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圣人啊

第52章 某去给你讨要个一官半职

“对呀!”朱管事听到这,猛然一拍大腿,兴奋的喊道:“连你都说了,现在只是干旱初显,井里还能打上水来,那为什么不趁着这时候赶紧打井蓄水呢?”

额,他这一番话,把郭毅说的很是愕然。

我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嘛?

朱管事不免为自己的想法称奇,我真是太聪明了!

“对!就这么办!”他又是一拍大腿,兴奋的冲着郭毅喊道:“你小子等着,某这就去给你讨要个一官半职!”

说完,兴冲冲的上马车走了。

留下一脸傻眼的郭毅,什么跟什么呀?你就去讨要官职?

我答应你什么了嘛?

你这明显是自娱自乐好吗?

这时,杨立文也回过神来,也十分认同朱管事的想法,同样兴奋的拉着郭毅的袖子:“毅哥儿,毅哥儿,俺也认为朱管事说得对!趁着现在井里还有水,得赶紧打井蓄水!你也好趁机讨要个一官半职!

你们继续打井,俺去找大伯他们商量一下。”

说完,满脸兴奋的跑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郭毅。

我答应你们什么了吗?

“俺也觉得他们说得对!”柱子此时也突然搭腔插话:“整天窝在村子里,连个说书先生都没有。也不知道,京里有没有新的话本传过来?”

“屁话多!”郭毅二话没说,咣几又给了他一脚:“干活!”

…………

江陵城,北城楚王府邸,年轻俊秀的楚王殿下,正在招呼两位客人。

一个是身穿道袍,梳着道士髻的中年道人。

而另一位,赫然是一身破旧僧袍的德远和尚。

三个人坐在王府的花园里,手里捧着一杯热茶,正在谈论眼前的干旱。

而中年道人则是拿着一个酒葫芦,不时的往嘴里灌着,有些醉醉然道:“要让某来说,做法求雨,纯粹是无稽之谈!这苍天要是想下雨,他现在就不会干旱!”

德远和尚也点头应承:“这做法求雨,无非是自欺欺人,骗一骗寻常百姓罢了!”

楚王殿下闻言,不免有些嘴角抽搐。看看你们二位,道士不信道!和尚不信佛!

而且,这种话,你可以说,但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儿?

做法求雨,是我这当知府的应承了的,你这不是啪啪啪的打人脸吗?

心下有些不平,遂然开口问道:“吾也不想自欺欺人!那敢问德远法师,可有良策?”

额…

德远和尚一时语塞,被怼到墙角了…

这个话题,可是你十七叔先挑起来的,为什么不说你十七叔?

怼一个无权无势的和尚,算什么本事?

德远和尚怨念很大,干脆冷哼一声,闭口不言。

而道人却是翻身躺在了花园的石阶上,悠然的翘起右脚,搭在自己的左腿上,再次举葫芦灌了一口酒,吐字不清的说道:“做法求雨不行,不行!这调剂大江,也是无奈之举。局限太大!”

德远和尚一拍脑门子,脱口而出:“莫不如拦截了大江!”

道人却是被他吓了一跳,直接翻身而起,严声厉斥道:“这可不是说着玩的!现在拦截大江,一旦上游下雨,继而引发大水,整个江陵府就将成一片泽国!”

“嗯!”楚王殿下也是紧跟着点头应承:“十七叔说的对!万万不能拦截大江!”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道理都让你们说了!”德远和尚怨念十足的端起茶碗来一口气抽干了。

这时,如意走了进来,站在廊下,请示道:“殿下,朱管事回来了。”

楚王殿下愕然,回来就回来呗。没见我这有客人吗?

如意见到自家主子的表情,立时会意道:“他说有要事禀报!”

楚王殿下闻言不免挑了一下眉头,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是!”

如意应承退下,把朱管事让了进来。看到花园里的两位客人,赶紧躬身施礼:“王爷躬安!十七爷躬安!德远法师,好久不见!”

“嗯!”楚王点头应承:“听如意说,你一大清早就去杨林村了?”

“是!”朱管事微躬着身子,回应道:“小的刚从杨林村回来。”

德远和尚一听杨林村这个名字,也立时坐直了身体,看向朱管事,满脸的疑惑,不由得开口问道:“你去杨林村干甚?”

“是犬子告诉某,郭二郎会寻水打井,一天时间就打好了三口水井。某自是不信,天还不亮就出发了。”朱管事一边说着,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叙述了一遍。

这一下,就连躺在石阶上的道人都不知何时坐直了身体。

楚王与德远和尚更是聚精会神的听着。

好半晌之后,楚王才回过神来,仿佛看傻子一样的看向朱管事,尤自不信的问道:“一天就打好三口水井?你亲眼所见?”

一句话,把朱管事给问懵了。他一拍脑门子,额,完蛋了!

只顾着跟那小子斗嘴了,把正事给忘完了!

“犬子昨日在那盯了一天,看得清清楚楚。小的刚才回来之时,那个郭二郎又寻了一处地方打井,用一种奇特的铲子。”朱管事一边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

而花园里的三个人还是有些费解,一日之间,就打好了三口水井?仿佛在听天书一样。

有些不觉明厉啊。

倒是德远和尚开口说道:“实不相瞒,某倒是也认识那个郭二郎。城里的石碳铺子,就是他们家的。而那些石碳,据说还是这个郭二郎,根据老一辈人的口述,推测出来的。

结果,一群人到山上去挖,还真就是那种可以燃烧做饭的石头。

而杨林村的几百户人家,也都跟着他沾了光,家家户户都买新衣、做新鞋。”

而楚王听见和尚如此说,神情很是尴尬,颇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感情,大和尚跟人家杨林村是熟识。

这下就有些尴尬了。

至于朱管事,也不免有些愕然。事情是他办的,如果德远和尚知道此事,要找楚王殿下说道,那他这当下属的肯定会被用来顶雷。

就是不知道,德远和尚与那郭二郎的关系如何?是否匪浅。

这个郭二郎,认识德远和尚也不早点说,让我在这里当恶人。

想到这,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如何认识那个郭二郎的?”

风青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