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反派爸爸的作精崽崽

第41章 飞升大师兄铁面无私14

浮尘封锁了莲心院,进入便会触动星罗棋阵,一直困在原地。

必须等到浮尘回来,才能将人捞出。

“星罗棋阵”的时空法则令人无计可施,宗门里对浮尘的实力评估悄然上升。

莲心院里,只有湖底的“镇宅兽”齐山。

时隔数年,青云找到浮尘。

“浮尘。”青云喊话。

浮尘回头。

莲心院内,落叶堆满庭院。浮尘刚从外面回来,闻声回头,那一瞬间的宁静,仿佛是山海隔岸而观,中间隔着幽冥深渊。

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青云压下心中不适,温声劝说,“浮尘,别浪费光阴,好好学习。”

浮尘不语,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仿若一片树叶,不喜不怒。

“我们急着你成长,因为我们都要飞升,无法护你长久。”青云的声线依旧如缓缓溪水流淌,语气中有点忧伤。

“也存了你以后飞升的心思。只有你够强,才能飞升上界,与我们相聚一堂。”

浮尘终于动了,偏头,正视青云,眉眼肃穆,“师兄,我对你的飞升不感兴趣,对天界更不感兴趣。相反,我对下界倒是有兴趣,对魔界感兴趣。于我而言,有时间修炼,不如四处玩玩,满足我的好奇心。”

而去了天界,便不可随意下来。

“浮尘。”青云劝说,“你很聪明,不该妄自菲薄。只要你努力,没什么事干不成的。”

浮尘由青云带大,小时候自然听从安排,一直刻苦努力。

浮尘知道,他说得是她一百岁的事。她还是现在的半个大小。

那时的她,跟从青云师兄学习,一直以为自己很厉害,是天之骄子。

引气入灵,画符念咒,三天学会。

静坐内视,结成金丹,百岁便成。

直到她听见宗门里的内门弟子嚼舌根。

“那个浮尘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不如她大师兄?”

“何止不如啊,青云峰最无能的就是她吧。金丹百岁才成,彩霞仙子九十岁就成了。青云宗主五十岁就突破瓶颈,进入金丹期了。”

“不是说,怀疑她是宗主的私生女,宗主才亲自带着她吗?”

“要我看,若不是宗门,她五百岁,一千岁,都不一定结成金丹!”

“……”

心境从天跌落在地。

浮尘陷入自我怀疑。

等到他们知道,清理内门弟子时,已经来不及了。

浮尘选择了修炼“天机算法”,能不修炼就不修炼,找准机会就是玩。慵懒闲适,得过且过。

三位师兄师姐想破了法子也拉不回来。

往往是青云大师兄铁血手腕,每每是直接将人摁在书前背诵练习,犯错不跪便是罚。

这件事,也一直被当作浮尘“变坏”的根源,无形中说了很多年。

浮尘笑,“师兄,也许我曾经有雄心壮志,刻苦认真。但我现在觉得自己挺好的。真的。”

她盯着青云困惑的眼眸,眼若星光,“我也许什么都不会,可我对什么都好奇。也有一定抗压能力与自保能力。”

“比起修炼飞升,磨平自己的棱角,克制自己的心境,”浮尘语气加重,强调,“我更愿意,顺从自己的本心,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浮尘轻轻吐气,总结,“师兄,我真的,对你的飞升没有兴趣。也不会飞升。”

青云感觉荒唐,“飞升入境,是每个修仙者的追求。你若不飞升,千年之后,你便老去。”

“那就老去。”

“再过千年,你便死去。”

“那就死去。”

青云睁着眼睛,迷茫半天,还是不能理解,最后回到上一个问题,“你不能因为一时无法成功,就自暴自弃。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浮尘无奈,深呼吸,再次对自己面前这个大男孩青云强调,“师兄,我不感兴趣。不是因为无能而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不感兴趣。你不要逼我。”最后的尾音里,续了一丝火花。

“那你也需要努力,不能荒废人生。”青云固执己见。

“我说你不要逼我!”浮尘怒气,甩手置气,地上掀起一股风浪,吹起的落叶灰尘打在青云脸上。

青云静默片刻,张嘴刚要说什么,见浮尘极速飞离。“浮……”伸出去的手太过多余。

今天的出现,也很多余。

青云暗叹气,扭头发现湖底的齐山……

二十五年悄悄过去,浮尘成年了。

天一宗也即将迎来了大事:飞升仪式。

彩霞仙子日日堵在莲心院,等浮尘。

这些年,浮尘留在宗门里的时日极少,即使出现也会特意躲着他们。

即使他们在后面喊话,浮尘也全当没听见,加快速度飞走,变着道将他们甩脱。

浮尘成年那日,三人特意在青云峰等着,希望她能回来。

三人围坐一桌,主位上的人空空的。

清晨。

师姐还有心情回忆浮尘小时候。

“小时候的浮尘可乖了。肉肉的一团超可爱。”师姐说着,眼里是明镜般的光。

从乾坤袋里摸出浮尘以前的画像,十岁的浮尘还是婴儿,眼睛大大的,闪着光,对什么都好奇。爱笑。

到处乱跑,破坏力极强。房间里什么东西,都能沾上她的口水。

说她,也只会抱着人“呵呵”地笑。

最后都会融化在她开怀的笑容里,抱着她,给她收拾残局。

说到过往,青云也忍不住面容温和。

晴空开口,笑着摆手,“婴儿能有几年啊?她能跑能飞了,才皮呢。”

“还记得她三十岁左右吧,也就腿大点的人。见什么逮什么,逮什么吃什么,跟饿鬼投胎似的。”

“那狂血魔菌,吃多少回了?”

“一吃就发狂,回头还要躺个把月。”

“你看她长见识过吗?就那一口的美味,整多少回了?”

彩霞师姐不乐意,“你就不能记点好的?”

“她有好的吗?”晴空反问。

“还有那次……”

青云忙不开,浮尘又太淘,抱着青鸟飞。打又打不过,总惹一身伤。

青云干脆丢到树上挂着,让晴空帮忙看着。

晴空远坐雪峰喝莲花茶,极目见树上人影摇荡。

半日后,青云音符通讯,“浮尘还看着吗?”

晴空看了眼,“嗯,一个人在树上玩着呢。”笑语,“自己当秋千,就她会干这种事。”

青云挂断通讯。

晴空飞过去看一眼,却见衣服里是纸偶娃娃,真人早不知跑哪里去了。

一个大能者,还能被小鬼头玩到。

二师兄笑骂一声,小滑头。

“事后,浮尘还是被青鸟啄得遍体凌伤,回来哭诉。”

青云记得,他给浮尘擦药时,浮尘哭着哭着就笑了,摸出一根青羽,像战利品一样,在他面前炫耀。

“从小就皮。”二师兄晴空总结。

青云恍惚,“好奇心也强。”

三人从早上说到了中午。

生辰主角还未来。

三人又一块忙着重新炒过菜。

忙忙碌碌,埋藏着心里的消极的情绪。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继续等着。

日落西山,人没来。

月满晴空,人没来。

桌上亲自炒的饭菜一直用法力温着,冒着热气。

主位上的主人却一直没有回来。

三人静坐无声。

青云面无表情。

晴空抱着双臂,笑着。

彩霞面容哀伤。

直至月移星稀,曙光微弱。

彩霞仙子忍不住哭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摸着眼泪,“我们飞升,有什么意思?”

蹑影

作家的话
明天高潮章节,后面就不是刀子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