓逐步走到王权霸业身前,抱拳道:“抱拳,刚刚误会了。”

但刚说完,接上了一句:“离我师妹远一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语毕,便转身看向东方二姐妹,担忧道:“大师妹小师妹,自从接到你们发出的求救信号,师傅他老人家快急疯了!还好我在这半路上遇见了你们。我们快回去吧,好让师傅放心。”

“好,问下小飞要不要去看下……”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撇头看向王权落日所待之处,但却没有看到王权落日的身影,微微一愣。

“唉?!小飞飞人呢!”

东方秦兰也是注意到了,随即到处张望着。

“什么小飞……等等……大师妹小师妹,你们可说的是……师弟顾尘飞?”听闻,金人凤眼中扫过一丝犹豫之色。

但很快就被金人凤隐藏了过去,

“是啊!明明刚刚还在这呀!”

东方秦兰嘟嘴道。

如果不出她所料,估计小飞飞又出去玩不带她了!

“好了秦兰,我们先走吧。”

金人凤情绪波动还是被东方淮竹察觉到了,估摸着和金管家有关系,金人凤的唯一亲人也已经离世,但金管家的死因,到现在还是个迷。

见状,东方淮竹打断了东方秦兰准备继续埋怨下去,连忙道。

“好吧……再见哟,面具大侠!”

东方秦兰点了点头,对着王权霸业挥了挥手,众人便施法化作小黑点消失在天际。

但金人凤却是话变少了,举止也开始变得浑浑噩噩了起来。

“……”

王权霸业缓缓抬起头,目睹着众人的离去。

“老大,你……不行啊。”

李去浊脚踏风火轮,吊着身子,略微带有调侃之色。

“喜欢就去追嘛,你不会是怕了那个东方家首徒吧?”

“况且你想想,我家小妹李慕尘很小年纪就知道追人了,唉!话说那人呢?”

李去浊也是发现王权落日消失了。

听闻,王权霸业脸色变的怪异了起来:“你……又偷听了?”“至于那人……我也不知踪迹,应该离去了吧。”

“反正恩公活着就好,到时候小妹那儿也有办法交代了。”李去浊摸着下巴思索道。

“这东方首徒乃是外姓,他的神火怕只是用召唤术召唤而来,虽然法力强劲,但控火的技巧却不一定高得过那位东方姑娘……”

王权霸业淡淡道。

听闻,李去浊微微一愣,李自在的身影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异口同声道:“这么说……老大……你只是怂?”

“呸!刚才我被那厮偷袭,你们也不出来帮个忙!”

王权霸业锁着两人的喉咙,笑眯眯地说道。

“哎呀,您有美女帮助,还需要我们这些臭兄弟干嘛?”李去浊只感到呼吸困难,埋怨道。

但王权霸业却没有继续计较,只是死死地盯着剑鞘上的两行字:七月初七,淮水竹亭。

……

“哎呀,终于结束了,回去得好好休息休息。”

王权落日踩着霜华,伸了伸懒腰说道。

“回去你想休息?先把活给干了吧。”

涂山容容钻了出来,笑眯眯地说道。

“嘶……”想到干活,王权落日就浑身打了个冷颤,但转眸一想,幸灾乐祸道:“干就干呗!但是……你想好怎么跟你姐姐解释你偷偷出来的这件事了吗?”

“……”涂山容容一时沉默不语,的确是她要求王权落日偷偷带她出来的,但随之,看着王权落日那欠揍笑嘻嘻的模样,磨牙声传出,眼睛眯的更细了,笑了笑:“我如果说……是你强行带我出来的呢?你觉得,姐姐信你还是信我?毕竟……我还没在姐姐那说过谎话呢。”

听闻,王权落日身子微微一个踉跄,得亏及时回神稳住,不然就摔了下去。

涂山容容说的也是,毕竟容容在红红姐面前表现的一直像一个乖宝宝,加上容容外貌萝莉的样子,很显然红红姐绝对不会相信,他没有拐卖萝莉!!

“唉,对不起容老板……饶小子一命吧!”

王权落日只好认栽,连忙讨好道。

“哼哼…看你表现吧。”

涂山容容轻哼一声。

“好嘞!”见状,王权落日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但随着不久时间,王权落日就感到一阵绞痛感从脑袋传来,立马阴暗起来,暗自咂舌:“要不要这么倒霉!!”

伴随着王权落日一颤一颤,涂山容容也是发现了不对劲,担心道:“喂!大傻瓜,你怎么了?!”

“没……没事。”

王权落日强撑着意识,想要找一个落脚点,安稳地放涂山容容下来。

但不等到安全地带,王权落日只感到眼前一白,看着下空的悬崖峭壁,破口大骂:“我****你顾尘飞!!”

随即,伴随着哀鸣声,王权落日意识全无,带着涂山容容以及小青,向着无底的悬崖极速落下。

……

(推荐票,收藏,评论,谢谢!)

涂山仙仙

作家的话
群:668293111
进个群吧,谢谢读者大大!
人满一百加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