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郑氏四代目

我乃郑氏四代目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5章 朝鲜邀宴

“真是蛮夷!毫不知礼,就他们也配参加万寿节朝贺,简直有辱斯文!”

等听不到卫拉特使者的吵闹声,确定对方回到了下榻的院落,蔡禀开始毫无顾忌地一吐心中怨气。

朗卿颜敷衍地安慰了他几句,心中思考这卫拉特部的使臣何以如此蛮横。

不仅随意侮辱其他国家的使臣,观其行止,似乎对伪清的礼部官员也不假以颜色,不知是个什么来头。

出于情报人员的敏锐,他对其上了心,想着找机会打听下对方的来路。

机会很快出现,入住的第二日,隔壁朝鲜使臣派人来请蔡、朗二人赴宴。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朝鲜、琉球都自比为小中华,自明初开始双方之间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直到万历援朝战争过去二十年后,朝鲜放弃了对日本的封锁、冷战,朝日邦交逐渐正常化。

这就惹恼了正和日本处于剑拔弩张关系中的琉球。

由此朝鲜和琉球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冷淡,但每次朝贡若能在北京碰上,出于礼仪还是会互相宴请走动,这一习惯从明一直延续到清。

若要说历史上哪个国家从朝贡体系中获益最多,朝鲜如果排第二那就没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得益于距离北京不算太远,又一向给自己打造乖巧小弟的人设,朝鲜在众多藩贡国中可说是最受待见的几个之一(琉球也算一个)。

曾一度获得了可以一年朝贡四次的特殊待遇,在朝贡贸易中狠赚了一笔。

直至万历年间朝鲜被日本侵略,几乎被灭国,是明朝果断出兵助其复国,事后更是将主权原封不动地交还给朝鲜王室。

这样林林总总算下来朝鲜真的是沾了老大哥不少光。

蔡、朗二人来到朝鲜下榻的院落外,还没进门就听见了玄琴、大笛、短箫、筚篥和杖鼓协奏而起的朝鲜乐曲,曲调悠扬缓慢很是悦耳。

门口的侍从看见二人,连忙躬身招呼,主动引导二人入院。

不得不说,不像琉球只受明朝待见,朝鲜在清朝依然很受待见,即使现在与清朝关系略有紧张,但分配的院落也比琉球使团好上不少。

双方赴京的人数都是二十人左右,明显的差别待遇让蔡禀很不爽,但却引起了朗卿颜的思索。

若是东宁能掺和进朝鲜跟伪清的朝贡贸易,那伪清针对东宁所颁布的迁界令、禁海令基本就等于是废纸一张了,除了摧毁沿海经济再无其他作用。

他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想到这事对东宁的意义,不禁在心中认真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朗卿颜年轻时读过书也做过海商,不仅在南洋各地行商游历,也有幸去过几次朝鲜,

从他接触过的朝鲜人来看,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商绅官员无不对大明尊敬怀念,对伪清充满鄙夷,甚至还有很多人一直在用崇祯纪年。

如今这个时代的朝鲜,不像后世宇宙国那般不要脸,还是明白知恩图报的。

也不枉大明对他的各种关照恩惠,尤其是对帮助他们复国的明神宗万历皇帝,那真是上下君臣皆感激涕零。

所以虽然朝鲜被满清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被迫向伪清称臣纳贡,但一直心心念念地要反清复明,比天地会还积极,对清朝也是各种阳奉阴违。

如今在位的朝鲜肃宗曾言:“清虏据中国已数十载,天理实难推知也。大明积德深厚,其子孙必有中兴之庆,且神宗皇帝于我国,有百世不忘之恩,而拘于强弱之势,抱羞忍过,以至于今,痛恨可胜言哉?”

由此可以看出朝鲜君主对大明的怀念和对清朝的鄙夷,除了在有清朝使节列席的外交场合,其他时候朝鲜上下从不称满清为“中华”、“天朝”,而称之为“清国”或“虏中”,称清人为“清虏”,还常称康熙为“胡皇”,称清朝使节为“虏使”。

肃宗大王同时坚定拥护胡入中原不可能满百年这一理论。

在三藩之乱时坚持认定满清即将被赶出关外,特意命令在朝鲜平安道、咸镜道修筑城墙,加强军备以防被中国即将发生的大变所波及。

甚至准备一旦北京复归大明后,就准备联系大明并截杀逃往关外的清军,可结果嘛……呵呵。

故而不止是朗卿颜,许多人心中都觉得仍忠于大明的朝鲜,爱屋及乌下对秉持大明正统的东宁肯定是抱着友善态度的。

这主要也是因为上一代朝鲜王确实很给郑经面子,导致东宁普遍把朝鲜划在友善阵营的范围里。

朗卿颜怀着复杂的心思亦步亦趋跟着蔡禀一起进入院内。

院内已摆好了果蔬菜肴,朝鲜正副使正坐在主位,双方一番客气见礼后,入座开宴。

朝鲜的正使姓闵出身西人党,副使姓张是南人党的。

这两个党派如今在朝鲜国内正斗的你死我活好不热闹,他二人之间自然也互相敌视,只是在外人面前维持着表面和睦。

场上既无清廷官员,双方谈话就都比较放松随意。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朗卿颜主动开口打听起蒙古卫特拉部的情况。

听见朗卿颜的问题后,闵正使轻咳一声,挥手示意歌舞伶人退下,半晌后才压低声音道:

“这蒙古卫特拉诸部早年间曾向清国称臣,近些年出了个厉害人物叫绰罗斯·噶尔丹,听说这人前几年统一了卫特拉诸部,僭越称汗建立了准噶尔汗国,摆明了想和清国平起平坐,你可不要惹这帮人,都蛮横的很。”

蔡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很是赞同蛮横这个评价。

朗卿颜听着眼睛一亮,这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嘛!得找个机会跟对方搭上线盘盘道。

与朝鲜使臣宴罢已是深夜,蔡禀和闵正使聊的很是投缘,喝了不少酒,两人相约明日一起前往琉璃厂逛逛。

朗卿颜将蔡禀送回房间后,独自走出院落,围着卫特拉部下榻院落来回逡巡,始终不知该如何和对方搭上线。

直接表明身份?风险太大,以琉球使臣身份接触?白天那一出人家明显就是看不上琉球,还是不妥。

在被巡逻的侍卫提醒深夜莫要胡乱走动后,朗卿颜只好灰溜溜地回了自己房间,冥思苦想,不得其门。

四联折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